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先是卷 纷飞 第14章 闯关 潇然梦 小佚

2019年11月8日 - 文学小说

中年男子到是好脾气,向那少年一笑道:“你们别急,我自会讲来。”
“那日我侥幸过了‘对联’的第一关,要了壶上好的龙井坐在厅里品尝,迎上那些被淘汰或是没胆进来之人羡慕、嫉妒的神光,心中难免有些得意。
正在这时,门外进来了三个人,瞬息间吸引了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原因在于,第一眼望去那三人的气质长相都太异于常人了。
为首的那个少年,不过二十不到年纪,实在太过美丽。我活了三十年有余,走南闯北,自认所见相貌俊美之人不计其数,只是将那所有人加在一起,却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大厅众人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暗自神往,后悔当日为何不在这里。
锦衣少年一脸不屑地冷叱道:“一个男人长的如此美丽有何用?岂不徒增女气。”
“小兄弟,这话你可说错了!”中年男子面容一肃,仿佛不忿有任何人侮辱那少年一般,道,“绝世神医的名号相信在座各位断不会没听到过。只消你真正见过他一面,就会知道他浑身不自觉散发的凛然正气和王者之威,如何能跟女气一词联系起来?”
众人都不觉面色一凛,齐齐点头,少年自也不敢再发话。
中年男子继续道:“随后的那男子,长相普通,面容冷俊。但一身筋骨和眼中若有若无的神光,让人人都知此人断不可小觑。最后进门的那个,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竟是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一张小脸上遍布着几条纵横的刀疤,饶是我们这些见惯场面的人,也不忍往那张脸上多瞧了几眼。只是她倒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一双灵动的大眼四处乱看。”
中年男子顿了顿目光扫过众人道:“说到这里,不,恐怕即使在下不说,在座的各位也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份了吧?”
那老者摸了把胡须,欣然道:“‘无游三人组’——绝世神医、冷情刀客和陋颜奇女,在这短短的三个月里,又有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锦衣少年眉头轻蹙忙问道:“这位老先生,在下因仰慕卧龙的威名,是几日前刚从汀国渡海而来的,对无游三人组并不熟悉,还望老先生不吝赐教。到底为何他们会如此出名?”
老者叹息了一阵,语气中满是敬佩:“听说,他们三人最早出现在祁国的昌平镇,一路走来,凡是他们所过之地:有闹饥荒的城镇,几日之内成为一个个繁华的地域;有闹瘟疫的村子,如今早已百废具兴,生机勃勃;有不良官吏,他们除之;有冤屈命案,他们随手破除;有擂台诗赛,他们轻易便夺魁……”
“如此少年豪杰,行的又是大大有利于天下苍生之事,当真是百世难得一求的人才!若我尹国能有幸得之相助,统一天下,当指日可待。”
老者一席话听的大厅众人一阵耸容,有心之人早已拟好了回报主上的腹稿。老者说完也惊觉自己这段话说的实是不该,忙转移话题道:“我们还是听听望江楼当日,那三人的风采吧。”
这么一说,大家都醒起冷落了那中年人,忙央他继续说。
中年人倒是不恼,微微一笑,继续道:“那少女一进厅堂,便大声叫道:‘小二,有什么特色菜吗?’声音倒是异常清脆悦耳。我当时,还没有想到,他们正是名动天下的‘无游三人组’,很多人恐怕都是如此。
小二从二楼一跃而下,道:‘姑娘三人要闯哪一关?’
‘闯哪一关?’那少女疑惑地道,‘我们是来吃东西的,为何要闯关?’
小二一楞,不曾想,到了卧龙的,竟还有人不知卧龙的规矩,不过倒也不恼不急的将规矩解释了一遍。
少女皱了皱眉,忍不住抱怨道:‘竟有这般麻烦的规矩?那闯过三关有什么好处吗?’
小二不由又是一楞,我们这些看客也忍不住在心里唏嘘,竟有如此不知自量之人。小二道:‘三关全过者,凭镶金玉配,终生都可在望江楼享受免费服务。’
‘此话当真?’少女眼睛闪闪发亮,忙回头道:‘祈然,我要闯关!’
那绝美的男子温和一笑,我们在坐的众人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我直到此时才发现他的眼睛竟是蓝色的。只听他无奈道:‘也就你花样最多。’
小二在旁听了半天,心里也不禁有些气恼,冷道:‘望江楼自卧龙街始建便已存在,百年来也有不少狂妄之徒自认为可以闯三关,真正实践之人,确是至尽仍不足十个。’
少女对小二的嘲讽丝毫不已为意,急切道:‘请问要如何闯关,我正饿的慌呢!’
下面众人皆是一阵哄笑,我也觉得这姑娘挺是天真好玩。
只是这想法,不久便被推翻了。
小二拿她没辙,只得道:‘你们是一个个闯还是三人共闯?’
少女奇道:‘这有分别吗?’
‘自然是有的。’一人声在二楼响起,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翩翩佳公子从二楼飘然而下,竟是‘诗书院’的掌柜,林谦。
只见他落地后便摇开手中折扇,动作洒然优雅,风流倜傥。唉,只是在那被称为绝世神医的少年面前,任何男子都不免失了些颜色。
‘如若是你们一人独闯,可以在对对子、诗词、歌赋、比武、赌博、兵法等关卡上任选其一,通过便可获得此项金玉。’
‘如若三人共闯,你们可自由选择三项或更多要比试的项目,闯的越多所获金玉自然也越多。但相对的,只要一人失败,其余两人即便获得金玉也必须被轰出卧龙街。’
‘原来如此。’少女恍然地点点头,笑道:‘那我们三人共闯吧,请问可以开始了吗?’
林公子眼中神光一闪道:‘姑娘真是好大的自信,那就请了!’”
‘望江楼的比试共分三层六个场所,分别为:武斗、对联、诗词、歌赋、赌博和兵法。每晋升一级便上一楼,只有通过在所有项目上都通过三关之人才可登上顶楼,观看这望江之水。只是我不得不提醒各位,这十几年来,还未有一个客人能登上这楼顶过。’
少女撇撇嘴道:‘你这掌柜忒也罗嗦,可以开始了吗?真饿……’
林公子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挥手道,‘布局!’ ‘请问三位选择哪些题目?’
‘武斗,对联、诗词、歌赋……’少女掰着如玉般晶莹的纤长手指一个个道。
‘冰依……’那绝美的男子忍不住打断她,头痛地揉了揉额头才道,‘这么多金玉你要来做什么?你不是很饿了吗?’
少女一楞,忙点头道:‘对啊,不能浪费那么多时间。就这四个吧!’
当时,大厅中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惊异万分,你们可有办法想象,竟有人会如此不把望江楼的三关放在眼里,仿佛破关多少只是与时间有关。
第一关第一场:武斗。
望江楼派出了意想不到的三人。我说出来你们恐怕也不陌生:蛟龙王元九州元帮主,三皇子手下的第三大幕僚武士印月和日月帮李木李长老。”
此话一出,饶是众人都做好了意想不到的准备,仍是被吓了一跳。这三人,哪一个亮出去不是在江湖上响当当的名号。且不说杀人如麻人称月影剑客的印月。元九州坐海沙帮的帮主之位近十年,称霸江北一代,无人能敌。李长老那也是日月帮的第二把交椅。
这样的高手,仅一人已是极难对付,如今竟以三人联手作为望江楼的第一关卡,端的吓人。
锦衣少年忍不住问道:“三位前辈竟输给了两个少年和一个姑娘?”
中年人虎目一深,缓缓摇头道:“不,他们是输给了一个人。”
众人又是倒吸一口冷气,齐声道:“冷情刀客!”
“那场比武的场景,饶是我身在现场,却也只觉恍惚。比试开始的锣声一响,我只觉那黑色人影一闪,他便如鬼魅般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片刻之后,待我缓过神来,只听‘叮当‘两声,他已经悄然退出了战局。对方三人身上并无明显伤害,只是除却印月其余两人的兵器竟都落在了身侧。
那黑衣男子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最后略有些欣赏的目光落在印月颤抖却仍握住兵器的手上,道:‘还要打吗?’
印月洒然一笑,道:‘不必了,冷情刀客果然名不虚传,我们远不是公子的对手。请三位去下一个比试场地吧。’
至此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三人竟是赫赫有名的无游组,大厅里一时多是议论不休。
连林谦也不禁动容。忙道:‘原来果真是无游三人,难怪有如此自信,刚刚在下为行试探,语气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见谅。’
‘没什么见不见谅的。’少女道:‘想不到无游这个名竟会流传如此!’
说完‘扑哧’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不知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倒是身边两个男子此时脸色并不太佳,有些尴尬。
少女拍了拍小手,道:‘夜真厉害,下面该轮到你这个绝世天才发挥了!’
神医少年又是番苦笑,无奈而宠腻的摸了摸少女的头。 第一关第二场:对联
此时,既已知道了他们的身份,我们自不会再怀疑他们的能力,只是望江楼的名声古已有之,绝非轻易能企及的。所以这场对绝当真是悬念重重。
跟着三人走进一屋,屋中已然贴了一上联,用刚劲的草书写就,悬挂于墙壁之上。上书: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神医少年微微一笑,取了砚上的狼毫笔,但手潇洒挥毫,下联瞬间成就。
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此联一出,周围忍不住一片喝彩声。
但最奇的却还不是少年对出的这联本身,而是下联的字体,竟跟上联分毫无差,仿佛本就是一人挥就的一般,端的是神乎奇迹。
少年绝美的脸上没有得意之色也没有谦虚之意,只是淡笑,当真是宠辱不惊,道:‘林公子,可算过关。’
‘请三位移驾下一个场地。’”

“第一关第三场:诗词
进到一个雅致的书房,这里很多人都不陌生,因为在望江楼的很多人都是通过了这一关和对联那关才进来的。此关主持者,正是林公子。
只见他摇了折扇,望着窗外的江流道:‘我们两人都以‘春’为题,吟诗一首,由在场众人做评断,公子以为如何?’
此言一出,大家都惊讶莫名,因为今日望江楼的第一关,从刚刚比武、对联到如今的对诗都比平日的题目要难上不止一倍。
尤其这诗词一关,原本只要应景而做即可,此次竟变成对吟。林谦公子是卧龙这里有名的才子,与他争峰,实是难上加难。
神医少年笑笑,道:‘莫问我,这关由她过。’说完指了指身边的少女。
少女一楞,惊疑道:‘有你这免费的天才在不用,为何要我?’
少年耸耸肩,无所谓道:‘你若不愿意我们便被轰出这里罢了。’
少女气急,却又无法可想,只得瞪了他一眼,恨恨道:‘林公子,请先开始!’
林公子显然也有些愣怔和不信,却马上恢复从容,折扇一摇,轻晃了晃,脸上已然露出了微笑,众人皆知他成竹在胸。
只听他吟道: 携竹邀松聚草台, 焚香煮酒待春回。 东风未倒梅先醉,
半掩酡颜卧雪堆。”
此诗一出,众人皆情不自禁地鼓掌,暗衬:以老梅唤春,林公子果是不负才子之名,若是那神医也就算了。那姑娘一个小小女子,又如何有好诗才能与之抗衡呢?
中年男子仿佛听到了他们的心声,笑笑道:“也不怪你们轻视那女子,我原也在想,那少女言行举止怎的也不象一个满腹才学之人,心中暗叫不好:莫不是要输。
然而少女略一思索,展开个笑颜。那清亮悦耳的声音一响起,我便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胜日寻芳泗水滨, 无边光景一时新。 等闲识得东风面, 万紫千红总是春。”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锦衣少年喃喃重复,忽的拍案而起道,“好诗!绝代的好诗啊!想不到她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奇女子。”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道:“否则又怎会称她为陋颜奇女呢?但有句话你却说错了。此诗远还称不上绝代,你待我慢慢说下去便会明白了。”
锦衣少年脸涨的通红,欲待争辩,却被人劝住。
中年男子但笑笑,继续道:“到了第一关最后一个比试会场时,已经没有人再怀疑他们三人的才华了,连林公子此时也是一副失魂落魄,想着那少女的诗。
歌赋的比试与前三场都有些不同,他没有特殊的要求,只消能用声乐歌词打动每一关的把关者,出来相见即可。
林公子只说了句:‘此关由江南第一名妓苏婉柔主持。’
大家可以想象,此言一出,有多少人心怀向往。在场众人无不怦然心动。
平生若能得见‘南苏北马’是多少公子歌一生都无法得尝的心愿。
少女凑近那少年神医轻笑道:‘江南第一名妓耶!你不想见见吗?’
少年无奈,点了点她的鼻尖,笑道:‘是你自己想见吧?非得赖在我身上。’
少女尴尬一笑,道:‘老规矩?’
少年温笑着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一枝碧绿通透的玉箫。
众人恍然,原来这一关是由少年神医来应对。但很快,我们便知自己又错了。
一阵悠扬的箫声倏忽间响起,那种感觉仿佛他是从心底里忽然冒起的一般。乐声时而低沉哀婉,仿佛温柔女子的低诉;时而又喷薄满布生机,仿佛破茧重生的蝴蝶。我的心被层层托起,又轻柔的放下,脑中忽然印过许多亲人的面孔,竟忍不住的感怀眷恋。
正当我们都沉浸在那箫声中无法自拔时,少女的歌声随着节奏响起: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一曲罢,众人犹在梦中,却只听珠帘沙响,一个仪态万方,国色天香的女子已从内室走了出来。
只见她满脸泪痕,却丝毫不减其姿容,反更添我见尤怜的哀婉。
她却不多说话,只快步到那少女面前一把握住她的手急切道:‘这是何人所做的曲子?曲目为何?’
少女楞楞地看着她,半晌才回过神来道:‘这首曲子叫一剪梅,是一女子思念其出门在外的丈夫时,为抒别愁所写的。’
苏姑娘仿似没看见身边的任何人,神情时而悲伤,时而甜蜜,被泪水洗净的眼睛仿佛述说着无尽的心事。许久才叹了口气道:
‘你们过关了,还请上三楼。’
少女仍未缓过神来,无意识地点了点头,反握住她的手,轻柔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苏姑娘猛然抬头,眼中满是泪水和难以置信的色彩,半晌才说出一句道:‘多谢。’
少女沉吟了半晌,忽然脸色一变,道:‘你刚刚说我们上三楼?为何?不是还有第二关没过吗?’
苏姑娘带泪的脸,也忍不住倾城一笑,颠倒了无数看客,道:‘你们刚刚已经通过了第二关的所有测试,还不快上去。’
众人此时才恍然,为何他们面临的第一关难度如此之大。原来林公子早在猜测他们是否无游三人,是以直接将第二关的比试换到一楼。”
中年男子说到此处不由停了下来,众人兀自都在沉思中,并不催促。
这也是为什么,事情发生都已经这么多天了,仍是未有几个当场经历过的人肯出来相述。只因当日那几场比试给他们的震撼实在太大了,人人都需要长长一段时间去思索那日的每个场景。
喝光了一壶酒,中年人又要了一壶,众人也终于缓过神来,催促他继续讲下去。
中年男子却在心中苦笑:真正震惊,无法用语言描绘的还在后头呢。
“苏姑娘仿佛此时才醒起旁边仍有人,视线落到少年神医身上也是楞了半晌回不过神。
少年似毫不在意,露出温和的微笑道:‘有劳苏姑娘了。’
苏姑娘这才尴尬一笑,微一躬身道:‘三位请。’
原本依据望江楼的规矩,我们这些人是决计没资格上三楼的,但今日我们在场众人谁也顾不了些许规矩了。我们都很清楚,在场的谁若是错过了这场比斗,必将后悔一辈子。
望江楼的掌柜恐怕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便没有留难,我们这一群人便浩浩荡荡跟着到了三楼。
从前我一直觉得望江楼的布置典雅、高贵,莫说寻常店家没法相比,就是这世上恐也没法找到几家能与它相提并论的了。
可是上到三楼,才知自己平日所见有多浅薄。我从不知道,同样一个大厅,几间雅房、几个武场,只是上下两个楼层之差就可以给人天堂与人间的差别。
在场的众人除了苏婉柔姑娘,也俱是与我一般从未踏足过三楼的,此时震惊、艳羡、钦叹怎样失神的表现都有。
倒是那三人,一个依旧淡笑,一个依旧冷眼,一个依旧兴致昂然的四处打量。
少女环视了一周,咋舌道:‘竟都是用黄金分割的比例,恁的厉害!’
‘冰依,何谓黄金分割?’少年神医奇怪地低头问道。
‘这个……’少女柳眉一皱,颇有些无奈道,‘很难解释啦!你当我没说好了。’
一片无语。
苏姑娘对着三人略一躬身道:‘第三关的关卡顺序与前两关不同,并非能由诸位自行选择的。婉柔的引导也只能到此为止,接下来也只有旁观的权利。’
神医少年笑笑,问道,‘姑娘是否意示我们要先另寻引导之人?’
苏姑娘怔了怔随即笑道:‘绝世神医确实不负才名。’
随即纤纤玉指点了点前方一个雅房,继续道:‘此间名为风月阁,在此阁内室隐了位高人。此人之名连婉柔和林公子也从未得知。’
说着转头望了眼随众人而上的林谦,林公子点了点头,以示确实如此。
‘你们若想闯出第三关,必须先用房中任何一件乐器,奏乐,打动了他。方能由他带你们去下一场比试之地。’
‘还请三位不要嫌婉柔罗嗦,那位高人婉柔虽从所未见过,却得以在每天晚上聆听他的琴声。那琴声,我只能说余音绕梁、惊心动魄,比之公子的箫声有过之而无不及。’
闻得此言,少年神医脸上竟不见丝毫异色,仍是淡笑道:‘多谢姑娘提醒。’
走进风月阁,首先入目的却不是他诡异的布置,而是满屋满室的乐器,什么鼓、瑟、琴、筝……凡是你能想到的,这里都能见到。
苏姑娘道:‘这里有不少稀世之品,还请公子慎重选择。’
少年却是洒然一笑,随手拿起身边一架毫不起眼的瑶琴,道:‘就这把吧。’
苏姑娘和林公子均是眼睛一亮,齐声道:‘公子端的好眼光!’
少年这次倒是楞了下,低头细看了那把瑶琴一眼,不由苦笑道:‘竟是鼎鼎大名的‘凤尾寒’,真是一大笑话。算了,请问我可以开始了吗?’
神医少年姿态潇洒地席地而坐,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拨弄了两下,琴身中跳脱出几个悦耳的音符,他一笑道:‘果然好琴。’
随即眼中精光一闪,双手抚上,琴音竟在一瞬间迸发而出,震得我心中一片酥麻,却又是说不出的舒服。
还未等我回神,琴声已经缓了过来。琴声平和有力,时而高亢昂扬仿如在九天之外,时而又低叙浅吟犹如沉潜渊海,就象一个世界芸芸众生的旁观者在平缓地叙述这个世间中难以逃避地悲欢离合。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然既为生就必须为生而努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