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二分之大器晚成

2019年11月23日 - 文学小说

64偷拍事件周末,我正在家中美美的睡午觉,明宇不请自来,精神好好的非要拉我出去玩。我死死抱着枕头,连连摇头:“我再睡一会儿,好困啊!”他夺过我的枕头,“再睡下去,你就变成水桶了。”水桶?==!“水桶就水桶吧,睡眠第一。”我重新倒下。他不由分说,一把拉起我,就往门外带。我大叫:“喂,别拉我,我还没换衣服,没梳头发,鞋也没换呢,喂喂,停一下……”可恶的明宇,不给我准备的时间,二话不说就把我拉到门外。忘不了母亲狂喜的表情,叫我们尽管开心的玩,回来多晚都不介意等等。真是的,看看我身上,皱巴巴的宝宝装,一双卡通布拖鞋,就这么出现在大街上。明宇似乎并不在乎我的穿着。我们来到成人游乐场,他喜欢玩各种惊险刺激的游戏,拉我去玩飞轮,转得我头晕脑涨,他兴奋的大叫:“够不够刺激!我还坐过美国的极品过山车呢,比这个刺激百倍呢。”我面色发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觉一张口气就会被气流堵塞。手紧紧握着扶手,双目紧闭。结束时,一下车才发现,脚上的拖鞋只剩下一只。游客朝我投来惊异的目光,我在明宇的大笑声中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都是你害的,现在让我怎么回家!”我咬牙。明宇满不在乎的说:“再给你买一双不就得了。走,我们去游泳!”游泳?我差点惊叫起来,马上脚定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走了。“不去,我要回家。脚疼,哪儿也不要去啦。”“才玩多一会儿啊,走啦。”有个熟悉的身影从我视线中掠过,我忙回头寻去,目标不见了。奇怪,我好象看见了程亦峰。“你在看什么?”明宇顺着我的视线看去。“这里没有卖鞋的,不要看了。”“你背我。”不然坚决不去。明宇左右看看,下意识的压低帽沿,“背就背,女孩真是麻烦。”嘿嘿,看明宇脸红的样子,一定是头一次背女孩子。我暗自偷笑。“哎,你不许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啊。”他很不自然的说。“说你背我的事吗?”我捂着口偷笑,他脸皮真薄,害怕我说出去,让他在人前栽面子!突然,我感觉到有双眼睛在背后望着我。回头一看,正迎上程亦峰鬼笑的样子,还有他拿在手中摇晃的相机。啊?我刚叫出声,连忙捂住口。老天!程亦峰不会把我们在一起的情景拍下来了吧。明宇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背过我的事。这下好了,被好事的程亦峰看到了,更倒霉的是,还有铁证照片。“你鬼叫什么?”“没、没什么。”我虚笑,回头瞪了程亦峰一眼。回头要找他拿回照片,不然,明宇怀疑起来,少不了要狂K我一顿。经过商业街,我们一前一后走着,迎面走来几个年轻人一下子围住了他,“嗨,这不是明宇吗,好巧啊。好久没有联系了,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其中一个拍着明宇的肩。明宇正要拒绝,他们嘻嘻哈哈的架着他双臂,强行带走,“别犹豫了,难得我们聚齐一回,机会难得。走啦走啦。”“喂,等一下……晓茜……等我回来!”^?_^,真是好热情的男生啊,我笑眯眯的朝明宇摆手。明宇被他们生拉硬扯,最终还是被拉走了。65晴天雷清晨,我和明宇并肩步行上学,他不断追问我昨天分手后,去哪里玩了,直到我保证什么活动也没有,他才作罢。这时,熟悉的汽车打旁边经过突然减速,“两位,要不要搭便车。”程亦峰笑嘻嘻的问道。明宇想也不想的说:“要!”拉着就要上车,“一人一万美金。”程亦峰脸上摆着一O一字笑脸。啊?一万美金?我惊讶的叫道:“别开玩笑了,搭便车还收费,太黑了吧!”“啊,那换一个条件,”程亦峰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在我们面前晃了晃,“这个值不值一万美金?”“什么破照片也值一万美金?”明宇满不在乎的切了一声。程亦峰眯眯一笑,视线调到我身上,“你也不要吗?”没等我回答,他遗憾的啧啧收回照片,“那算了,我只好另做打算了。”汽车突然加速离去——“喂喂,你干什么,我们要搭车!”明宇大叫。这个程亦峰拿我们的照片做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午间吃饭时间,我端着饭盒转去学校后山,知道程亦峰一向喜欢在那儿解决午饭。看见我来了,坐在高处草地上的程亦峰朝我招招手,笑眯眯的说:“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想知道我怎么处理照片对不对?”这家伙够机灵的。我走到他面前,手一伸:“拿来!”“你想要几张?”他鬼笑。几张?他到底拍了几张?“别告诉我,那天你一直在盯着我们。”他摇头,玩世不恭的扬眉:“我哪有那个闲心,不过无意中拍了一张,又洗了百十来张而已。”百十来张!我吓一跳,“你要那么多照片做什么?”一个不好的念头顿起~~“如果卖给明宇,不知要赚多少钱。一张一千元,十张一万,这一百张嘛……这个数目算来也不小了。”对面变成一张笑眯眯的猫脸,笑得我心头毛毛的。他拉我手朝地上一带,“坐下,随便聊聊。”“我不能坐太久,明宇会找我的。”我还是依言坐下来。别看他总戴着笑眯眯的面具,我感觉得出来,他,不快乐。这会,明宇一定满校园的在找我,所到之处硝烟四起。看不到我,一定会有人遭焕。我应该告诉他一声就好了。风,吹过,叶落无声——“我现在真有点羡慕明宇了,他想要什么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得的,包括女友,这小子运气总是那么好。”他双手交叉,垫着后脑倚向身后的竹竿,眼睛闭了起来。“在某些方面,你比他强很多哦。”一句话说得他眼睛眯成弯月,连连点头,大言不惭的说:“没错,我知道自己非常出色啦,那个白痴明宇再花三五年也赶不上我……”白痴?头顶飞过一行麻雀……嘿嘿,如果被明宇听见,免不了又要打作一团了。“……不过,我宁可跟他互换身份,过一次白痴的生活。”啊?他什么意思?我眨了眨豆大小眼,不明所以。他闭着眼睛,自顾自的说:“知道吗,我跟明宇从小到大一直是对手,我们什么都较量。开始见明宇对你很上心,我也开始留意你。渐渐的,我发觉自己也有些喜欢你了。觉得不可思议吧?有明梅的护花军团经常从中做梗,我身边除了明宇跟几个铁友,再没异姓朋友往来。全校女生都怕招惹军团的人而对我敬而远之。你不一样,明知道军团不断找你麻烦,还在跟我们一伙人来往,你身上有别的女生没有的特质,坚强,不服输和爱冒险的个性,这一点我喜欢。”已经,不止一次的从他口中听到,他喜欢我这几个字。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明知明宇喜欢你,本想不介入你们之间,可是压在心里,闷闷的。”他长出了口气。“……”“我还有机会,对吧?”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如果不是明宇的关系,我也许还会像从前一样,暗恋他,喜欢上他的。他自失的一笑,大大伸了个懒腰,大度的长叹口气,“算了,不跟明宇争了,那个白痴很难喜欢上一个人,索性让给他好了。”他站了起来,低头,朝我伸出手。“如果明宇放弃你的话,我会抓住你!”我笑了笑,拉住他的手。准备朝坡下走时,脚下被石头绊了下,身体不听使唤的向下扑去,程亦峰听见动静,连忙手疾眼快接住我,我的唇一下子撞在他嘴边——一瞬间,我们面面相对,一齐睁大了双眼——啊!我惊叫一声,跳起来。手连忙捂嘴。要死了,我宝贵的初吻,在这种情况下奉献出去了,完了,丢死人了~程亦峰愣即当场。很快,怔呆的脸上缓缓露出狐狸般的笑脸,“是你的初吻吧,好一个马马虎虎的吻。想再来一次,我不介意哟。”要死了,程亦峰居然还取笑我!我脸腾的红通半边天。这时,眼角的余光,意外的捕捉到明梅不怀好意的笑以及明宇一脸结冰的平板脸。“明宇!”我惊叫出声。明梅斜睨着我们,对明宇耳边吹风说:“你都看见了吧,你喜欢人背着你,跟别人约会,这回眼见为实,你总该相信我的话了吧?早就告诉,晓茜根本不是真心喜欢你,她只是喜欢你的钱罢了。”明梅说话的其间,明宇脸上冷得快要结冰了,一股强大的寒流朝我袭来,令我不由的打了个哆嗦。好可怕,从来没有见过明宇这么恐怖的表情,他目光寒冷如冰,脸色铁青,眼睛一动不动的怒盯着我。在他看来,刚才那一幕十分暧昧,难怪他会生气了。我慌了神,“明宇,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他死死的盯着我,愤怒的大叫:“你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背叛我!?”“喂喂,明宇,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跟晓茜之间有什么吧?”程亦峰见情势不对,忙上前打圆场。“真的没什么啦,你可别误会。”明宇挥开程亦峰的手,脸上看不到半点表情,冷冷的看着我,问道:“格斗社团也是为程亦峰创建的吧?回答我。”他怎么知道的?我意外的抬眼看着他,“……是。”“明宇一定还不知道晓茜的真面目呢。听说她在某个冷饮店打工,名义是打工,其实背地里做着援助交际的事,你们都不知道吧?”明梅从兜里换出一张照片拍给明宇。明宇看过,脸上变成铁青色,眉宇间积聚起暴风雨来临前的低气压。他缓缓从照片上抬头,将照片示给我看:“怎么解释?”照片?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哪,为什么扶着醉汉走进假日酒店的女孩竟跟我长得完全相似,到底怎么回事?那根本不是我!“这照片哪来的,她绝对不是我!”“算了,晓茜,别装清高了。我朋友都看见你并且留了证据,你还有什么话说。”明梅冷笑。“我猜到你不会承认,我还把你的客户请来了,想不想见一见?”什么?客户?我震惊的看见明梅拿起手机说了几句,十分钟后,照片上的男子活生生出现在我们面前。见到我时,那个男人脱口而出,“这不是晓茜吗,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一起坐坐啊?”我惊呆的说不出话来。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我根本不认识他啊!“没话说了吧?”明宇的声音冷得像极地寒天,渗透到我心里。“明宇,你要相信我,我没有……”“是啊,明宇,你怎么能相信晓茜会做这种事……”程亦峰说道。明宇冷笑的点头,见程亦峰还想帮腔的意思,骤然大吼:“够了,你们还要演戏演到什么时候!我讨厌背叛,讨厌朋友的背叛!”说完调头离去。“明宇,你听我解释!”我连忙追上去,拉他的手臂,他伸手躲开了,仿佛很厌恶跟我碰触似的,“别再说你喜欢我这类的假话了,你拿什么让我相信你的话是真的!”我愣住了,他的眼睛布满了死灰色,没有感情。明梅解气的看着我,拉了拉明宇,“现在明白了吧,这么长时间她一直在玩弄你,就算把她赶出明青都不为过。”我眼前一阵发晕,明梅,你想往死里整我吗?我确信自己掉进一个陷阱中了……“晓茜,这不是真的,对吗?”程亦峰急问。我不住的点头,眼泪接连不断的溢出眼眶,模糊了视线中明宇离去的背影。“还是你了解我,程亦峰。我没有做过援助交际,照片上的人也不是我,为什么别人不相信呢。”全身的力气象突然消失了一般,我连站的力气都没了。“哥,我劝你最好也离开她,把心放在这种人身上,迟早会被她败坏了名声。”明梅说。66决裂啪!程亦峰的手扬在半空中,明梅一脸怔呆状,脸上现出五道手印。“够了没有,明梅,你到底想怎样?”明梅手捂着脸,亮闪闪的泪在眼眶中打转,“你打我?你真的敢打我?!我说错了吗,每次晓茜都是你出面解围,你敢说你没有心?我恨你哥哥!”明梅调头跑开。回到班里,迎接我们的是女生的闲言碎语。“一脚踩两只船,胆子不小,连明宇也敢戏弄!”“我当她多正经,原来暗地里打着如愿算盘呢。”“这回明宇的火气不小,有好戏看了。”……你拿什么让我相信你的话是真的?拿什么?我头乱糟糟的,理不出半点头绪,怎么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到底哪里做错了?谁来告诉我?背后是空荡荡的座位,明宇负气回家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沿着路边的商铺一间间走下去,最后停在一家礼品店门口。我的目光落下五颜六色炫目的彩纸上,那是叠幸运星的彩条,女生中很流行的游戏。我买了一大堆各式彩纸拿在手中,不知疲倦的往家走,后面有双脚一直跟在后面,直到我进了家,程亦峰才安心离去。晚上,我着了魔似的叠起幸运星,一直叠满一大罐。给明宇打电话,他不接。给程亦峰打电话,没到半小时他跑来了。我央求他带我去明宇的家。程亦峰深深的看着我,二话不说,拉我上了车。铁门紧闭,任我磨破了嘴皮,守卫仍不肯开门。“对不起,黎少有令,任何人来都不许放行。”“连我也不行吗?”程亦峰问道,他原是黎家的常客。守卫摇头。“我一定要进去,让我进去,只一小会儿。”我用力拍打铁门,急切的恳求。隔着老远,我看见明宇的窗前有人影晃动了一下。我一咬牙,不顾守卫的阻劝,摞起袖子攀爬铁栏杆,此举令程亦峰惊呆了。我从上面跳下去,不小心扭伤了脚,我一拐一拐的冲进庭园,冲进大厅,终于看见了从楼上走下来的明宇。“明宇,你不是问我拿什么证据我的心意吗?”我把满罐的幸运星递过去。“这是什么?”他居高临下,冷冷的扫了一眼。“这就是我对你的全部心意。童袄锼担焐系拿恳豢判切嵌际前南笳鳎玫剿司突峄竦眯腋!L焐系男切俏艺坏剑灾挥械以诵撬透悖砹宋胰鲜赌愕娜考且洌糠置棵攵疾换嵬堑睦佑“!明宇眯起眼睛,不敢相信的问:“就为了送这个,大晚上来找我。”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进来,带进程亦峰一连串叫声:“晓茜,等等我,这家伙一定在睡觉,我帮你把他叫下来。”看见程亦峰也来了,明宇脸上的表情变得好古怪,他嘲笑:“你们真是如影随行啊,”接过我手中的罐子,冷笑:“我不需要要垃圾!”他手一挥,罐子抛到地上,碎了,落了一地的幸运星,五颜六色,煞是好看!明宇头也不回头的返身上楼了。我呆呆的看着满地的星星,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心都碎了。我讨厌背叛者!明宇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我没有背叛他啊,为什么不听我解释呢?大门外传来密集的车笛声,还有无数人在吆喝,“快拿伞来,夫人来了。”“管家呢,快把他叫来。”“大晚上的,怎么庭园里的灯都不亮,马上点亮。”我眼睛发花,脑子僵住一般不听使唤了。手臂被人拉着,往外走。“我们快步,别让黎姨看见你。”程亦峰的声音在我耳边小声的说。眼前闪过无数个黑衣人影,中间夹杂着一位耀眼的贵妇人,她是谁?好象很高傲的样子。她好像一个人,像谁?我用力的想,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听说了吗,明宇把晓茜甩了,他们分手了。”“早该分手了,晓茜也想飞上高枝,别做梦了。黎家的掌门挑剔的很,才不会看上晓茜呢。”“就是,晓茜也太自不量力了,巴住明宇又像粘住程亦峰,她以为自己有雄厚的资本呀。”……挡不住的流言蜚语像潮水般涌入耳朵。我埋头趴在书桌上,恨不起马上从教室里消失。啪!一声巨响,程亦峰一拳击碎了椅背一角,全室皆惊。“谁在敢说晓茜的坏话,这个椅子就是她的下场。”程亦峰颇为豪气的扫过全班,这才施施然坐下,刚一坐,已经震得筋脉俱断的可怜椅子真的粉身碎骨以示报答,程亦峰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只一秒,程亦峰迅速跳起来,指着碎椅子,大骂,“这是什么破椅子!这么不经坐!班长,快给我换一把!”67四面楚歌我和明宇分手的事像星火燎原,很快传遍了整个校园。明梅趁机指使过去军团的成员几次三番找我麻烦,还有一些明宇的敌人纷纷从四面八方冒出来,在我周围制造事端。一连几天我的书包不是被丢出窗外就是被人涂鸦,书也被撕毁了。气得我恨不得找出那些人大打一架。因为跟同学起口角,老师罚我课后打扫卫生。干活的时候,明梅来了,得意的看着我冷嘲热讽。我在前面扫,她就拿着垃圾箱在后面东扔一点,西抛一点,有意制造更多垃圾。我气得扬起扫帚,作势欲打,明梅见我一脸铁青,脚下转起飞转,马上识趣的溜了。这几天,我被那些好事之徒折磨的一点力气都没了。程亦峰陪我吃午饭,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要带我去道馆玩。我拒绝了,有气无力的拖着步子回到教室。满室的窃窃私语声突然停止下来,几个八婆女生一起冲我不怀好意的问:“晓茜,明宇不甩你了,你是不是又要跟程亦峰打成一片了。”,“就是嘛,不抓紧一个帅哥,你的如意算盘可以落空了。”“万一程亦峰对她没意思的话,那晓茜的下场……”没听见,什么也没听见。“对不起,借过。”我平端着视线,从她们中间穿过,坐到自己的座位上。那几个女生还在冷嘲热讽中,突然有人一声干咳止住了女生们的刮噪,我抬头看去,只见程亦峰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倚墙而立,见大家都在注视他,轻轻一笑:“既然大家对晓茜的事这么感兴趣,我不妨把话说明了,明宇不在,还有我,别以为晓茜是好欺负的。”室内嗡嗡声顿起,都在议论程亦峰此番举动的意思。“既然明宇退出了,我就光明正大的跟各位说一声,从现在开始,晓茜的男主换位了。”“什么?这表示,程亦峰喜欢晓茜!”闻言,我吃惊的抬起头,看向程亦峰,这个节骨眼上,程亦峰想做什么?就在这时,教室门口出现两道身影,大家的目光包括我的,一起朝门口汇聚,下一刻,惊嘘声四起。是明宇!我睁大了双眼。他换了新发型,染了夸张的黄色,比过去的他更嚣张,又恢复了从前那个酷酷的公子哥了。在他身边,是打扮的明艳照人的明梅。他们居然在一起!明宇一定听到了刚才程亦峰的一番解讲,脸上的表情冷硬的看不出半点表情。他哼了一声,目中无人的走过来,坐到他的座位上。整个下午,背后没有任何动静,只觉背后的寒气益加的冰冷,足以把我冻僵——

80冰释前嫌第二天,闹铃把我从梦中叫醒。“晓茜,快起床,看我给你做了什么!”老妈在叫我。我坐起来,打了个呵欠。好累啊!浑身酸疼的不得了,脚都抬不起来了!晃晃发沉的头,“老妈,昨夜我怎么回来的?”我记得去找明宇,见到他的时候我好象昏倒了。再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一概不清楚。“你呀,出去那么久还没有回来,凌晨一点,被黎少跟程亦峰一起把你送回来了,当时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因为高兴而变得容光焕发的老妈在精心为我准备早餐,“我家晓茜就是有贵人相,没想到黎少跟程亦峰都在追求呢,真是高兴死人了。”低头看着碗里的饭,我想起昨晚明宇看见我时的表情,有担心,有焦急~他为什么突然来找我,想对我说什么吗?背着书包去学校,经过路边的人工湖时,我莫名其妙的停下脚步,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反射着阳光,好睛朗的天气啊!想当初,我就是被人从这里扔下湖的。“晓茜,早,怎么站在这儿发呆!”程亦峰的汽车在路边停下来。他走了下来。“早!”我朝他微笑。“你怎么样,昨天累坏了吧?”我不好意思的笑,“是我太笨了,外出忘记带钱了,要是带上足够的钱,昨晚也不会这么曲折啊。”“说到底,昨天真是真是好可惜,好容易把明宇骗了出来,想借机让你们消除误会。结果,那个白痴明宇迷了路,错过了机会。”程亦峰可惜的叹气。我没有丝毫介意,反而很感谢程亦峰所作的努力呢。“不过,还好啦,我总算把事情跟他解释清了,他决定重新跟你和好。”程亦峰得意地笑。“有机会我要好好教教明宇,这家伙一到晚上,就东西不分,典型的路痴。跟这家伙晚上出门,别指着他能平安转回来…”程亦峰的话没等说完,他背后伸过一只大脚,照准程亦峰的屁股毫不客气的一脚踹下去,程亦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整个人扑通一声,跌入湖里。“哼,死家伙,背后说人坏话!”“哇哇!明宇,你敢背后偷袭我!”程亦峰指着明宇大叫。明宇抬高下巴,很解气的叉腰看着他,给了他一个‘踹的就是你’的眼神。程亦峰一头扎入水中,像鱼儿潜水般,下一次露头,已是十米开外的地方了。“明宇……”他双手抱胸,居高临下斜睨着我,带着几分不快的说:“我收到你送我的生日礼物了。”啊?生日礼物?好象没有送过他啊。我听得一头雾水。“你也真是的,送礼物干嘛托程亦峰稍给我,好端端的礼物到我手里,包装盒被程亦峰那小子乱写乱画不说,还把里面的蛋糕吃掉一半,哼!看他把东西毁成什么样子了!”明宇撅着嘴,没好气的扫我一眼,紧接着,手一扬,一个色彩斑斓的小盒子落到我手里。咦?这不是我送程亦峰的那个蛋糕盒吗?=?=!莫不是,程亦峰把我送他的生日礼物转给了明宇。盒子表面被彩色水笔画满了洋葱头小人,虽然蹩脚的很,却能让人一眼看出,画的人物是明宇。各式各样的洋葱头密密麻麻布满了纸袋,或皱眉,或大叫,或发火,旁边还有注解,明宇,外加一个箭头。更有趣的是,还有一个大大的洋葱头,旁边拼写着,超级路痴!呵呵,程亦峰也太可爱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难怪明宇会不高兴了。“明宇,其实我跟程亦峰之间没什么的,那天的事是误会……”我鼓起勇气,说道。但愿他不再介意这件事。不管结果如何,我希望能把事情说清楚。沉默片刻,明宇转身走开。明宇……好象……不想听……“不用解释了,程亦峰那小子已经把事情都跟我讲清楚了。”明宇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又是程亦峰?我忙跟上去。“哼,没想到,程亦峰真的喜欢你,为了你不惜跟我为敌。还好,他退出了。”退出了?程亦峰这样跟他说的?“他不想看见你伤心,所以,决定放弃把你让给我。切,我需要让吗,好象我会输给他似的。”明宇哼了一声,竖起两道不服气的眉。原来如此,程亦峰……真的在……帮我……明宇见我默不作声的跟着,斜了我一眼,突然用手指点点我的额头,“不许走私,别忽略我这个大人物,好不好。”呃!==!他好象在吃醋~我轻轻吁了口气,阴霾的心情终于过去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了,他不再介意我和程亦峰的事了?神啊,让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烟消云散吧我们走进教室,程亦峰手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我:“晓茜,周末我们一起去玩吧?”走在平地上的我突然被什么绊到似的,凭空栽了个跟头程亦峰不是又想出什么点子了吧?眼见明宇充满怀疑和敌意的目光利剑般向我们射来。我恶狠狠的咬牙低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帮我吧。”“哪能让明宇这么得意,适当的时候也要打击打击他,不然会忘了我的好处呢。”笑眯眯的猫脸在说。“晓茜!”我的后衣领被某人揪住!虚笑,外加虚汗~这是明宇一贯的招牌动作,结果,我被他硬生生拖回自己座位。好久没有三人一起行动了,中午,我们一起去图书馆借书,出来时,跟迎面而来的明梅走了个照面,她吃惊的看着我们并肩走在一起的情景,眸中燃烧出炽热的愤怒,只是一瞬,即被涌上来的失望覆盖了。原来那个任性的高傲的明梅似乎明白了,我们又恢复成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了,像斗败的公鸡彻底耷下了肩膀。见她要走,程亦峰伸手搂回她,“明梅,还在执我的气?”“哪有。”明梅低下了头。“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都已经好几天不……跟我说话了。”说着,眼中闪现出泪花。“好了,别哭了,明明是你在躲我啊。”程亦峰摆出长兄的姿态,安慰着明梅。“行了,放学等我,我们一起去吃大餐。”“嗯。”明梅乖乖的点点头。明宇在前面大摇大晃的走,我听见后面,明梅小声的问程亦峰:“他们又在一起了?你不后悔吗?”程亦峰笑着说了什么,因为声音低低的,我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稍后,程亦峰拉着明梅走向另一个方向,我停下脚步,看着他们的背影,好生欣慰,经过很多事情,兄妹两人终于不再有矛盾走到一起了。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感谢程亦峰才是,我暗暗的祈祷他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似乎心有感应一般,程亦峰突然停下脚步,朝我看来。我们的视线在空中相遇。他笑了,像从前第一次遇见时一样,笑得那么灿烂,那么耀眼。稍后,他竖起两根手指停在额头前方。我会意的点头。他转身走了。我深长的呼了口气,扭头看向另一边,浑然不觉的明宇还在前面大步行走,我快步追上去,很自然的牵起他的手,他微微缩了一下,继而握住了我的手。81抓住幸福的手我确信,只要明宇不放弃他的信念,我一定会永远牢牢的抓住他的手。明宇的母亲仍然反对我们在一起,但拗不过固执的明宇,听说黎太后被明宇气得脸红脖青,最后甩手走了。飞去美国处理紧急公事去了,走时放话,她不相信我们能坚定这段感情,等事情处理清了,她还会回来的。“别怕,我从不惧任何事,到时有我顶呢。”明宇这样豪言。他的话让我很欣慰。我曾问过他,如果我们分手了,你会不会找别的女生?他送给我一个白痴的眼神,“干嘛找别的女生,代替你吗?才不,我的字典里没有分手两个字,我明宇看中的女人就是死也要死在我身边。”==!好霸气!“可是,没有程亦峰从中调解,也许我们早分手了。”“才不,我可从没这么想过,我送你的项链你不是一直戴着,而且我也没有要求收回。这不证明我们还有机会,还在等着对方吗。”明宇洋洋得意的说。一句话说我心里暖融融的。整理书包的时候,我无意中翻出了压在底部好久的一个小本子。那是当初刚转入明青学校时,好友送的明哲保身。好长时间没有看见它,还以为丢了呢。我站在校门口等明宇的车时,掏出明哲保身重新看起来,看到这个,过去在校园发生的一幕幕事情,像放映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一一闪现。真不敢相信,刚进入校园的时候,我还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每天受尽别人的欺负。自从认识了大男孩黎明宇和体贴温柔的程亦峰,我的世界逐渐发生变化。从一名毫不起眼的转学生,一路走到今天:拥有一支数量庞大的且质量较高的格斗社团,自己也成了校内不可忽视的重量级人物。就像毛毛虫蛹化成蝶那样,我重新获得了新生,在灿烂的阳光下,舒展着自己美丽的翅膀,反射出璀璨夺目的光芒。也许,这就是一种再生吧?仙蒂瑞拉的魔法在我身上得到了彻底的体现,穿着透明的水晶鞋,即使是一身寒酸,也能高贵得像一个公主。谁说丑小鸭不能成为天鹅呢?我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王子!“方学长,明天见哦!”“方学姐,我们先走了!”打门口经过的学生们纷纷朝我打招呼,我一一点头回应。时间过得好快啊!这本明哲保身已经变成了老古董,是该丢的时候了。我颇为感触的抛向空中,片片纸张飘落,正好落到开车而来的明宇车内。被他接住了。“咦,你扔掉的是什么?”啊,坏了,被他看到了==!他一张张捡起来看,“这是什么?明哲保身第一条……第二条……”他逐条看下去,脸上的句号一个一个跳出来,密密麻麻挤在一起:“喂,这是谁写的,什么意思啊,我有那么恐怖吗?……快说,这人是谁!纯属败坏我名声……”在他提问的时候,我已经抢先一步往外闪了。“喂,站住~不许走啦给我一个解释”明宇跳下车朝我追来。“没有解释”“我不信,不许跑,回答我!”……披着落日的余晖,我们一前一后,奔跑在泛着红色霞光的湖边,身后,留下一行杂乱无章的脚印,时而重叠,时而分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