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致命的温存

2019年11月7日 - 文学小说

CAROL的校友钱波请她吃了一次饭,算是尽地主之谊。她从国内给他带了一些茶叶和真丝围巾,听说这边比较喜欢这些东西。
到了钱波家,她就明白为什么钱波虽然是校友,却没有去接机了。钱波已经有一个女朋友,叫丁爱琪,学经济的,两人已经同居了。他肯定不会早上三点从女友温暖的肉体旁离开,跑到100英里外的机场去接她了。这个推理好像从反面证明JASON是没有女朋友的,使她有点开心。
她把带来的礼物拿出来给钱波,爱琪接过去,看了看,有点呲之以鼻地说:“也不知道国内是从哪里得到的信息,总以为我们在美国会喜欢这些东西,”说着,把礼物塞回她手里,“你拿着吧,我们用不着。”
CAROL觉得很尴尬,把礼物拿回来也不好,不拿回来也不好。还是另一个来做客的人打了个圆场,对爱琪说:“收下吧,别人一片心意,你自己不用,拿去送美国人也挺好的,很多老美都喜欢这些东西。”爱琪听了,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CAROL很感激这个解围的人,就跟她攀谈起来。原来她叫孙惠伦,是爱琪的同学,应该有三十多岁了,有一个五岁的儿子,正在屋子里跑来跑去,使她不时地得交待他:“多多,别瞎跑,看跑出汗来,感冒了又会喘的。”
一个“喘”字好像就能镇住那小孩,多多不乱跑了。不过小孩子记不长,他老实一会,又跑起来了。孙惠伦只好一边跟CAROL说话,一边去抓儿子,让他安静一会。
CAROL见她比自己大不少,不知道该怎么叫她。孙惠伦说:“瞎起了个英文名,叫SALLY,凑合着叫吧。”
SALLY见CAROL是新生,马上向她推荐起自己准备租出去的一间房子来,说她住的是学校的MARRIEDHOUSING,是两居室的,只有带小孩的人才能住。她跟儿子住了那间大的,还有间小的,想租给别人,因为她离了婚,前夫在国内,付的抚养费很少,她一个人的奖学金不多,房租就用了一半,想找个人SHARE一下。再说她儿子还小,只能跟她住在一起,那间小房就完全空着。
CAROL看着多多,心想,孩子这样跑来跑去,跟她住一起还怎么学习?于是说:“我已经找到了住处,而且签了半年的合同,现在没法搬出去。”
“那你帮我在你们新生中打听一下,看有没有人感兴趣。”SALLY说,“学校的房子虽然不算太新,但房租比较便宜,电话电视宽带上网都包在房租里面了,比你们住在外面合算。”
CAROL答应帮她问问其他新生,又关切地问:“你一个人带个孩子,还要读博士,一定挺累的吧?”
“累倒还好,因为多多白天都在学校。就是怕他生病,他有个哮喘的毛病,喘起来就很严重,常常是半夜三更得送医院,我又不会开车,幸亏隔壁的JASON是我老乡,肯帮忙,经常是深更半夜把他叫起来往医院跑。”
CAROL一楞,问:“JASON住在你隔壁?哪个JASON?中文名是不是叫江成?”
“是呀,你认识他?”
“是他把我从机场接回来的。”CAROL急忙对SALLY说,“你说的出租房子的事,先别租给别人了,我回去跟我二房东谈谈,看能不能把我的房退了,如果能,就搬你那边去。”
SALLY高兴地说:“好啊,我给你留着。很多人都怕小孩吵,其实我们多多一点不吵。我也挺注意的,不让他吵。你要是搬我那去,我还可以教你做饭,帮你做饭。”
正谈着,钱波走过来跟CAROL说话,没说两句,爱琪就把他叫去切西瓜去了。CAROL觉得爱琪在防范她,一见到钱波过来跟她说话,就插进来,把钱波叫去干这干那。可能是女生的天性,自己喜欢一个男生,就觉得普天下女生都会喜欢这个男生,都在觊觎她的宝贝。CAROL心想,钱波算什么?虽然个子高大,但相貌平平,头发又THIN,而且已经有了发胖的趋势,还值得这样提防我?
她突然想到,如果JASON是我男朋友,我会不会这样防范别的女孩?他会不会象接我那样去接别的女孩?她觉得他会,因为他好像就是那样的人,活雷锋。她很俏皮地在心里说,可人家雷锋矮呀,眼睛小呀,人不帅呀,人家怎么帮人也就帮成个标兵模范什么的,不会帮出一个暗恋的来呀。你JASON没那个QUALIFICATION,凭什么也要做活雷锋呢?你又帅又殷勤地帮一个女孩,她能不动情吗?你哪里是在帮人?你简直是在制造动乱。
她想,如果他是我的男朋友,我要跟他约法三章,不准他去机场接女孩,只能接男的,但是现在男人跟男人交往也不安全呢,搞不好成了同性恋。那就干脆不准他去机场接人,要接也得我坐在旁边。然后她乐滋滋地想,这好像进一步从反面证明他没女朋友,不然那天去接机的就不止他一人了。
第二天,她拿出他那件茄克,想把它洗一下。她用这茄克的时候算是在生病的,不洗一下就还他不大好。就一件衣服,不值得用洗衣机,她就手洗了一下,先挂在洗澡间的莲蓬头上,过了一会,水滴干了,就拿到外面阳台上挂了起来。
下午,房东TURNER先生下班回来,看见了挂在阳台上的衣服,就来敲她的门,问那衣服是不是她挂在那里的。
她点点头,不知道洗件衣服怎么会劳烦房东大人光临寒舍。
TURNER先生很有礼貌地告诉她,衣服应该用烘干机烘干,而不要挂在阳台上,因为那会影响COMMUNITY的风貌。CAROL听得似懂非懂,但大致知道是不应该在阳台上挂衣服。她很尴尬,红着脸说她记住了,以后不会再挂了,心里有点怪冯超,怎么也不告诉我一下呢?
临走之前,TURNER先生见她面红耳赤、无地自容的样子,想缓和一下气氛,便说,我也有一件这样的衣服,是我儿子学校发给优等生家长的奖励,我初一看,还以为是我那件呢。他指着CMS三个字,告诉她这是COLLINSMIDDLESCHOLL的起首字母,他儿子以前就在这个中学读书,不过现在已经上高中了。
CAROL觉得手脚发凉,她指着衣服上那行字,小声问:Whatdoesthismean?
TURNER先生解释了一下,她终于明白了那行字的意思,没什么幽默在里面,最平直的一句话:“我的孩子评上全校优等生了”,直译就是“我的孩子上了校长的光荣榜了”。
她追问:“Onlyparentswears——wear——thiskindofjacket——jackets?
“Notallparents,”TURNER先生骄傲地说,“onlythosewhosekidsmadetotheprincipal-shonorroll.”
她愣在那里,不记得TURNER先生还说了些什么,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了,她只看见那行字,仿佛变得越来越大,触目惊心:
Mybabymadetotheprincipal-shonorroll.CMS
这么说JASON是有孩子的,而且已经上中学了。难怪他那么懂得女生心理,过来人嘛。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看上去不象一个孩子上中学的人哪。不错,有些男人看上去很年轻,但一个上中学的孩子,怎么也得有十几岁了吧?那他多大?四十了?她回想他的外貌,觉得很难说,也许他真的有四十了,如果光看他的眼睛,你说他有四十也可以。
她又想起他是SALLY的邻居,住在MARRIEDHOUSING,那是带孩子的学生才能住的。当时听到这个没注意,因为住在MARRIEDHOURSING不等于就MARRIED了。如果她搬进SALLY的APT,那她不也住在MARRIEDHOUSING吗?
但是有了这件茄克,事情就很清楚了,他是MARRIED了的,而且有孩子,所以他那天一个人上楼去拿东西,而没有请她也上去。
她很生气,他怎么能这样呢?隐瞒这么重要的实情,结婚戒指也没戴一个,这不是骗人吗?应该制订一条法律,硬性规定所有结了婚的男人在他们的衣服上佩戴一个M字母,或者叫他们在胸前挂一个牌子,上书“已婚”,最好是在他们脸上刻一个大大的“有妇之夫”,让所有傻呼呼的女孩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不AVAILABLE的。
想了一会,又觉得他没错误,他没隐瞒什么,这件衣服就放在车里,他还拿来给她盖在身上,就说明他没想隐瞒。她不可能一见他就问他结婚没有,他也不可能一上来就吆喝“我是结了婚的”。是她自己,把未婚当成了DEFAULT,不问青红皂白就一头栽了进去。
她觉得这事非得问问他本人不可,不然死也不愿相信他是结了婚而且有个上中学的孩子的人。但她不知道怎么问他,想了半天,想出一个点子。她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你的茄克还在我这里,你什么时候来拿?是你的,还是别人的?如果是你的,放一放没什么,如果是别人的,是不是要尽快还给别人?
JASON在电话里“噢”了一声,说:“没事,是我的茄克,先放你那里吧,用不着专门跑一趟,等什么时候我有事过来时,再来拿。”
CAROL怏怏地挂了电话,没希望了,茄克是他的,他自己已经亲口承认了。

搬到R栋后,有好些天,CAROL都没有看到JASON进出206,她忍不住问了一下SALLY,SALLY说JASON到南边的一个大学去办事了,他跟那边有个合作项目,还在附近的大学里有一两个INTERVIEW,好像还有一个CONFERENCE,可能要到二十号左右才回来。
二十号正好是个星期天,她没去学校,守在家里等JASON回来。一直等到下午,还没见JASON回来,正在烦闷,静秋打了个电话过来,她问是不是找SALLY。
静秋说:“正好是找你。我们SARA下星期天过生日,她星期五晚上请小朋友来我家玩,我星期六晚上在CHINASTAR请几个朋友吃饭,SALLY和多多两个聚会都会参加,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参加,参加两个或者一个都可以。”
CAROL想到JASON跟静秋和SARA的关系好像非同一般,如果SARA过生日,他不可能不去,于是马上说:“我参加星期六那个吧。”
“好,那我叫JASON到时候用车带你和SALLY他们去,他知道地方。”
那一个星期,她都在焦急地盼望着星期六的到来。一个有JASON参加的聚会!她仔细挑选着赴宴的衣服,挑来挑去,都觉得不合适,想跑到MALL里去买一套,又不好意思叫冯超开车送她去。虽然冯超说了以后用车就找他,有两次她也的确是叫他带她去WAL-MART买东西,但这次买衣服是为了穿给JASON看,怎么好叫冯超出车呢?
刚好SALLY说她也想到MALL里去一下,给SARA买点生日礼物,SALLY说我们可以坐CITYBUS去,一小时一趟,这边要走一点路才到车站,但就我们两个大人,没问题。于是两个人抽了一个没课的下午,一起坐CITYBUS到MALL里去。
在MALL里逛了半天,只买了给SARA的礼物,但CAROL什么衣服也没买到,不是价钱太贵,就是样式不好,她发现美国这边的衣服还不如国内的时髦。SALLY手很紧,稍微贵一点的衣服就劝CAROL别买了,说这种衣服上课又不能穿,买了只能压箱底,算了吧,搞得CAROL也不好再坚持。
不过这一趟还是有收获的,就是听SALLY讲了不少有关JASON的事。SALLY跟JASON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乡,因为她家是在JASON读研究生时所在的J市,而不是他出生的K市。SALLY说静秋跟JASON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乡,他们两家一直是邻居,后来两家先后移民加拿大,在那边又成了邻居。
静秋比JASON大17岁,她上高中的时候,JASON才出生。静秋跟JASON的妈妈关系很好,所以JASON小的时候,静秋抱了他很多,算得上是看着他长大的。静秋有一次开JASON玩笑,说你小时候我不知帮你擦过多少次屁股,说得JASON恨不得钻到地下去,只好苦笑着说:“难怪老话说‘做官莫从家门过’,家门前站的尽是你们这些揭老底的人。”
静秋叫JASON别不好意思,然后就揭了她自己一个老底,说她自己也有丢人现眼的时候。有一次,静秋带着四、五岁的JASON到河边去放纸船玩,走到路上,静秋要上厕所了,但又没带手纸,只好把JASON的纸船拆了两个当手纸了。后来不管去哪里,小JASON都记得为静秋带几张手纸。你看他从小就很懂得殷勤女人吧?
静秋没下过农村,18岁就顶职当上了小学教师。JASON四、五岁的时候,她就经常带他到她学校玩,有时她要上课,就把他放在自己的教室里,坐在最前排。
JASON从小就喜欢上学,他小小年纪,坐在教室里,可以老老实实地一坐一节课,不吵不闹。那时候,静秋教小学一年纪,有一次上课的时候,她提了一个问题,学生都答不上来,但JASON举起了小手。静秋以为他在模仿别人举手,就没理他,结果他一直举着手,一直到静秋叫他起来答问题。小家伙答得头头是道,把静秋乐得合不拢嘴,回去后就跟JASON的父母建议让他跟班上课。父母虽然觉得上学太早对孩子不好,但JASON自己愿意上学,就答应了,于是静秋的班上就多了一个在籍学生。
后来静秋又调到一个中学,然后调到高中,再然后到一个师专进修了两年,就考上了L大的英语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做了教师。很巧的是,JASON也考进了L大的英语专业念本科,静秋又成了他的老师。那时静秋已经结了婚,有了SARA,刚好JASON比SARA也大17岁,他抱过SARA很多,算得上是看着她长大的。
CAROL听SALLY讲这些,心里头却想着自己曾经把JASON和静秋当成夫妻,忍不住地好笑。SALLY问她笑什么,她如实说:“我以前以为静秋是JASON的妻子。”
SALLY也忍不住笑:“你那是什么眼睛?静秋比他大那么多,你看不出来?如果在旧社会,静秋都可以做他妈妈了。”然后又说,“可能是因为JASON对孩子都很好,容易被别人当成孩子的父亲。我们家多多也挺喜欢他的,有时他带多多在外面玩,别人都以为他是多多的父亲。”
CAROL想,JASON以后有了孩子,那孩子一定很幸福,他肯定是个好父亲,他对别人的孩子都这么好,更何况他自己的孩子?
SALLY说:“谁要是嫁了JASON这样的丈夫,那就享福了,他不光人长得帅,难得的是心眼又好,又能干,你不知道,他菜做得可好呢。”
“我知道,我吃过他做的鱼。那他有没有女朋友?” “就我所知是没有的。”
“他这么好,怎么会找不到女朋友呢?”
SALLY沉默了一会,叹口气说:“哎,他吧,并不是找不到女朋友,愿意嫁他的女孩是很多的,但他总是——,说实话,我挺为他着急的。一个男生,老这样一个人过,不是个事,迟早得憋出毛病来。”
“他是不是——呃——GAY?”
“你说同性恋?”SALLY笑起来,“现在只要是没女朋友的,都逃不脱这个帽子。他肯定不是GAY,以前在中国的时候,他有过女朋友的,就是后来——受了点打击,就变成这样了,好像根本打不起精神来找女朋友一样。”
CAROL好奇地问:“受了什么打击?被他女朋友甩了?”
SALLY支支吾吾地不肯说了:“这个,我真不好说了,反正是件不愉快的事。”
星期六晚上六点左右,JASON开车把SALLY、多多和CAROL一起载到CHINASTAR,是个以自助餐为主的中餐馆,有几间包间可以唱卡拉OK,静秋包了一间。除了CAROL认识的这几个人外,静秋还请了几个CAROL不认识的人,席间大家互相介绍了一下,CAROL让大家叫她英文名,因为她觉得她中文名太不象女孩名了。
她感觉只有她一个人是新人,其他的人彼此之间都很熟,可能经常在一起聚会。她只对女客感兴趣,而且只对没结婚没男朋友的女客感兴趣,因为她们每一个人都象是JASON的女朋友,或者说都有可能成为JASON的女朋友,就都是她的潜在的竞争者。
那三个没结婚的女客一个叫艾米,一个叫方兴,另一个叫唐小琳。唐小琳带着男朋友,CAROL就懒得注意她了,只注意另外两个。艾米和方兴两个人似乎都跟JASON很熟,三句话不对就要拧JASON的耳朵,所以JASON席间一直都在躲避被拧耳朵的命运。
大家互相认识了一下,就自己拿盘子取食物去了。拿了食物回到包间,愿意唱卡拉OK的就自行上去唱两句,不唱的就埋头苦干。唱了一会,大家就发现那卡拉OK机还能自动给唱歌的人打分,不过打分的方式好像是谁的声音越大,分数就越高,把大家乐得不行,一个个上去大吼大叫一番。一个人吼分数不够,就两个人一起吼。
CAROL一直在暗暗观察JASON,就像没看见过他吃饭似的。有时他抬起头,就会发现她在看他,他会对她微笑一下,问她要不要加点饮料或者去拿点什么,她盯他被他发现,觉得很不好意思,赶快埋下头去吃自己盘子里的东西。
她看得出来,这个艾米和方兴都挺喜欢JASON,说是拧耳朵,其实就是想亲近一下JASON,在他身上挨一下,擦一下。JASON的表现还令她满意,因为他老是躲她们,有时躲得连盘子里的东西都撒掉到地上去了。
她觉得这场面很好玩,跟男的调戏女的不同。男人调戏女孩,她看了会很生气,但看到两个女孩大胆地逗弄一个男生,而那个被逗的男生又老是躲避,就看得她很开心。看来真是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的可以吃女的豆腐,女的也可以吃男的豆腐。所以男女肌肤相接,谁吃亏谁不吃亏,完全是看当事人怎么想。她看JASON象个小姑娘一样四处躲避那两个女色狼,觉得他很可爱。
这两个女孩都长得不错,艾米比较瘦高一些,象大都市来的女孩。方兴个子小一点,有点象江南美女小丽。不知道她们认识JASON多久了,有没有男朋友,也不知道JASON对她们两个中的哪一个更感兴趣。
她实在看不出JASON究竟喜欢谁。他很殷勤地帮艾米和方兴拿螃蟹腿,因为螃蟹腿很走俏,一端出来就被抢光了,刚好JAOSN去拿菜的时候碰到餐馆的人在上螃蟹腿,他自己不吃,但帮她们两个拿了很多。他也帮CAROL加饮料什么的,见她喜欢吃一种双色蛋糕的巧克力那一边,就拿几块来,用刀切下黄色的那边,把巧克力的一边给她。他对几个小孩子他也时常照顾着,不停地为多多剥虾。她想,他可能就是这样的人,献殷勤是他的天性,不是他表达爱情的一种方式。
这样的聚会很容易把真正的主角给忽视了,因为全是大人,只有SARA和多多两个小孩,两个人年龄相差又很远,玩不到一起。大人们都在你讲我说,没注意到SARA吃了一点,就跑到一边去了。CAROL看见JASON走到SARA身边去,跟她说话,可能怕冷落了SARA,然后他叫大家安静一下,说我们欢迎小寿星唱个歌好不好?
大家都鼓掌欢迎,SARA也不推辞,但把点歌本拿过来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她想唱的歌,她要唱AVRILLAVIGNE的歌,或者HILLARYDUFF的歌,但中餐馆的点歌本上哪里会有那样的歌?SARA扔了点歌本,嚷嚷着:“Thisplacesucks.JASONsucks.”
JASON连声笑着问:“嗨,嗨,怎么把我也牵扯进去了?我又不是餐馆的老板。”
SARA指着他说:“Whotoldyoutoshaveyourself?Nowyoudon-tlooklikeJ.D.anymore.Idon-twantyoutowaitformetogrowupnow.”
艾米带头大笑起来,CAROL没听明白,只好问身边的唐小琳。唐小琳边笑边告诉她说:“SARA说JASON刮了胡子,不象J.D.了,她不要他等她长大了,就是说不要他做她男朋友了。”
“J.D.是谁?”她好奇地问。
“你连J.D.都不知道?”唐小琳惊讶地说,“就是JohnnyDepp呀,是个moviestar,我的偶像,JASON很像他,有些照片可以到以假乱真的地步。有一次,我做了一个J.D.的网页,把JASON的照片混在当中,放到网页上,过了一段时间,有好些个J.D.的粉丝都把JASON的照片当J.D.的放到他们网页上去了。现在我就是告诉他们那不是J.D.,他们都不会相信了。嘿嘿,不愧是学大众传媒的吧?想让谬误流传就能让谬误流传。”
她想起好像楚天也开玩笑说过,“长得帅不帅我不知道,就是老有人说我长得象JohnnyDepp。”于是她对唐小琳说:“我知道一个人,别人也说他长得象JohnnyDepp。”
唐小琳笑着说:“那不奇怪,因为JohnnyDepp被称为千面人,他的扮相各种各样。你说的那个人,要看他象JohnnyDepp的哪个扮相。JASON像J.D.在NinthGate里面的扮相,你那个朋友说不定是像他在PiratesoftheCaribbean里面的扮相。哈哈,那就完全不同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