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真相大白,司马紫烟

2019年11月9日 - 文学小说

高猛自然早已有了防备,手中宝刀一挥,对准青光劈去,铮铮两声,青光堕地,却是两枚铜钱。
他哈哈一笑道:“这点本事也敢到高某面前来卖弄!”
身形猛起,直往那妇人扑去,而且为了显示功力,放开宝刀不用,直接以那只空手去抓她。
妇人只身子微偏,避过他的一抓,高猛抓空了,身形往前一跌,却就此倒在地上没有再爬起来。
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惊,连慕容盈盈都身子一震,厉声叫道: “你是谁?”
台上的柴小清这时才冷冷地道:“你连青蚨令都认不出来?”
一句话使得四座俱震,青蚨令是川中唐家的独门暗器,唐日上邀同柴定芳与唐蕙仙去逼迫唐门主持人唐日辉索取此令时,被慕容平杀退解了围,唐日辉将青蚨令交给长女唐小琪携走远隐练技后,从此没有再听见过消息。
想不到今天会突然出现,而且无声无息杀死技震绿林的水道盟主高猛,怎不令人惊骇欲绝呢?
那妇人一挥手,揭开头上灰白的假发,抹去脸上的化妆,露出一张少女的脸庞,果然是唐门唯一的传人唐小琪。
她有点愠然道: “柴表姊!你不该叫破的,我正想给那妖女尝尝厉害!”
柴小清冷冷地道:
“你如果真想成功,就该早点出来,青蚨令的手法又不是我一个人认得出,只杀死一个高猛太可惜了!”
说时一指那边的唐日上,果然他神色大变,双手已经把仅剩的两颗落星追魂扣住了,唐小琪斜睨一眼道:
“我早就注意到了,他敢动一下,我的青蚨令会先要了他的命,慕容盈盈,你自夸剑术无敌,敢过来试一下吗?”
唐日上虽然扣住了落星追魂,脚下却往后移动,有点想逃走的意思,慕容盈盈厉声喝止道:“唐日上!你敢溜?”
唐日上神色败坏地道:“主人!你不知道青蚨令的厉害,那是我们唐家最狠的暗器,手法变化无穷,发时无声无息,你看高猛……”
慕容盈盈厉声道:“胡说!我就不相信!” 唐日上道:
“是真的,除了手法莫测外,青蚨令本身也很厉害,质地坚异,边缘锋利,任何护体气功都挡不住……”
慕容盈盈道:“它最远能及几丈?”
唐日上道:“三丈之内,踪迹不辨,超过三丈外,才可以听见一丝微风,可是也挡不住,因为它太锋利了!”
慕容盈盈笑道:“是否比我的紫郢剑更锋利?”
唐日上道:“紫郢剑乃远代神物,自非青蚨令所能比。” 慕容盈盈沉声道:
“青蚨令不如紫郢剑之利,为什么你见到青蚨令之后,居然不怕我的紫郢剑了,难道你以为我不会杀你吗?”
唐日上怔住了,想起她连接杀死那么多的人,不寒而栗,自然是不敢再逃走了,慕容盈盈又沉声道:“现在我命令你把那个女人收拾下来!”
唐日上急了道:“属下实在对付不了青蚨令。”
慕容盈盈道:“你不是有落星追魂吗?” 唐日上道:
“落星追魂出手的速度,此不上青蚨令,属下还没有出手,可能已先丧生在青蚨令之下了!”
慕容盈盈笑道:“原来你是怕死。” 唐日上低下了头,慕容盈盈又道:
“我既然命令你行事,自然对你的生命有足够的保护能力,你说青蚨令在三丈以外就有踪迹可寻。”
唐日上道:“是的,虽有踪迹可寻,仍无方法可御。”
慕容盈盈笑道:“如果用我的紫郢剑在三丈以外,是否能架御呢?” 唐日上道:
“以主人的剑法造诣与紫郢剑之坚,自然没有问题,可是主人的剑威无法远及三丈去杀死她,如果要靠近一点,则青蚨令有无从捉摸之妙,可能会先受她的暗算。”
慕容盈盈道:“我并不想自己去杀死她,我是叫你去。”
唐日上又怔住了,慕容盈盈笑道:“你放心好了,我并不是硬逼你送死,你在离她四丈之处用落星追魂出手。”
唐日上道:
“四丈之处落星追魂尚可有效,可是属下仍然难免一死,她的青蚨令,依旧可以杀死属下。”
慕容盈盈叫道:
“你真笨,我当然会站在你的旁边,青蚨令过来由我负责击落,而你的落星追魂却不会有问题了。”
唐日上这才放了心道:“这种安排必可万无一失,属下自然遵命。”
说着移近慕容盈盈的身边,同在一时,另一端的那个中年妇人也飞身靠近了唐小琪,大声叫道:“姊姊!别怕他们,我来帮你的忙!”
到达唐小琪身边后,她扯下面部的化装,居然是唐日辉的另外一个女儿唐小瑶。
唐小琪惊喜地道:“妹妹!我早就怀疑是你!” 唐小瑶兴奋地道:
“我们的易容化装术都是爹传授的,你早就应该看出来了,今天我们姊妹俩联手,不但为死去的爹报仇,也为武林除去这一大祸孽!”
唐小琪轻叹道:“谈何容易,你没听见他们的谈话吗?” 唐小瑶道:
“不要紧,我有办法对付落星追魂,你尽管放心出手好了,不过为了要能杀死那妖女,你必须抢近一点。”
唐小琪一怔道: “落星追魂是我家第二利器,出手见命,你有什么方法能应付呢?”
唐小瑶笑道:“现在怎么能说呢?给他们听去了,我的办法就不灵了,反正我绝对有把握,你尽管放心好了!”
唐小琪道:“只要你真有把握,我自然不成问题。”
唐小瑶道:“机会只有一次,所以你必须成功。”
唐小琪沉声道:“我知道我宁拚一死,也不能放过那妖女!”
于是姊妹俩人并步慢慢前移,慕容盈盈喝道:
“快出手,再迟下去,我就保不住你了!”
唐日上应声抖手,将两颗落星追魂分朝二人射出,唐小瑶突然抢前,扑向落星追魂,口中也叫道:“姊姊!冲过去,先杀了那妖女!”
她的动作奇速,捞住一颗落星追魂后,又撞向另一颗,波波轻炸声中,两颗落星追魂将她的身子炸成粉碎。
唐小琪没想到妹妹竟是用这个方法去破落星追魂,愤急之下,十二道青蚨令同时撒出了手。
那时她的身形尚未进入三丈之内,唐日上以为慕容盈盈一定能用剑把它们击落的,谁知慕容盈盈忽地一长身,凌空飘起,根本不理会唐日上。
她计算得很准,从青蚨令所带的微风中,已经看准了来势,青蚨令是以一片扇形的状态推进的,她纵身而起,最高的几枚恰好擦过她的裙边,唐日上一声惨呼,她的剑光也飞掠到唐小琪头上,把唐小琪一剑劈成两片。
像一阵风暴过去了,场中又恢复了平静。
唐小瑶被炸碎的尸体染上了落星追魂的剧毒,只剩下一滩滩的黑水,唐小琪尸横两片,唐日上全身被穿了十几点血孔,死的都死了,活着的慕容盈盈却发出一声冷笑道:
“川中唐门到今天为止,算是在江湖上除名了!”
柴小清一阵恻然道:“你不觉得手段太过狠毒吗?”
慕容盈盈微笑道:“这两姊妹居然敢与我作对,自然死有余辜。” 柴小清道:
“你答应保护唐日上安全的,却叫他白白送死,这种轻诺背信的行为,将何以服众,你还凭什么去领袖武林?”
慕容盈盈大笑道:
“我辖治之下没有不忠不义的叛徒,唐日上弑兄夺长,即使他没有被别人杀死,我也容不得他,我让他死在唐家姊妹的手中,使她们翦雪父仇,不是更有意义吗?”
柴小清道:“他弑兄夺长是受了你的指使。” 慕容盈盈道:
“没有的事,他以前就有过一次了,那还是你父母主使的,只是被慕容平搅散了,这次他弑兄夺长,也是你父母出力帮的忙,我迟早都会整治他们的,可惜你的父母先行伏诛,剩下的这一个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柴小清为之语塞,片刻之后才道: “枭竟其心,仁义为名,你倒是真会借借口。”
慕容盈盈大笑道:“我杀死八大门派中几十个人,并没有借任何借口,何必又在乎这一两个人呢?不过死有余辜的人,我杀了他们之后,必须要弄个明白,用以证明我对天道人心,仍是非常注重,今后在我的统帅下,逆我者固然要杀,行恶者仍然不免。”
柴小清叫道:“你自己就是个最大的恶人。” 慕容盈盈笑道:
“我替天行道,如果我有罪,天必不容,只要我活着,就证明我的作为没有错,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柴小清长叹无语,此时只剩下那一对老年夫妇了。
慕容盈盈用剑一指道:“你们两人作何打算?” 那老人叹息一声,举步向前道:
“盈盈,我真没想到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声音很熟悉,柴小清首先叫道:“你是慕容平!”
那老者徐徐脱下头上的竹笠,扯掉颔下的长须,立刻现出一副英俊挺拔的面庞,果然就是震惊天下的奇侠慕容平。
慕容盈盈神色一阵急变,终于慢慢安定了下来,对他身旁的老妇,用冷冰冰的声音道:
“姿容绝世的翠湖仙子,为什么不让大家一瞻仙容呢?”
施翠翠也慢慢地除去化装,露出明艳照人的绝世姿容。
他们的出现已使全场震动了,施翠翠露出本相后,尤其引人注目,差不多每一个人都凝视着她。
慕容盈盈发现自己的光采立刻被施翠翠压了下去,脸上又是一阵激变,以冷飕飕的语气道:“你们是一对神仙眷属,珠联璧合,优游岁月不过,怎么会想到来插手人间的俗事呢?”
慕容平沉声道:
“盈盈!你不必用这种口气说话,我跟翠翠只是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此外别无其他的关系。”
慕容盈盈冷笑道:
“你骗谁?你们两个人以假死为名,躲到一边去,享尽人间之乐,难道还不够称心如意吗?”
施翠翠上前来柔声道:
“盈盈,说真的,我们只是两个普通的朋友,虽然我们不避形迹地在一起,却是为了一个重大的理由。”
慕容盈盈叫道:“什么理由?” 施翠翠道:
“天残地缺是最邪恶的剑法,王素素与造化老人是最邪恶的两个人,我身受其害,才与慕容大侠深居潜隐,研究除去他们的对策。”
慕容平接着道: “想不到你比他们更邪恶,更想不到我要对付的人竟然是你。”
慕容盈盈厉声惨笑道: “不错!我承认自己邪恶,你准备怎么样对付我呢?”
慕容平厉声道:
“你万死不足以谢天下,可惜你只有一条路,只能死一次,我除了杀死你之外,别无他策。”
呛然长剑出鞘,慕容盈盈狞笑道:
“要想杀死我,你那枝剑还不行,换上这枝吧,虽然这是仿制的,但至少比你手中的那一枝好得多。”
说着走到高猛的尸体旁,抽出那枝假的紫郢剑朝慕容平掷去,慕容平以为她想掷剑暗算他,连忙伸剑拨开。
呛-一声,他手中的长剑被削断了,不禁骇然退后。
他已经知道峨嵋的神剑为翠湖所得,因此准备了一枝特别坚固的精钢长剑,以为对抗之用,谁知一触之下,仍然差得太达,当然那枝剑的锋利是一个原因,可是慕容盈盈这一掷的劲力也不无关系。
慕容盈盈哈哈一笑道:“慕容平!我很想能死在你的剑下,所以才给你一枝好剑,让你机会多一点,快拾起剑来,我们好好斗一场!”
慕容平想了一想,终于低头给起那枝剑,慕容盈盈拉开架势,准备他出招进攻,施翠翠双手一张道:“慕容大侠,让我再说几句话。”
慕容平道:“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口中虽如此讲,身子到底退了一步。
施翠翠含笑道:
“盈盈小姐,在今天以前,我羡慕你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孩子,现在我却可惜你是最愚蠢的女孩子了。”
慕容盈盈刚要开口,施翠翠却不给她机会,抢着道:
“听你说话的口气,似乎你的改变,全是为了慕容大侠与我在一起的原故,那不是太愚蠢了吗?”
慕容盈盈冷冷一哼道:“笑话!天下男人又不是慕容平一个!” 施翠翠含笑道:
“不错,天下男人比女人还多,可是要找出一个像慕容大侠的人,却实在太难了!”
慕容盈盈厉声道:“所以你才死皮赖脸地巴结他,勾引他!”
施翠翠苦笑一声道:“我们都是女人,我不妨老起脸皮说一句话,我的确是这样过,以前我的眼睛看不见,完全是凭着感觉,当我感觉到我的姿色不能吸引这个男人之时,我心中很不服气,也很迷惑,直到我的眼睛能见物时,我终于在他的脸上找到了答案,这个男人的决心,和忠于感情、正直、仁侠,都是上天赋就的,绝不会因任何环境条件而改变,他的侠心属于他的意志,他的正直仁侠属于广大的人群,而他的感情却只属于你一个人,那时我真是嫉妒你,羡慕你。”
慕容盈盈冷笑道:
“没有的事,他有五个半妻子,那半个是自甘为妾的沙龙姑,还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女孩子爱着他,如果他的感情只属于我,又置其他人于何地?”
施翠翠一叹道:
“我不知道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他的感情属于你,他的爱,则平均分给一切爱他的人,感情与爱是两回事,很多人可以得到他的爱,而他唯一的一份感情则属于你,那是谁都抢不走的。”
慕容盈盈稍微有点软化,问道: “你如此帮他说好话,到底你得到了什么?”
施翠翠黯然地道:“什么也没有得到,最多只是一份友情。”
慕容盈盈赫赫冷笑道: “你跟他同处这么久,连个妻子的名份都混不到么?”
施翠翠道:
“是的,以前他得不到你的爱,还可以把爱分给别人,自从你来到翠湖后,他想多留给你一点,连爱都不肯轻易施舍了,得到这么一个男人的倾心相爱,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慕容盈盈道:“我不信,以你的姿色只能得到这么一点。” 施翠翠一叹道:
“我曾经为我的姿色骄傲过,不客气地说一句,今天我想把你在翠湖的地位夺过来也非难事,我只要一句话,这满场的男人,包括已经死去而又最倾心于你的王立明与高猛在内,我都可以把他们掳为裙下不贰之臣,但是我不屑为之,假如我无法代替你在慕容平心中的地位,争取到这些又有什么意思呢?”
慕容盈盈低头不语,事实上也默认了她的话,施翠翠又道:
“今天的翠湖主人本来是我的,我让出这一切,来换一个慕容平而不可得,你为了这些而放弃了慕容平,岂不是太愚蠢了?”
慕容盈盈沉思片刻,突然大声笑了起来,施翠翠道:
“我说的都是真话,并没有什么可笑的。” 慕容盈盈沉声道:
“我不是笑你,我是笑我自己,我承认你的话是真的,不久以前,我还惊奇于自己的改变,我告诉自己这是为了慕容平被你夺去的原故。”
施翠翠忙道:“我并没有夺去他,他是夺不走的。” 慕容盈盈道:
“是的!我现在也相信他不会被人夺走,可是这一切都来得太迟了,为什么不早一点现身呢?”
施翠翠道:
“我们有不能现身的原因,因为祸乱的根源在于王素素与造化老人这一对魔头,在没有把握能除去他们前,我们不敢现身。”
慕容盈盈道:“可是他们已经被我解决了!” 施翠翠道:
“那时我倒想现身的,可是慕容大侠拦住我,他已经看出你的改变,担心祸乱的根源已经转移到你身上了。”
慕容盈盈大笑道:
“毕竟是他比较了解我,我天性是个爱走极端的人,在青城山的时候,我并不是真的喜欢他,我只是喜欢他的身分,为了他是一个昆仑奴,为了他有极高的天赋,与强烈的反叛意志,我刺激他、策励他,为了他能起掀一场巨变,而我真正所喜欢的就是变乱。”
施翠翠一怔道:“你这不是真心话吧?”
慕容盈盈狂笑道:“以前我没有机会把握自己,还可以骗自己,现在我真正地发现了自己,就不必再骗人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施翠翠黯然摇头,慕容盈盈又笑道:
“事实很明显,我对你的嫉护已不存在了,而我也得不到他了!” 施翠翠忙道:
“不!你还是可以得到他的,放弃你疯狂的野心,你们仍然有很多美好岁月可以优游共渡。”
慕容盈盈笑道:“我做了这一切事情之后,他还会要我吗?” 施翠翠道:
“会的!虽然你杀了很多人,可是你也做了很多好事,翦除了两个穷凶极恶的巨魔,替江湖带了平静。”
慕容盈盈道:“八大门派的人呢?” 施翠翠道:
“他们也有取死之道,自恃武功、结党横行、工于心计、包容宵小、自居于侠义之门,行为却未正直,有他们在,天下也不见得会太平。”
少林的觉岸上人与武当的玄慧道长也低下了头,显然施翠翠的话,揭发了他们心中的隐病。
可是慕容盈盈一笑道:“不错,所以我杀死这些人心中并不内咎,问题是在我与慕容平之间,首先,在慕容平的心中,我已经不是从前的盈盈了,我还能恢复从前的地位吗?”
慕容平立刻道:“盈盈在我心中的地位不会改变的,她已经死了,现在的你只是一个疯狂的、极有野心的女人!一条可怕的毒蛇!”
施翠翠急了道:“慕容大侠,人总免不了有错的,你不能愿谅她吗?你自己也做个很多错事,只要她能回到从前的样子。”
慕容平苦笑一声道:“她能吗?” 施翠翠回过脸,慕容盈盈已斩钉截铁地道:
“不能,在我没有找到自己以前,我是一团湿土,任凭别人把我捏成什么样子,但经过那许多事情之后,我就像是入火锻烧,已经固定了型态,再也无法改变了!”
施翠翠诚恳地道:
“盈盈,不要固执,你想要君临天下,今天的所作所为已经够了,武林中千百年内也不会再出现你这样的人了,现在正是你回头的时候。”
慕容盈盈淡然道:
“我不能回头,我已经走到这步田地,没有回头的可能了,再也没有力量能够使我回头了。”
施翠翠道:“想想你与慕容大侠的感情……” 慕容盈盈厉笑道:
“慕容平爱的是一个痴心而温柔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早已在昨天死去了,现在的我完全是一个另外的人。”
施翠翠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冠上慕容大侠的姓氏?” 慕容盈盈冷笑道:
“他不姓慕容,我也不姓慕容,他鄙弃自己的姓而采用了这两个字,我也鄙弃自己的姓而采用这两个字,完全是为了巧合,没有其他的意义。”
施翠翠怔然木立,长叹无语,慕容平轻叹道:
“我知道不可能的,白说了半天废话。”
施翠翠神色一正道:“盈盈,我们只有势不两立了。” 慕容盈盈微笑道:
“那倒不必,你是翠湖的旧主人,慕容平多少还是我的故人,虽然我规定过除了屈服之外,不准任何人生离翠湖,但对你们两人,我可以破例,你们要走,我当以盛仪相送,你们愿意留下,我待以上宾。”
施翠翠庄容道: “我们不走,也不留下,我们要阻止你疯狂胡闹下去。”
慕容盈盈沉声道:“对于阻挠我事业的人,我可不能容情。”
施翠翠道:“对一个丧心病狂的人,我们也不能容情。”
慕容盈盈大笑道:“那你们是决心求死了,很好,是一起呢?还是一个个地来?”
施翠翠回头道:“慕容大侠,请把你的剑借我一用。”
慕容平有点迟疑,施翠翠沉声道:
“慕容大侠,这不是犹豫的时候,为天下苍生、为武林命脉,为人间正义,我们别无选择。”
慕容平轻叹一声,把剑递给她道:
“我觉得很对不起你,我是男人,照理应该我先上的。”
施翠翠接剑在手,淡淡一笑道:“如果在别的情况下,我不想掠夺你这份光荣。”
慕容平低头退开道:“你小心一点,别作无谓的牺牲。” 施翠翠笑道:
“你放心好了,如非必要,我绝不轻易求死,盈盈变成这个样子,说不定是我代替她的机会。”
慕容盈盈微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施翠翠笑道:
“慕容大侠为了你,才保留起他的感情不付给别人,如果我杀死了你,很可能会有分沾他一点感情的机会。”
慕容盈盈道:“我已经放弃他了,你有充分的机会去得到他。” 施翠翠道:
“慕容大侠的感情是私事,对天下的责任是属于公事,他不会因私而废公,我也只好先公而后私。”
慕容盈盈大笑道:“我活着竟成了你们的障碍了。”
施翠翠道:“是的,正如我们活着是你的障碍一样,为了扫除碍障,必须以生命的代价,去奋斗争取,所不同的是我们从事奋斗的意义。”
慕容盈盈道:“你说对了,你的奋斗兼及公私,而我的奋斗却没有私情的成分,所以我的决心比你强。”
施翠翠笑道:“错的是你,私情如果与公义合而为一时,往往能产生更大的力量,我现在已有决死之心,因为我觉得如不能成功活着也是多余,你靠着什么呢?”
慕容盈盈沉思片刻后,才道:
“我靠着我的剑法与手中这柄利剑,有了它们,我相信不会被人杀死,因此我不需要必死之心作为支持。”
施翠翠轻叹一声道:“盈盈,我可怜你,你不但没有找到自己,反而失去自己了,你把拿在手上的幸福轻轻地抛开了。”
这句话激怒了慕容盈盈,使她失去了自制,变为异常暴躁,剑光如蛇,向前急刺,施翠翠沉隐地挡开了——

川中唐门以毒器与火器见称,尤其是落星追魂,火器兼具剧毒,出手追魂,那八个掌门人虽然功力深厚,也许可以临时躲开,然而他们的人集中在一起,势将波及其他的门下,因此听见慕容盈盈的话后,大家都为之一怔。
慕容盈盈浅浅一笑道:
“丁梅村,群殴对你们绝无好处,我劝你还是规规矩矩地一个个来,大家各凭本事,也许还有点机会。”
丁梅村满脸愤色道:“我们有什么机会?人为刀殂,我为鱼肉……” 慕容盈盈道:
“假如翠湖由我一个人代表出战,你们是否机会多一点?”
高猛一惊道:“主人要亲自出战?” 慕容盈盈正色道:
“不错!我既为翠湖主人,号令天下,总要拿出点真才实学给人看看方足以建威,不然人家真还以为我是个因人成事的傀儡呢!”
高猛还想开口,慕容盈盈一沉脸道:
“不用多说了,难道你还怕我斗不过这些酒囊饭袋?”
高猛默然退过一边,造化老人道:“你真打算自己出手?”
慕容盈盈沉声道:“是的。” 造化老人道:
“王老婆子的剑法斗他们是足够了,可是他们八十个人中代表六十四种武林绝艺,恐怕你力气不济。”
慕容盈盈道:“把您的紫郢剑给我,每个人不出三招就可以打发了。”
造化老人摇头道:“那可不能给你,若不是靠着这柄剑,我还无法如此轻易杀死王老婆子,剑到了你手中,说不定你会用来对付我。”
慕容盈盈一笑道:“您可真多心。” 造化老人道:
“不是我多心,是王老婆子把你塑造得太成功了,你现在是天仙其貌,蛇蝎其心,我不能提防着点。”
慕容盈盈微笑道:
“紫郢剑不肯给,我现在把天残地缺两大剑看一下总可以吧?如果要靠我现有的一点剑法,连续应战六十多名高手,的确把握不多。”
造化老人道:“你何必那么费事呢?干脆由我替你出战不就行了吗?”
慕容盈盈笑道:“那可不行,我既是翠湖主人,总得自己做点事,为了要使翠湖的基业永固,我总不能一直靠您老爷子撑腰。”
造化老人仍在犹豫,慕容盈盈笑道:
“您掌握着紫郢神剑,又有那一招绝式,还怕什么呢……我除非不要命了才敢对您老人家生出异心。”
造化老人沉吟道:
“好!你看一下,不过那两招剑式至猛至刚,你一下子就能领会了吗?我看你还是另作别的打算好。”
慕容盈盈笑道:
“事实上王素素把剑式姿势都教给我了,只欠其中的变化诀窍,那只要一看就能明白的,这两招剑术必须要有高手对阵才能尽其全威,而且发必伤人,所以我才想借这个机会体验一下其中的奥妙。”
因为造化老人已经答应了,所以她从容地取出纸封,拆开看了一阵,脸上发出了满意的笑容,造化老人忙问道:“是怎么回事?”
慕容盈盈笑道:
“这两招剑式练成了,您就是拿着紫郢剑,只怕也讨不了好去,刚才王素素死得真正冤枉,如果她一开始就使用这两式,被杀的应该是您才对。”
造化老人神色一变,慕容盈盈又笑道:
“为了证明我对您一片诚意,我把它交给您自己去看。”
说着便伸出手去,造化老人接了过来,慕容盈盈忽地挥出一剑,剑发无声,威力无俦,造化老人的双手齐肩被斩落下来。
慕容盈盈伸手就把紫郢剑取了过来,飞花站在台上将手中的金炉一抛笑道:
“这下子可好了,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胡大刚也兴奋异常地张开双手朝八大门派的人叫道:
“各位可以放下武器了,盈盈郡主的本意并不想称霸天下,更无意与各位作对,方才种种做作是出于不得已……”
众人都为之一愕,飞花跳下台去叫道:
“各位都请起来吧!现在凶人已除,可以说是天下太平了,郡主,这个灵堂也可以拆掉了吧?”
说着上前伸手取过灵牌,准备折毁,慕容盈盈却沉声道:“放回去!”
飞花一愕道:“放回去?” 胡大刚也过来愕然地道:
“郡主,慕容平没有死,还要这灵牌干什么?”
此言一出,四座大惊,高猛跳到台上来叫问道: “什么?慕容平没有死?”
胡大刚笑道:“自然没有死,他与翠湖宫主施翠翠好好地活在世上,只是为了瞒住王素素,才假装身死……”
柴小清始终是默默地站在一边,这时才过来问道: “慕容平真的没有死吗?”
胡大刚点点头道:“千真万确。” 柴小清厉声问道:“有几个人知道他没有死?”
飞花道:
“起初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后来我又通知了盈盈郡主与胡老伯,由于事关重大,不敢再让别的人知道了。”
高猛怫然变色道:
“盈盈,高某虽然在翠湖失手遭擒,可是我并不畏惧翠湖的势力,完全是为了你,我才不计一切,心甘情愿地受供驱策,你这样欺骗我未免太可恶了……”
飞花忙道:“郡王并非存心欺骗你,她是为了大局着想。” 高猛怒声道:
“高某不知道什么大局,只是为了一片痴心,想不到却换来这种结果,这实在令人太寒心了。”
说完愤然下台,转身却行,慕容盈盈沉声道:“站住!你上哪儿去?”
高猛回过身来道:
“盈盈!我姓高的对你已经尽足心了,我并不在乎翠湖的势力,更不想雄居绿林,我一切都冲着你……”
慕容盈盈一笑道:
“我明白,我非常感谢你,当我靠着你保护的时候,你对我非常好,现在我虽然不要你保护了,却还是很需要你。”
高猛黯然地道:
“那恐怕不可能了,为了你,我可以牺牲一切,但是我不能忍受欺骗,更不能如此作贱自己的感情。”
慕容盈盈道:“我几时欺骗你了?” 高猛叫道:“慕容平尚在人世。”
慕容盈盈道:“不错!那与你有关系吗?”
高猛道:“怎么没关系,我舍弃一切来拥护你,你却是为了他。”
慕容盈盈匆地大笑道:“你以为我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慕容平?”
高猛见她的神情有异,不禁怔了一怔道:“难道不是吗?” 慕容盈盈赫赫冷笑道:
“你错了,虽然我知道慕容平尚在人世,可是今天这个周年祭却一点不假,在我说来,他已经死了一年了。”
胡大刚怔了一怔道:“郡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慕容盈盈沉声道:“没有什么意思,慕容平在我的心目中早已死了。”
众人都怔住了,连柴小清都愕然睁大了眼睛。 慕容盈盈又道:
“我不必掩饰我对慕容平的感情,他的确是我唯一心爱的男人,可是感情的支付必须要均等,当我全心全意爱他的时候,他却接二连三去爱别的女人,这是我最不能忍受的……”
柴小清道:“他与我们发生感情完全是为了你的原故。” 慕容盈盈冷笑道:
“我也曾经这么想过,可是他告诉我他给你们的感情并不是从我这儿分出去的,而是另一份新的感情。”
柴小清道:
“不错,他对我们也说过,这正是他可尊敬的地方,也由此可见他并不是一个滥用感情的人,他付出的每一分感情都是真实的,因此我们之间并不冲突。”
慕容盈盈怒声道:
“胡说!我宁可他有十二分真情,分出一半给天下的女人都行,只要留下一半给我,使我得到的最多,我心中还好过一点,可是叫我跟别人一样去享受他十二分的感情,我觉得太屈辱自己了!”
柴小清怔了一怔才道:“你可是认为我们不配?”
慕容盈盈冷道:“你以为你们配吗?” 柴小清默思片刻才道:
“我们跟你比起来是差得多了,因此你得到慕容平十足的倾心时,我们并不嫉妒你,却想不到你会嫉护我们。”
慕容盈盈冷笑道:“嫉妒你们?你把自己想得太美了!”
柴小清道:“如果你不嫉妒我们,为什么要用那种方法迫死我们?” 慕容盈盈道:
“是你们自己不想活下去,我可没有存心迫你们,如果我要杀死你们,根本就易如反掌,何必那么费事?”
柴小清道:“我实在不明白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飞花忽然道:
“我明白了,她嫉妒的不是你们,却真正是为了嫉妒才变成如此的,你们的姿容才貌都不如她,她自然不把你们放在心上,可是另外有个人,却是她真正的劲敌……”
柴小清忙问道:“是谁?” 飞花骄傲地道:“是翠湖宫主。”
柴小清问道:“她与慕容平在一起吗?”
飞花道:“是的!从湖底的水道中脱险后,他们一直在一起。”
慕容盈盈沉声道:“放屁!我会嫉妒施翠翠?” 飞花道:
“我想不会错,你虽然美,只是尘世间的美人,宫主的姿容却是超越尘世,如果你跟她站在一起,别人的眼睛只会见到宫主……”
慕容盈盈匆地一笑对柴小清道:“你相信他的话吗?”
柴小清道:“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她。” 慕容盈盈道:
“我见过,我可以证明他的话完全正确,施翠翠的姿容不仅能使男人动心,连女人见了她也会动心失神。”
柴小清微愕道:“那么你是真的嫉妒她了?” 慕容盈盈摇头道:
“不!你错了,假如我有嫉妒的心,我嫉妒的是慕容平,嫉妒他能有这么好的福气,能伴着这么美的一个人。”
柴小清一怔道:“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慕容盈盈道:“没什么意思,反正我就是这么想,慕容平是天下最可爱的男人,施翠翠是天下最美的女人,他们两人在一起才是最恰当的一对,任何人再无法插足其间。”
飞花忙道: “你又错了,慕容大侠是唯一对宫主的姿色无动于衷的男人。”
慕容盈盈道:“我听说过有这么回事,却不敢相信。” 飞花叫道:
“绝没有错,正因为慕容大侠能有这份定力,宫主才甘愿舍弃一切,否则这翠湖的主人轮不到你来当了。”
慕容盈盈神色微动,嘴角牵起一丝冷笑道:“是吗?”
飞花道:“绝对不会错,所以你不应该误会他们。” 慕容盈盈道:
“我没有误会,我可以相信慕容平不会被施翠翠的美色所动,然而这与我的决定毫无关系。”
柴小清忍不住道:
“如果慕容平没有受施翠翠的美色所惑,就证明他没有背叛你,你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呢?”
慕容盈盈沉声道:
“如果慕容平连施翠翠的美色都看不上限,他一定是个超人,这样一个男人绝不会属于任何一个女人,既不可能属于你,也不可能属于我,我们何必对他那样痴心呢?倒不如当他死了的好。”
柴小清一怔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慕容盈盈沉声道:
“我在青城山的时候,心里只想能与慕容平在一起,那时我是郡主,他是个昆仑奴,在感觉上我比他优越得多,后来事情越变越复杂,慕容平的身分也越来越高,我还对他没有死心,认为至多我们还可以在相等的身分上结合,直到我的身世揭开,我只是一个私生女时,我完全对他失去兴趣了,我不能接受一份近乎施舍的感情。”
柴小清道:“慕容平也是个私生子……” 慕容盈盈冷笑道:
“不管他是什么,反正我已经没有了骄傲,我习惯于命令别人,却不能受命于人,我只要一个忠心的奴隶,并不要一个多情的丈夫,现在正是一个机会,我必须把握住,重新建立我的权势与骄傲。”
说完又对高猛道:“你还愿意为我效力吗?” 高猛想了一下道:“只要你还肯要我。”
慕容盈盈厉声道:“永为忠心不二之臣?” 高猛道:“是的!永为裙下忠心不二之臣!”
慕容盈盈又厉声道:
“我永不会嫁给你,更不会属于任何一个男人,因此你的效忠可能没有任何酬报。”
高猛道:
“属下不敢有此奢望,只望能长侍主人身边,一言一笑,将是属下最大的酬报。”
慕容盈盈微笑道:“行了!我需要的就是这种男人。”
柴小清忍不住叫道:“你疯了,王素素的剑式果然把你变成疯狂了。”
慕容盈盈笑道:“我一点都不疯,我天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该想想我的生身父亲周志宏,他是怎么样的人。”
柴小清叫道:“你以前是何等温柔娴淑……” 慕容盈盈沉声道:
“以前我太荏弱了,处处要靠人保护,只好把本性掩藏起来,现在我够坚强了,我要充分发挥自我。”
柴小清道:“如果慕容平也在此地,真不知道他作何感想。”
慕容盈盈一笑道:“他一定会很惊奇,惊奇以前没有真正地了解我,不过现在了解也不迟,他如果想投效翠湖效力,我还是愿意收容他的。”
胡大刚忍不住叫道:“小平绝不会的。”
慕容盈盈沉声道:“我想他也不会,而且很可能会跟我作对,因此我希望他躲开我远一点,我不愿意杀死他,但是我也不能容人阻碍我,两者冲突时,我只有杀死他了,凡是反对我的人必须翦除,慕容平也不能例外。”
说到这里时她的神色突然转厉,目中凶光逼射,使得胡大刚、柴小清和飞花等人,都慑然退后,不敢逼视。
被削断双手的造化老人这时在地下挣扎坐起,脸上浮现出一阵凄惨的笑容,嘶哑着喉咙叫道:“好!盈盈!你真行,王素素把你改造得真行!”
慕容盈盈沉声道:“王素素并没有改变我,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造化老人苦笑道:
“不错,天残地缺剑式虽邪,也无法在这么快就把人改变得这么彻底,你天生就是个凶邪的人,只能说是王素素选对了人……”
慕容盈盈神色一变,造化老人忙道:“你别生气,虽然你将我伤成残废,我却一点都不恨你,相反的还很高兴,我自己也是个邪人,因此别欣赏你的作为,我愿意尽我此我的余力,匡助你成事……”
慕容盈盈冷冷地道:“用不着,我自己的力量已经足够了!”
造化老人道:“可是我有控制住你剑式的绝招。”
慕容盈盈道:“等你死了以后,那一式就没有人会用了。” 造化老人道:
“不见得,那一招绝式是我从慕容平的母亲那儿学来的,我即使死了、那一招绝式仍然存在人间。”
慕容盈盈笑道:“没关系,她不会用来对付我的。”
造化老人道:“如果你杀死了慕容平,她就不会原谅你了!”
慕容盈盈道:“那可没有办法,只有到时候再说了!”
造化老人叫道:“不!有办法,我只要再经过一段时间研究,就可以想出化解那一招的方法。”
慕容盈盈道:“你双臂已残,又流了这么多的血,我怕你活不下去。”
造化老人道:“我以造化二字为名,自然有功参造化、起死回生之能,只要我还没有断气,我一定能救活自己。”
慕容盈盈道:“用什么方法呢?我怕你支持不了多久。” 造化老人道:
“我有药,一半外敷,一半内服,最多五六天,我就可以康复如初,那药是由飞花收藏的,你叫他拿去。”
飞花连忙道:“我不去,这个老头子早就该死了。”
慕容盈盈脸色一沉道:“你敢不去?” 飞花抗声道:
“你杀了我也没有用,你一个已经够可怕了,如果再有这老狐狸在后面给你出主意,大局益发不可收拾。”
慕容盈盈神色一沉,但又转为和缓道:
“老爷子,这小鬼太混帐了,不过他存心拿-,杀了他也无济于事,目前最要紧的还是救您的命,您把药方说出来,我叫人马上给您再配去。”
造化老人沉吟片刻道:“老夫一生所学从不轻易示人。”
慕容盈盈道:“说不说在你,反正我并不稀罕你活下去。”
造化老人没办法,只得道:“那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
慕容盈盈道:“告诉我没有用,我不会制药,还是要另外找人。”
造化老人轻叹道:
“临时制配是来不及的了,我还有一些存药,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而且就在这岛上,我把地方告诉你。”
慕容盈盈冷笑道:
“我没有那么傻,如果你在那个地方设下什么机关埋伏,我岂不是白白地送死,你别想叫我上当。”
造化老人急了道:“我怎么会害你呢?” 慕容盈盈道:
“我不敢相信你,而且我能断定你说的地方必然有问题。”
造化老人又沉吟片刻道:“盈盈!老夫是真的佩服你了,那个地方不但藏有各种稀世奇珍,而且还有老夫毕生所学的手抄本,我完全把它交给你了,你附耳过来,我不但告诉你地方,还告诉你如何安全到达那里。”
慕容盈盈这这才走到他身边。 造化老人低语一阵,然后道:
“这是个最大的机密,你善自运用,再加上这一身剑法,必然能独步天下,成为空前绝后的一世之杰。”
慕容盈盈道:“我怎么能知道你说的是真话呢?” 造化老人急了道:
“你可以派一个人去试试,不过这个人一定要靠得住。” 慕容盈盈一笑道:
“除了自己之外,别人没有能靠得住的,不过你能说出这句话,大概不会有假的了……”
造化老人急道:“那你就去吧,再迟误下去,等我的鲜血流尽……”
慕容盈盈笑道:“急什么?你的药能功参造化,难道不能起死回生?”
造化老人一愕,慕容盈盈又笑道:
“我实在是走不开,八大门派在这儿蠢然欲动,我一走开,岂不是给他们一个机会?”
造化老人道:
“八大门派一群伧夫,何足为患,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收拾他们,那一招绝式才是你的致命伤。”
慕容盈盈大笑道:
“你太夸大其词了,如果我真怕那一招绝式,怎么敢对你出手呢?难道我会冒生死之险来……”
造化老人一怔道:“你说什么?”
慕容盈盈笑道:“我对你那一招研究过了,觉得根本不足为虑。”
造化老人叫道:“胡说!那王素素怎么会被那一招杀死的?”
慕容盈盈道:“王素素是先受了危言恫吓,出手时疑惧不定,才落了下风,其实天残地缺两大式乃至杀之猛招,任何剑式都不足以当之,我实在没什么可担心的。”
造化老人叫道:“我不信!” 慕容盈盈道:“我可以用事实证明给你看。”
说完手腕一振,剑发如雨。
造化老人的身子被剑风斩得支离破碎,血肉四散,众人大惊失色,高猛失声道:“你这是干什么?”
慕容盈盈还剑归鞘笑道:“我叫他死得瞑目。”
高猛怔然问道:“你真有把握控制那一招?”
慕容盈盈笑道:“当然了,当金绿梅用那一招吓退王素素时,我已经看出其中的缺点了,不过我那时还没有得到天残地缺的真诀,所以没有多大的把握。”
高猛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王素素呢?”
慕容盈盈道:“为什么要告诉她?反正我也打算杀死她的,假别人的手除去她不是更省事?
至于这老头子我更不能容他留在世上,不过他的奇技异能倒是颇堪实用,我明白叫他交出来,他一定不肯,所以我先把他弄成重伤,等他自动说出秘密后,再下手结果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