菜单

纪晓岚巧用唐诗评文章,古代官场的

2020年1月11日 - 千嬴国际手机登录

文有妙文,批有妙批,和当下流行的“八股”批文相比,古代批文似乎更有情趣。

图片 1

说古代官场批文前,先讲一个民间情趣批文。清代著名文学家蒲松龄曾当过塾师,学生是一纨绔子弟,其父又是一介武夫,但望子成龙心切,看到蒲松龄批改作业时评语不多,就怨老师教学无方。蒲见其父如此态度,又不能说昧心话,只能借用诗句,隐藏批评。

纪晓岚巧用唐诗评文章

有一篇文章因错别字太多,蒲松龄挥笔批了句:“惟解漫天作雪飞。”意思是白字连篇。再一篇因字迹模糊不清,蒲松龄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批了一句:“草色遥看近却无。”还有一篇文章,写得洋洋洒洒,却什么事也没说清,蒲松龄就用杜甫的两句诗来作批语:“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其意是不知所云,离题万里。其父看到批文,不解其意,便问蒲松龄:“老先生,犬子的文章可有进步?”蒲答道:“人有七窍,令郎已有六窍。”意思是一窍不通。

清朝康熙年间,福建泉州城外的“风月庵”中住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小尼姑,她与一位姓孙的公子相爱,想还俗嫁给孙公子为妻,但又怕人说三道四。思前想后,便向州府呈状,请官府恩准。州太爷接状一看,觉得有些可笑,便在小尼姑的呈状上批道:“准准准,准你嫁夫君。去禅心,超梵心,脱袈裟,换罗裙,免得孙敲月下门”。

古代科举考试,主考官员一般都是科考中佼佼者,如果碰到一些糊涂考生的荒唐文字,他们往往会在试卷上写上一些评语,有的十分精彩。

读了这简短几句批语,真觉得有无限乐趣。这个太爷是在履行公务,所批乃是法律文书。能把枯燥的法律文书批得如此意境无穷,诙谐成趣,也只有古人能做到了。想一想现在的领导批语,同意、请某某某按规定办理,多无趣啊!

某省乡试,有个秀才引用《尚书》中“昧昧我思之”一句,本意是指思念深切,却误写成“妹妹我思之”。主考官在旁边批道:“哥哥你错了!”

唐代有个考生,写文章滥用“而”字,且用得不恰当。评阅试卷的考官在其答卷中写批示道:“当而而不而,不而而而而,而今而后,已而已而。”

某县童生考秀才,题目是“父母在”,有一童生开卷便写道:“夫父母,何物也?”考官一看,太不像话了!就挥笔写下批文:“父,阳物也;母,阴物也。阴阳不和,生下你这怪物也!”

这考官有水平。短短十八字的批语,用了十一个“而”字,而且个个用得精当。如果那个考生看到,大概要羞愧得钻土吧!

某考官见一考生拾得数枚铜圆而不交,便题诗于卷尾:“一文铜钱尚動心,倘若为官定扰民。贪心从此须改过,要做文章先做人。”这位考生自然不会被录取了。

明朝天启年间,一御史颇有口才。宦官魏忠贤手下一名太监想要取笑御史,便抓了只老鼠前去御史处告状。太监说:“此鼠咬毁我衣物,特擒来请御史判罪。”御史沉思片刻,提笔写下判词道:“此鼠若判笞杖放逐则太轻,若判绞刑凌迟则太重,本官决定判其宫刑。”

某公任山东学政时,到某郡主持童子试。某童生在试卷内夹一张小纸条,内称“同邑某相国系童生亲戚”,而“戚”字却误写成“妻”,学政批其文云:“该童生既系相国亲妻,本院断不敢娶。”故意把“取”写成“娶”,针锋相对,令人拍案叫绝。

太监看了,一点便宜没占到,灰溜溜地走了。

清代,一寡妇想改嫁他人,受到邻居和家人的百般阻挠。于是,她向官府呈上了状纸:“豆蔻年华,失偶孀寡,翁尚壮,叔已大,正瓜田李下,当嫁不嫁?”寥寥数语,尽述了改嫁理由。知县接状,拍案叫绝,挥笔写下一字判词:“嫁!”这一字,下得真叫掷地有声。这便是着名的一字判词。

清朝某年科考,题目为《昧昧我思之》,一位秀才粗心大意竟将其写作“妹妹我思之”。一字之差,谬之千里。考官见后不禁大笑,幽默的考官便即席批道“哥哥你错了”。

考生之错与考官之批,合一处正好是一副绝妙的对联。 07

清代某秀才写了篇文章请大学士纪昀批改,纪昀阅后批道:“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秀才见是杜诗名句,百思不解,纪昀笑道:“两个黄鹂鸣翠柳,不知所云也;一行白鹭上青天,不知所去也。”

纪晓岚巧用唐诗评判文章,含蓄幽默,诙谐之态跃于纸上。

李鸿章有个远房侄子,胸无点墨。他想着自己有亲戚当大官,考官或许会给他一个功名。便参加了科举考试,并在答卷上写道:“我是中堂李大人之亲妻。”他把“亲戚”写成了“亲妻”。考官看了,又好气又好笑,于是就在旁边批道:“所以我不敢娶。”

这里娶字也作取解,既表示自己不敢娶李中堂的妻子,也表示自己不愿录取该考生,非常幽默。

吴佩孚深爱他的结发妻子张佩兰。

1923年,一个叫露娜的德国女子因仰慕吴大帅的名气,给他写了封情书,情书是用德语写的,大体意思是:“吴大帅,我爱你,你爱我吗?”

吴佩孚看后,简洁明了的回了四个字“老妻尚在”。这四个字既传达了吴对妻子的爱情,也显示了他爽快耿直的性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