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先是卷 纷飞 第13章 无游 潇然梦 小佚

2019年11月8日 - 文学小说

先是卷 纷飞 第13章 无游 潇然梦 小佚 。昏暗的灯火,在偌大的殿堂中摇曳生盼,映衬着房中央飞扬抖动的龙纹金帐。
一阵阵女子销魂夺魄的呻吟之声,从帐中断续传出,间中夹杂着男子略微粗重的喘息声。
一时间,满室的旎施春色,淫秽之气。
半晌之后,床铺停止了抖动,一双修长有力的手缓缓掀起帐子,冷淡庸懒的声音略略扬起:“小安子,送李妃回寝宫。”
“是。”一个长相稚嫩却略显清秀的太监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在罗帐前微一躬身淡淡地道,“娘娘请。”
纱帐微微抖动,探起一个甚是憔悴却仍不掩其天姿国色的臻首。只见她凤目含情,樱唇娇红,浑身仍因激情过后的余韵而颤抖不止,柳眉轻皱,腻声道:“皇上,妾身……”
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沾着晶莹汗珠,无丝毫留恋地拔身而起,任由蜂拥而上的宫女太监服侍他擦洗,穿起一身深紫色衣饰。
见床上妃子仍撒娇不肯离去,双目一寒,冷冷地扫了她一眼,饶是身边正用一根金丝绞绳束起他长发的太监也因着这温度,忍不住打了个抖。
李妃心中一颤,此时哪敢再造次,连忙在宫女太监伺候下穿起衣物,匆匆离去。
紫衣男子随意地挥了挥手,在一张雕龙大金椅上坐了下来,道:“宣成副将!”
自有一众宫女逐一将堂上的灯火点亮起来,一时间昏暗的殿堂立时明丽堂皇了不少。
不过片刻,一名太监领了个一身黑衣的高大男子进到内殿,朗声道:“皇上,成副将带到!”
“臣成忧,参见……皇上。吾皇……”成忧不知为何,自己每次只消是向那霸气天生的男人望上一眼,便支吾地连话都说不全了。
从看到的第一眼起,他便知道,那人是个天生的王者。根本不消言语、衣着来证明,是因为那浑然天成的气势,只一个眼神便能叫你甘心顺从。
“免了。”堂上的紫衣男子接过一杯茶,闲适地靠在椅背上,淡淡道,“尹国境内最近有何异动?”
成忧知他是在询问自己查到的情报,忙暗自敛神道:“朝堂之上依旧是老样子,大皇子和三皇子的党派之争日趋明显,近日对于汀国的策略,也是主战和主和两种争论。三皇子更是从三个月前便大开房门,广纳各类武林人士。”
“哦?”堂上的男子冷冷一笑,道,“那老家伙有什么反应?”
“尹王依旧是坐山观虎斗,并不参与两位王子间的斗争。”
“老狐狸倒确实沉得住气。”紫衣男子淡淡一笑。
“皇上……”成忧有些踟躇地回禀,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把那件看似无关紧要的事告知皇上。
紫衣男子眉毛略微一抬,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是。”成忧再不敢隐瞒,忙道,“一个月前,尹国境内出现了一个非常奇特的帮派。”
“帮派?”
“回皇上,说是帮派也不尽然,因为他们一帮中只有三个人,自称‘无游组’。”
“哦?无游组。”紫衣男子嘴角扯出一道动人的弧线,懒懒的声音中多了点兴味,“倒是个有趣的名,是怎样的三人?”
“提到这三人,不单是尹国,竟连我国南方边境的子民也无人不晓‘无游’之名。听说,这无游帮,本就是在三月前从我国境内开始兴起的。”
“但最奇怪的就是,包括我们的密探,没人能查出他们三人的身份,甚至连名字也至今未获。只知世人各给了他们一个称号。”
紫衣男子品了口茶,淡淡道:“说来听听。” “一为绝世神医。”
“绝世?”懒懒地嘲讽之声自上头响起,“这世上竟有当的起此称号的大夫。”
“回皇上,他的医术确实出神入化。但所谓绝世却并非指他的医术,而是长相。听见过他的百姓说,他的容颜俊美,举世无双,故称绝世。”
堂上之人不置可否,道:“那么第二个呢?” “二为冷情刀客。”
见堂上之人不问话,成忧继续答道:“这个刀客长相普通,但一身武功却诡异非凡,三个月中但凡有人挑战或参加擂台比武,无一人不是完败。”
“有人说……”成忧顿了顿才道,“他的刀法犹胜当年的步杀。”
紫衣男子眼中精光一闪,修长优美的手指在椅坐上轻轻敲击道:“继续说下去。”
“三为陋颜奇女。” 淡笑之声从紫衣男子喉中溢出,道:“这又是什么称呼?”
成忧却不敢笑,忙回道:“这第三个是位女子,听说容貌奇丑,却慧质兰心,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堪称一代才女。”(汗!这说的是谁呢,我怎么楞是没看出来?)
“成忧……”堂上之人忽然稍正了正身子,双目冷然一扫,道,“你说了这么多,不会是只为了跟朕讨论这三人的身份吧?”
成忧心头一紧,忙低头禀奏道:“回……回皇上,因为有人回报说,钥国蒙将军和秦谋士曾和那女子有过接触。期间似乎……还涉及到了……”
“玄武石。”
此话一出,紫衣男子庸懒不为所动的面色终于有了些变化,冷笑着以手支头,道:“四圣石要出世了吗?看来,天下也终于要热闹起来了。”
“成副将!” 成忧一惊忙应声抬头。
只见堂上之人已经瞬间恢复了懒散地姿势,道:“找人打听清楚他们身份,不惜任何代价。”
俊美的惊人的脸上,露出一抹邪佞嗜血的微笑,随即掩去,看的成忧一阵心惊。
“你该知道朕要什么吧?” “属下明白!”
尹国的皇都——盛京,是现今最为古老的七大古都之一。虽然尹国比不上祁国的富裕强大,游玩到盛京之人却不得不承认,这里的繁华,即使比之祁国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盛京最有名的除了皇城,自然当属“卧龙”一条街。
不论是在盛京土生土长的文人剑客,上京赶考的举子,亦或只是路过的游人,只要自认为是风雅之士、名流剑客,就必免不了会到此一游。
这里可谓是通天的捷径,无论是尹国还是祁国都会不时派出密探,看看是否有自己想要招揽的人才。这也使得有志青年们对这里愈加趋之若骛。
在这里,无论进哪一家店,就必得遵循店里的规矩,否则即便再多的钱也没人会来理会你,甚至会被人毫不留情地从后门轰出去。
所以不够分量之人,或闹事之人多半不会来这里自寻难堪。
所谓规矩,无非就是些文斗武斗,破关解题的关卡。
这些关卡,往往分为三关。第一关往往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却也并非少数人才可解。寻着下去,自是每升一关便难上数倍。至第三关,往往文斗便是千古绝对,武斗便是绝顶高手。
过第一关者,可按常价接受店内服务;过了第二关者,则可享受半价优惠;至于三关全过者,自是全部免费了。
只是,既为天下闻名的卧龙一条街,这里的每位掌柜小二俱是当代豪侠显者,或是隐姓埋名的奇人,断然不会是省油的灯。
是以,卧龙之名虽盛传百年,前仆后继希冀通三关的也不计其数,真正得偿所愿,名垂青史者却寥寥无几。
然而,几天前,卧龙一条街里所有的店竟于三日之内被挑了个遍,无一幸免。消息一传出,顿时震惊了尹国乃至天下的所有人。
无人知晓那三个在三日之内挑遍卧龙的人究竟是何身份。只听见过的人唏嘘,一个绝美,一个冷颜,一个奇丑。他们自称——
无游组! 望江楼是卧龙一条街中最豪华的客栈。
客栈四周围绕着一条弯曲的江流,人称望江。中央的楼台仿佛建在水中一般只余一座石桥与陆地相连。
说是客栈,其实并不尽然。在这里汇集了包括赌场、客栈、茶馆、妓院、书社等所有的娱乐项目,所以自然的,望江楼的“三关”也是卧龙一条街中最不可能通过的。
这日,望江楼中人声鼎沸,却不若平时那般各自在不同的场所找乐子,而是几十个人坐在楼中央的大厅里或是饮茶、或是进食,然都是议论纷纷。
一个年轻的锦衣少年忽然憋红了脸,提高声音道:“你们说的莫不是瞎吹?望江楼的三关如何轻易便能有人通过?”
“我们这些能坐在这里的人,都是何等人物,也是勉强才通过了第一关。岂会有人能一次过三关,还是三人一起闯过的?”
在望江楼的三关中有个古怪的规矩,闯关者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多人。只是人越多,闯关的几率却是越小。
“小伙子,你还真别不信。这两天在卧龙一条街乃至整个盛京这消息传的沸沸扬扬,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抿着口茶笑道。
“那你倒说说,闯关的情景如何?别是什么以讹传讹的事吧?”锦衣少年一脸不信地道,心里着实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老朽哪有那个福气见?听说那天的场面端的是精彩啊,若是能让我亲眼所见,也便不枉此生了。”
“没错。”一位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酒杯,脸上露出怀想、崇敬的神色道,“也确实是不枉此生了。”
听他的口气,周围原本各自议论或安静之人纷纷坐不住了,问道:“这位兄台,莫非那日你也在场?”
中年男子自豪的一笑,饮尽一杯酒道:“正是!”
锦衣少年一阵心急,忙催道:“那还不快讲讲?”
众人见他态度不善,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向那中年男子赔笑道;“我们都急盼知道那日的情景,只恨那日在场的人本就不多,最近几日又不知为何都不再露面……”
中年男子到是好脾气,向那少年一笑道:“你们别急,我自会讲来。”

中年男子到是好脾气,向那少年一笑道:“你们别急,我自会讲来。”
“那日我侥幸过了‘对联’的第一关,要了壶上好的龙井坐在厅里品尝,迎上那些被淘汰或是没胆进来之人羡慕、嫉妒的神光,心中难免有些得意。
正在这时,门外进来了三个人,瞬息间吸引了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原因在于,第一眼望去那三人的气质长相都太异于常人了。
为首的那个少年,不过二十不到年纪,实在太过美丽。我活了三十年有余,走南闯北,自认所见相貌俊美之人不计其数,只是将那所有人加在一起,却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大厅众人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暗自神往,后悔当日为何不在这里。
锦衣少年一脸不屑地冷叱道:“一个男人长的如此美丽有何用?岂不徒增女气。”
“小兄弟,这话你可说错了!”中年男子面容一肃,仿佛不忿有任何人侮辱那少年一般,道,“绝世神医的名号相信在座各位断不会没听到过。只消你真正见过他一面,就会知道他浑身不自觉散发的凛然正气和王者之威,如何能跟女气一词联系起来?”
众人都不觉面色一凛,齐齐点头,少年自也不敢再发话。
中年男子继续道:“随后的那男子,长相普通,面容冷俊。但一身筋骨和眼中若有若无的神光,让人人都知此人断不可小觑。最后进门的那个,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竟是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一张小脸上遍布着几条纵横的刀疤,饶是我们这些见惯场面的人,也不忍往那张脸上多瞧了几眼。只是她倒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一双灵动的大眼四处乱看。”
中年男子顿了顿目光扫过众人道:“说到这里,不,恐怕即使在下不说,在座的各位也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份了吧?”
那老者摸了把胡须,欣然道:“‘无游三人组’——绝世神医、冷情刀客和陋颜奇女,在这短短的三个月里,又有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锦衣少年眉头轻蹙忙问道:“这位老先生,在下因仰慕卧龙的威名,是几日前刚从汀国渡海而来的,对无游三人组并不熟悉,还望老先生不吝赐教。到底为何他们会如此出名?”
老者叹息了一阵,语气中满是敬佩:“听说,他们三人最早出现在祁国的昌平镇,一路走来,凡是他们所过之地:有闹饥荒的城镇,几日之内成为一个个繁华的地域;有闹瘟疫的村子,如今早已百废具兴,生机勃勃;有不良官吏,他们除之;有冤屈命案,他们随手破除;有擂台诗赛,他们轻易便夺魁……”
“如此少年豪杰,行的又是大大有利于天下苍生之事,当真是百世难得一求的人才!若我尹国能有幸得之相助,统一天下,当指日可待。”
老者一席话听的大厅众人一阵耸容,有心之人早已拟好了回报主上的腹稿。老者说完也惊觉自己这段话说的实是不该,忙转移话题道:“我们还是听听望江楼当日,那三人的风采吧。”
这么一说,大家都醒起冷落了那中年人,忙央他继续说。
中年人倒是不恼,微微一笑,继续道:“那少女一进厅堂,便大声叫道:‘小二,有什么特色菜吗?’声音倒是异常清脆悦耳。我当时,还没有想到,他们正是名动天下的‘无游三人组’,很多人恐怕都是如此。
小二从二楼一跃而下,道:‘姑娘三人要闯哪一关?’
‘闯哪一关?’那少女疑惑地道,‘我们是来吃东西的,为何要闯关?’
小二一楞,不曾想,到了卧龙的,竟还有人不知卧龙的规矩,不过倒也不恼不急的将规矩解释了一遍。
少女皱了皱眉,忍不住抱怨道:‘竟有这般麻烦的规矩?那闯过三关有什么好处吗?’
小二不由又是一楞,我们这些看客也忍不住在心里唏嘘,竟有如此不知自量之人。小二道:‘三关全过者,凭镶金玉配,终生都可在望江楼享受免费服务。’
‘此话当真?’少女眼睛闪闪发亮,忙回头道:‘祈然,我要闯关!’
那绝美的男子温和一笑,我们在坐的众人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我直到此时才发现他的眼睛竟是蓝色的。只听他无奈道:‘也就你花样最多。’
小二在旁听了半天,心里也不禁有些气恼,冷道:‘望江楼自卧龙街始建便已存在,百年来也有不少狂妄之徒自认为可以闯三关,真正实践之人,确是至尽仍不足十个。’
少女对小二的嘲讽丝毫不已为意,急切道:‘请问要如何闯关,我正饿的慌呢!’
下面众人皆是一阵哄笑,我也觉得这姑娘挺是天真好玩。
只是这想法,不久便被推翻了。
小二拿她没辙,只得道:‘你们是一个个闯还是三人共闯?’
少女奇道:‘这有分别吗?’
‘自然是有的。’一人声在二楼响起,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翩翩佳公子从二楼飘然而下,竟是‘诗书院’的掌柜,林谦。
只见他落地后便摇开手中折扇,动作洒然优雅,风流倜傥。唉,只是在那被称为绝世神医的少年面前,任何男子都不免失了些颜色。
‘如若是你们一人独闯,可以在对对子、诗词、歌赋、比武、赌博、兵法等关卡上任选其一,通过便可获得此项金玉。’
‘如若三人共闯,你们可自由选择三项或更多要比试的项目,闯的越多所获金玉自然也越多。但相对的,只要一人失败,其余两人即便获得金玉也必须被轰出卧龙街。’
‘原来如此。’少女恍然地点点头,笑道:‘那我们三人共闯吧,请问可以开始了吗?’
林公子眼中神光一闪道:‘姑娘真是好大的自信,那就请了!’”
‘望江楼的比试共分三层六个场所,分别为:武斗、对联、诗词、歌赋、赌博和兵法。每晋升一级便上一楼,只有通过在所有项目上都通过三关之人才可登上顶楼,观看这望江之水。只是我不得不提醒各位,这十几年来,还未有一个客人能登上这楼顶过。’
少女撇撇嘴道:‘你这掌柜忒也罗嗦,可以开始了吗?真饿……’
林公子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挥手道,‘布局!’ ‘请问三位选择哪些题目?’
‘武斗,对联、诗词、歌赋……’少女掰着如玉般晶莹的纤长手指一个个道。
‘冰依……’那绝美的男子忍不住打断她,头痛地揉了揉额头才道,‘这么多金玉你要来做什么?你不是很饿了吗?’
少女一楞,忙点头道:‘对啊,不能浪费那么多时间。就这四个吧!’
当时,大厅中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惊异万分,你们可有办法想象,竟有人会如此不把望江楼的三关放在眼里,仿佛破关多少只是与时间有关。
第一关第一场:武斗。
望江楼派出了意想不到的三人。我说出来你们恐怕也不陌生:蛟龙王元九州元帮主,三皇子手下的第三大幕僚武士印月和日月帮李木李长老。”
此话一出,饶是众人都做好了意想不到的准备,仍是被吓了一跳。这三人,哪一个亮出去不是在江湖上响当当的名号。且不说杀人如麻人称月影剑客的印月。元九州坐海沙帮的帮主之位近十年,称霸江北一代,无人能敌。李长老那也是日月帮的第二把交椅。
这样的高手,仅一人已是极难对付,如今竟以三人联手作为望江楼的第一关卡,端的吓人。
锦衣少年忍不住问道:“三位前辈竟输给了两个少年和一个姑娘?”
中年人虎目一深,缓缓摇头道:“不,他们是输给了一个人。”
众人又是倒吸一口冷气,齐声道:“冷情刀客!”
“那场比武的场景,饶是我身在现场,却也只觉恍惚。比试开始的锣声一响,我只觉那黑色人影一闪,他便如鬼魅般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片刻之后,待我缓过神来,只听‘叮当‘两声,他已经悄然退出了战局。对方三人身上并无明显伤害,只是除却印月其余两人的兵器竟都落在了身侧。
那黑衣男子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最后略有些欣赏的目光落在印月颤抖却仍握住兵器的手上,道:‘还要打吗?’
印月洒然一笑,道:‘不必了,冷情刀客果然名不虚传,我们远不是公子的对手。请三位去下一个比试场地吧。’
至此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三人竟是赫赫有名的无游组,大厅里一时多是议论不休。
连林谦也不禁动容。忙道:‘原来果真是无游三人,难怪有如此自信,刚刚在下为行试探,语气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见谅。’
‘没什么见不见谅的。’少女道:‘想不到无游这个名竟会流传如此!’
说完‘扑哧’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不知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倒是身边两个男子此时脸色并不太佳,有些尴尬。
少女拍了拍小手,道:‘夜真厉害,下面该轮到你这个绝世天才发挥了!’
神医少年又是番苦笑,无奈而宠腻的摸了摸少女的头。 第一关第二场:对联
此时,既已知道了他们的身份,我们自不会再怀疑他们的能力,只是望江楼的名声古已有之,绝非轻易能企及的。所以这场对绝当真是悬念重重。
跟着三人走进一屋,屋中已然贴了一上联,用刚劲的草书写就,悬挂于墙壁之上。上书: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神医少年微微一笑,取了砚上的狼毫笔,但手潇洒挥毫,下联瞬间成就。
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此联一出,周围忍不住一片喝彩声。
但最奇的却还不是少年对出的这联本身,而是下联的字体,竟跟上联分毫无差,仿佛本就是一人挥就的一般,端的是神乎奇迹。
少年绝美的脸上没有得意之色也没有谦虚之意,只是淡笑,当真是宠辱不惊,道:‘林公子,可算过关。’
‘请三位移驾下一个场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