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沉重的温润,在线阅读

2019年11月7日 - 文学小说

深夜,汽车在声中驶进C城。空旷的小城静谧而安宁,街道两边的商店都关着门但亮着灯。汽车开上一条林荫道,两旁有一盏盏圆形的路灯,黄黄的,发着柔和的光。
“只要看到这种圆形的路灯,你就知道到了C大了。”JASON告诉她,“先到我住的地方去拿点东西,再送你到你的住处去。”
CAROL觉得心猛地一跳,FINALLY,狐狸尾巴露出来了。看来他还是有计划的,只不过是比较君子一点的计划罢了。她觉得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好像一点不怕他一样。
来到一幢三层楼的红砖墙房子前,他停了车,让她在车里等着,自己上楼去了。过了一会,他拿了些什么东西下来,放在前面座椅上,发动了汽车,解释说:“拿了个电开水壶,你胃不舒服,可以烧点热水喝。刚来美国的人,不习惯喝冷水,不过,过一段时间后,就不习惯喝热水了。我现在不是冰冻的水喝着不过瘾。”
CAROL的住处在一条叫EASTVIEW的小路上,不是学校的房子,但在校车线上。JASON找到她的住处,把车开进门前的DRIVEWAY,为她拉开车门,说:“到了,EASTVIEW26号。”
按了一会门铃,一个男生把门打开了:“哇,想不到你到这么晚,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我是冯超,你的二房东。嘿嘿。”
冯超是半年前来的,先跟别人挤了半年,后来就从房东TURNER先生手里租了这幢房子的一层,是两个卧室,一个厨房和一个卫生间,因为要租就得把这一层全租了,他一个人又住不了这么多,就在网上打了广告,把一间卧室租给了CAROL。两间卧室是独立的,所以算不上ROOMMATE,自称二房东。
CAROL想,也许冯超单看的时候还是可以的,大约有一米七四,白白净净的,戴着眼镜,有点文弱书生的样子。但跟JASON放在一起,就显得很幼稚,不成熟,没有男人味。他跑出去两趟,每趟都只拿着一两个小件行李,而那两个大箱子,就都留给了JASON。
JASON把东西都搬进来了后,就到厨房烧开水去了。冯超带CAROL到各个地方去看看,也把大门和房间的钥匙给她,一边问她晚点的原因和经过。
很快,JASON就把开水壶拿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杯子,他倒了些开水在杯子里,让它凉,然后拿出一张电话卡,对冯超说:“你那边有电话吧?是无线的吗?如果是,就拿过来让CAROL给她家打个电话吧,她妈妈一定等急了。”
冯超应了一声,忙不迭地跑到自己房间拿来了电话。JASON教了一下CAROL怎么用电话卡,等CAROL把电话打通了,他对冯超说:“我把她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就告辞了。CAROL想送他出去,他做了个手势,意思是叫她接着打电话,不要送。
她站在窗前,看JASON走出大门,钻进车里,发动了车,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觉得心里有点怅然若失,嘴里在跟妈妈说话,但有点心不在焉。她把一路上的经过讲给妈妈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讲了些什么,就听见自己不断地提到JASON,感觉好像有另一个CAROL,站在旁边指指点点地说:你完蛋了,你被他迷住了。
冯超还等在旁边,说要把洗衣机、信箱什么的SHOW给她看一下,以后好洗衣、拿信,但她已经没有什么心思听这些了。
“时间不早了,我好累,想早点睡觉。”她说。
“好,我把洗澡间SHOW给你看一下,你洗个澡好休息。”
她洗了个澡,躺在自己的小床上,但睡不着,可能是时差没倒过来,就躺在那里想心思,她想起以前在寝室里几个人经常议论究竟什么样的男人才算帅。
小丽的帅哥模子就是国内的当红男星刘烨,她喜欢他那种质朴、纯真、酷酷的样子。
“雁狼”一听小丽色迷迷地谈刘烨,就一定要极具讽刺意味地干笑几声:“嘿嘿,那也叫帅?整个一土哩巴唧,他也就演演乡巴佬还凑合,我从来不看他的电影。不是您老人家提他,我都不知道他那名字念‘YE’,也就一‘刘华’,名字虽然跟刘德华只一字之差,可那长相和风度就差之千里了。”
小丽笑得岔了气:“我的老妈,还以为你的帅哥有多么高明呢,原来也就是一个过气老男星,你知不知道刘德华多高?才一米七啊!连你都比他高。“
“雁狼”气得要撕小丽的嘴:“谁说他才一米七?你——”
“玲仙”就出来打圆场:“算了算了,为了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老男人,值得吗?照我说呢,‘刘华’也好,刘德华也好,都算不上帅。中国男人嘛,轮廓不分明,鼻子眼睛海拔都差不多,再怎么帅,也就那样了。就跟那谁描述的一样,黄色的面孔,汗滋滋的,看上去象快要融化的蜡。说实话,中国男星我没一个看得上的。”
“哇,你崇洋媚外到了极点了。”另外三个人都叫起来。
“崇洋媚外的帽子我可不戴,”“玲仙”高傲地说,“崇洋媚外呢,就是对外国的东西不问青红皂白一律崇拜,可我并不是崇拜所有的外国男星,我这叫实事求是。我有我的标准,我看得上的呢,并不是哪个男星,而是小肯尼迪,J.F.KennedyJr.”
说到小肯尼迪,“玲仙”不得不拿出她心爱的收藏给几位色妹妹来个启蒙,因为那时大家对小肯尼迪还没有什么感性认识。启蒙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致认为小肯尼迪的确长得帅,不仅帅,还有王者风度,毕竟是美国前总统的儿子嘛。但那是人家西方式的帅,你怎么能用西方的尺码来要求衡量咱中国人呢?难道你以后嫁给一个西方人?
“我呢,肯定是要嫁西方人的,”“玲仙”很有把握地说,“东西方混血儿是最漂亮的了。你看人家费翔,李嘉欣什么的,都是混血儿。”
以前CAROL在这种时候总是拿不出自己的帅哥模式来,不是她不想跟大家切磋交流,实在是她心中没有一个鲜明固定的帅哥形像。她对男色的鉴赏能力,不是从精于挑选自己的偶像上表现出来的,而是从擅于挑别人偶像的毛病上面表现出来的。那些毛病,她不说,大家都不觉得,她一说,大家就都看出来了,而且一看出来就不可更改了。
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帅哥这么挑剔。听人说家里有帅父帅兄的女孩,往往对男生长相比较挑剔,因为她们从小跟帅男生活在一起,对帅的感知力、承受力都比较高,就像湖南妹子不怕辣一样,从小吃辣,吃点江南人认为辣得不得了的菜,肯定是感觉不到辣的。她倒不觉得“那个男人”有多帅,她知道有些女人认为他帅,但她不觉得,也可能是因为她跟他关系不同,也可能是因为那时她还很小,也可能是因为她一直恨他。
但她觉得她这么容易看出男人的毛病,很可能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原因,使她有意无意地爱挑男人的毛病。像他的爱卖弄才华,她很小年纪就可以看出来。她评价一个男人的帅,往往是跟他的才华和人品联系起来的,一旦发现他没才华,或者人品不好,她看他就再也不帅了。
如果现在再跟寝室里的色姐妹们讨论什么样的人算帅,她肯定要把JASON端出来了。在她眼里,刘烨太土,刘德华太矮,小肯尼迪太傻,听说小肯尼迪考律师资格考了三次没考上,报纸把他贬得一塌糊涂。
想了一会,突然想起JASON那件茄克还在她这里,刚才他走的时候忘了给他。她想,天气很暖和,用不着盖被子,今夜我就盖这件茄克睡觉。她爬起来,拿起那件茄克,放到鼻子下面去嗅,嗅了一会,她注意到茄克背上有一行字:
Mybabymadetotheprincipal-shonorroll.CMS
她不懂这行字的意思,不过美国人是一群稀奇古怪的人,他们可以在衣服上印任何字。她记得在网上看到过一个美国妇女,在大选的时候,穿着一件T恤,上面画着一个女性的外生殖器,夸张的xx毛,森森然,T恤上面写着:
TheonlybushIlikeismyown.
她很花了一点精力才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服了那个美国女人,服了她的大胆,也服了她的幽默。
她不知道这件茄克上又在表达什么幽默,黑色的还是黄色的,但她肯定是一种幽默。听说美国人把幽默感看得很重要,似乎一个人没幽默感就跟没智慧一样。
她躺在床上,盖上那件茄克,闭上眼睛,很快就沉入一个深远而甜蜜的梦乡。

CAROL知道这个圣诞节假期会过得很无聊,因为国内那时候还没放假,老朋友老同学都在上班,谁会陪她玩?但她没想到会这么无聊。主要是因为心里放不下JASON,就觉得身边的一切都没意思。
她每天都在想到JASON,真的是一颗心都跟他去了。她过的不是自己的生活,过的完全是JASON的生活。她在网上查C大到多伦多的开车线路,因为静秋说过他们住在多伦多,也说过会开车回去,一天开到,不用在路上住宿。开车比买三个人的机票便宜,而且把车开回去,在加拿大逗留期间就有车开了。
到了JASON他们一家启程的那天,她日以作夜,夜以作日,从晚上七点起就一直在网上查看路线和天气,她发现沿途个个地方都下雪,不禁为他担心,下那么大的雪,怎么开车呀?会不会有危险啊?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了,网上也没见报导连环撞车事故,她估计他们已经平安到家了,才舍得下网去睡觉,感觉自己比他们开了一天车还累。
她想像JASON在加拿大的家,但想不出具体的样子,只能想像出多伦多白雪皑皑,圣诞树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小装饰物,圣诞老人穿着镶白毛边的红衣服,背着大口袋挨家挨户送礼物。她想,JASON家的圣诞节晚餐一定是很丰盛很热闹的,她渴望着能坐在那个晚宴上,坐在JASON旁边,而他会殷勤地为她夹菜加饮料。平安夜他会温柔地与她做爱,新年夜,他们会相拥着等待新的一年的到来。想到这一幕幕,她真是羡慕死静秋了。
她又想到那个路伟,也许他也跟她一样,在羡慕JASON,因为JASON有机会坐在静秋的身边,享受圣诞大餐、等待新年到来。她不知命运女神为什么不能把这个座次重新排排,让静秋跟路伟在一起,让她跟JASON在一起,那不是正好吗?她估计3/4的人不会有意见,只不知JASON喜欢不喜欢这个IDEA。
圣诞节前,CAROL到E市沈雁那里玩了两天,沈雁是四个色友中唯一一个留在国内的。
赵玲玲去了美东北一个很好的学校,不回来过圣诞节。玲玲在EMAIL里面说已经交了一个白人男友,很帅,虽然比小肯尼迪差一点,但也挺不错的,有几个人比得上小肯尼迪呢?可惜的是小肯尼迪已经作古了,不然一定要把他泡到手。
CAROL觉得玲玲才当得起“竟成”这个名字,有志者事竟成,用静秋的现代汉语来说,就是“想搞定就能搞定”。玲玲说过她要嫁西方人,现在就差不多搞定了。想到这里,CAROL有点感谢父母不知道静秋的现代汉语,不然她的名字就更难听了。
小丽去了CA的一个大学,还没有男朋友,可能那边学生中没有象刘烨的。CAROL跟小丽的联系比较多,因为两个人都需要闺中好友稀释一下闺中寂寞。CAROL经常在EMAIL里跟她谈JASON,谈得太多,小丽警告说:再不能谈了,再谈我就要跑过来抢他了。我不管他结婚没结婚,抢得过来就抢。现在是什么年代?第三者差不多已经成了“胜利者”的同义词了。你一生中不当一两次第三者,如何体现你的魅力与本事?
她没想到小丽会说出这样的话,小丽一向是四个色姐妹中最胆小最保守的一个,连看帅哥都是鬼鬼祟祟的,现在怎么搞得象武则天一样?莫非CA那边闹男人慌?真个是狗急跳墙,人急上床?
本来沈雁也联系好了美国的学校的,但她那时堕入了情网,对方是个有六分象刘德华的帅哥,在E市一个中学教体育,虽然学历比沈雁低一个级别,但长相却高好几个级别。沈雁为了她的帅哥,放弃了出国,进了E市的一所大学教书。
为这个事,三个色友都狂骂沈雁一通,她们采用车轮战术,三个人一个一个地上去劝说她,从妇女自身的解放到帅哥伤身的道理,从武则天到江青到戴安娜到李银河,什么人都搬出来了,什么道理都给她讲了,真个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惊天地,泣鬼神。
但沈雁不为所动,坚定地说:“我就是要嫁帅哥,为了帅哥,我什么都可以牺牲。我这可不是为我自己着想,再帅的哥,你天天看他,也就不觉得他帅了。我这是为了我的后代着想,我不想让我的儿女今后也像我一样,为自己相貌平平伤心。很多人羡慕我考上B大,但他们不知道我真的愿意用我的B大学历换一个秀丽的容貌。像我这样脸盘大,眼睛小的女孩,不找个帅哥改良一下品种,就是对下一代的犯罪。同学,人不能光想着自己,也要想到下一代。”
最后沈雁反而把她们三个教训了个心惊肉跳:“你们现在也不小了,还跑到国外去读博士,等你们把博士读出来,个个都是快三十的人了。一个三十岁的女人,还顶着个博士学位,谁要你们?嗯?你们说说,谁要你们?”
三个未来博士面面相覷,答不上话来,一个个象做了贼似的心虚。
沈雁为她们三个分析了一下婚姻市场走向:“男博士吧,只想找小于等于硕士的MM。听说国外的博士后也就是个扛长工的,根本不是什么比博士更高一级的动物,他们敢要女博士吗?你们没看到现在婚姻市场上最困难的就是你们这些女博士和那些又穷又丑的男人吗?被人挑来挑去挑剩下的就是这两类人了。就算那些个又穷又丑的男人不嫌弃你们女博士,可他那么穷那么丑,你看得上吗?白天你们要挣钱养家糊口,晚上还要躺在那样的男人身下任他蹂躏,你们不觉得委曲吗?”
小丽也担心地说:“真的,我听说国外的男生都宁愿回国来找年轻漂亮没学历的女孩,而不愿意找身边的女博士,我们这样去美国读——”
玲玲说:“所以我说要嫁西方人,只有中国的男人才会在学历比自己高的女人面前自卑,西方男人不信那一套。”
于是大家探讨起为什么中国男人会惧怕学历比自己高的女人,不过最后也没探讨出个名堂来,只能猜测是女人的高学历会使男人阳萎,但为什么会使男人阳萎呢?究竟是高学历会发出一种射线,使男性发生器质性阳萎,还是高学历的女人性欲普遍超强,使男性发生精神性阳萎,就没人知道了。最后每个人把这种没自信心的男人大骂一通了事。
CAROL去沈雁那里玩了两天,就发现沈雁放弃出国放弃得值。那帅哥不仅帅,还挺忠心耿耿的,不象以前大家估计的那样,过几天就会水性杨花,红杏出墙。CAROL偷偷开了个玩笑:“想不到你的帅哥竟然是个烈女节妇型的。”
沈雁马上嘘一声说:“别乱开玩笑,他不喜欢我这样嘻嘻哈哈乱说。再不要叫我‘雁狼’‘色狼’了,不要把我的小乖吓跑了。”
晚上两个人睡在沈雁那硕大的双人床上讲体己话时,沈雁大大咧咧地说她跟男朋友早就同居了,而且是她主动。如果不是她主动,男朋友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天,因为男朋友的“那个”比一般人小,很惭愧,不敢在她面前露丑。不过男朋友口技手技都不错,所以不影响鱼水之欢,每次都能让她进入极乐世界。
沈雁讲的一些个细节把CAROL听得心潮澎湃,心旌摇荡,不由得想到JASON,莫不是他的“那个”也很小,才会容忍妻子红杏出墙的?不知道他口技手技又如何?看他那双手,修长的手指,那不生来就是白天抚琴晚上抚妻的吗?琴可以在那样的手指头下发出优雅的乐音,女人可以在那样的手指头下发出忘情的呻吟。她不敢想像他的口技,因为那样一想,就会如烈火烧身,情不自禁,要在沈雁面前出丑了。
不知道为什么静秋却会不满足于那样的一双手,那样的一张嘴?也许不管口技手技如何,女人还是更喜欢那一技?到底是那一技更正统、所以女性更容易接受,还是那一技的确比别的技更令人销魂?她想这只有等体验过JASON的三技之后才能作出判断。
那一夜,她一直怂恿沈雁讲那些闺房乐趣,沈雁也不忌口,有什么讲什么,如果她那60%刘德华男友知道自己的女友把什么都讲给外人听了,肯定要立马把沈雁给休了。不过哪个男人都不敢担保自己的女友或者情人没把那些细节讲给别人听。男人只能祈祷自己武器够精,功夫够强,不然就很可能成了女友以及女友的女友们的笑料了。如果武器精良,功夫高超,也无非是女友极其女友的女友们的催情剂。
两人讲到很晚,一直讲到沈雁实在困得不行了,率先进入了梦乡。她听见沈雁发出轻微的鼾声,知道沈雁的确睡着了,她也困困地睡去。
睡梦当中,她又回到了那个舞会,在跟拉丁舞王子跳舞。她从他胸前那个深深的V字看进去,能看到他结实的胸脯和部分腹肌,他的衬衣随着舞步抖动,时不时地飞向两边,露出他的两点,使她恨不得凑上去吮它一吮。他腰胯的运动轻巧而又调皮,使他看上去好像腰部是用弹簧做成的,想摆多远就摆多远,想扭多快就扭多快。他胯部的每一送一收一扭一摆一推一转,在她看来都极富挑逗性,分明是在暗示他做爱的时候,动作会是多么狂放热烈,节奏会是多么灵活多变,频率会是多么收放自如,深浅会是多么恰到好处。
而她自己穿的是哥伦比亚女孩那样的STRAPLESS裙子,黑色的底裤小小的,好像老是勒着那个地方,很不舒服,总觉得要把它撕开了才能透气一样。
忽地一下,又站在她门前的DRIVEWAY上了,JASON对她说:“把手伸过来”。她伸出一只手给他,他握住,猛地一拉,就把她拉到他怀里去了。她手里的冰激凌洒了两个人一身,他一点一点地舔食起来。她又感觉到那种融化的快意,她把胸脯紧紧地顶在他身上,把整个人紧紧地贴在他身上,她能感觉到他的那个地方起了反应,正硬硬地顶着她。不小呢,好大。
她调皮地抬起头,望着他说:“你说你是网盲的呢?”她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但觉得好像是一种很暧昧的玩笑,不管怎样,JASON很害羞地笑了笑,埋下头,吻在她脖子上。一阵快感传遍全身,她向后仰去,她的STRAPLESS的衣裙滑了下去,两个小宝贝跑了出来。
他有力的手臂搂住她的腰,拉向他自己,使她的上身更向后倒去,他借势吻在她的两粒樱桃上,那种感觉太强烈,象触了电一样,使她不由得呻吟起来。然后她感觉到JASON的手伸进了她的裙底,她在最后失去理智之前,小声叫道:“到车里去吧,别让过路人看见。”但他不听,顽强地把他修长的手指伸进她的小裤裤里,她感到一种极度的快感,猛地醒了过来。
她惊出一身汗来,身边沈雁仍然在发出轻微的鼾声,她略微放了一下心,发现自己浑身酸软,那个地方还残留着刚才在梦中感受到的那种快感。她感到脸红心跳,心想,我刚才做了一个色梦,但那个梦是多么美好啊!如果没醒来就好了,那JASON肯定不是光展示一下手技了。
她拉过一个枕头,抱在怀里,想像那是抱着JASON,她把头埋在枕头里,心里对他说着最疯狂最色情的情话,想像他一再吻着她的那些敏感部位,想像他的那个部位跟她的如胶似漆地结合在一起,而他则如跳CHACHA一般地运动着腰胯。她配合着他,紧紧夹了一下两腿,又感到那种快感,没有梦中那么强烈,但感觉是差不多的。她快乐得留下了眼泪,心里悄悄地说:JASON,感谢你,又让我上了一次天堂。
那一夜,她一次又一次地被他送上天堂,只到她精疲力竭,昏昏睡去为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