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黑客江湖,第九十章

2019年11月6日 - 文学小说

第二天,刘啸早早到了软盟,大飞比他来得还早,拉开了架势在那打游戏,大飞还真有点把公司当网吧的意思了。看见刘啸来了之后一声不吭,大飞就有些好奇,问道:“咋了?不会真的和女朋友吵架了吧?”
刘啸摇头,“没有,就是在想事情!”
“事情是要做的,想有屁用!”大飞扔下一句极有哲理的话,转身不再搭理刘啸,专心玩自己的游戏去了。
公司的人陆陆续续地来到,蓝胜华进来的时候,看刘啸已经到了,特意兜了个圈子过来,“刘啸,昨天张大小姐找你,没什么事吧?”
“没事!”刘啸叹了口气,“就是跟我辞行,她回封明去了!”
蓝胜华长长地“哦”了一声,继而拍拍刘啸的肩膀,笑道:“我说你今天看起来魂不守舍的,原来是这样啊。”顿了顿,蓝胜华又道:“唔,晚上下班之后,你别着急走,一起去吃个饭吧,我有些话要跟你说说。”
“好,我知道了!”刘啸点头应下,他也想看看蓝胜华要跟自己说什么。
蓝胜华笑呵呵的离开,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刘啸无聊,打开自己的一个信箱看了看,发现没有新邮件,又给关掉了,坐在电脑前发呆。
刘啸昨天晚上给RE&KING公司的那个叫做Miller的老外发了一封邮件,就是上次在软件交易会上碰到的那个RE&KING公司的代表,刘啸想知道这老外现在身在何处,如果还在国内的话,刘啸想从他那里打听一些关于Timothy的消息。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复,也不知道那老外是没看到呢,还是已经忘了自己是谁,根本就没回复。
软盟今天破天荒地没给刘啸和大飞派活,大飞望眼欲穿,可盼到了下班,也没盼到今天的出工美差,不禁连连叹气,关了游戏,“看来今天没有免费晚宴了,唉,我回家了!”,打过招呼,大飞收拾了自己东西,慢慢踱出了公司。
刘啸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此时蓝胜华从小办公区走了出来,“刘啸,下班了!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好!”刘啸应了一声,把自己桌上的东西匆匆归置了一下,就跟着蓝胜华出了软盟。
“蓝大哥,你找我要说什么呐?”一出软盟的大门,刘啸就开口问到。
“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蓝胜华笑了笑,“我在饭店已经订好了位子,咱们过去边吃边说吧。”蓝胜华说完,到停车场去取了车子,蓝胜华的车子是辆商务型的轿车,在那个小办公区里,大概也只有他的车子看起来不那么招摇。
半个小时后,两人到了蓝胜华订了位子的饭店,是海城比较有名的一家风味餐厅,刘啸前两天还刚和大飞来过,也是价格不菲啊。
酒菜上齐,蓝胜华便举起杯子,“来,先走一个!”,也没有什么由头。
刘啸笑了笑,也没问,一饮而尽,完了道:“蓝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我能有什么事?”蓝胜华笑了笑,“主要是你有事!” “我?”刘啸有些意外。
“上次吃饭,张氏大小姐在旁,我也就没好意思问你,你是不是对那个张小花有意思?”蓝胜华问到。
刘啸虽然不知道蓝胜华为什么会问这个,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对,我是喜欢她!”
“还有你上次莫名其妙地离开张氏,我问了,但你一直不肯说原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肯定也是因为这事,对不对?”蓝胜华继续问到。
“蓝大哥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刘啸笑着,不知道蓝胜华这么关心自己的私事有什么意思。
“我就是纯粹地关心你,你给我说句实话,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事?”蓝胜华顿住,看着刘啸的眼睛,“是张春生把你撵出来的,因为你没钱没事业,是个穷光蛋,他觉得你配不上他女儿,对不对?”
刘啸“呵呵”笑着,“蓝大哥请我吃饭,不会就是来打击我的吧。这事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再提了,我自己心里有数!”
“你看你!”蓝胜华瞪了刘啸一眼,“我打击你有什么意思!”蓝胜华说完,又举起杯子,“大家都是男人,说句不避讳的话,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思,我是一清二楚。你蓝大哥我是绝对是支持你的,而且我不觉得你配不上他张氏的千金,就凭着你的技术,不用很久,你肯定就能出人头地的,我看张春生他这次是看瞎眼了。他不懂技术,但我懂,我今天找你来说这个事,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帮上你!”
“让蓝大哥费心了!”刘啸举杯,一饮而尽,“你说就为我这么点小事,还让蓝大哥你专门破费!”
“啥破费?难道你我兄弟喝个酒,就不能来这里了!”蓝胜华白了刘啸一眼,“你这人就是这点不好,太见外,太客气,让人总觉得很难和你贴心啊!”
“我的错,我的错!”刘啸笑着,“我自罚一杯!”
蓝胜华这才有些高兴,道:“你昨天请假,也是为了张小花的事,怎么样,有进展没有?”
刘啸摇了摇头,叹道:“她跟着他老爹回封明去了!”
“唉……”蓝胜华跟着叹了口气,“好事多磨啊!这男人呐,要是没有点家底,没有点事业,还真是不行,其实公司有好几个人,也经历过你这事。就拿店小三说,长得是一点也拿不出手,学生时代家里也是穷得叮当响,他当年看上一个富家小姐,低眉下气好几年,到了也没成,你再看他现在,追他的小姑娘倒排起了队伍。想想我就觉得好笑,你说他那样的,竟然还成了抢手货,不就是因为这小子现在有钱有事业了嘛。”
“我也知道得干出番事业,不过这又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的事。”刘啸无奈苦笑,“蓝大哥你能给我指条捷径吗?”刘啸心里很明白,怕是蓝胜华这绕了半天的大圈子,就是等自己这句话吧。
果然,蓝胜华笑了起来,“捷径肯定是有的,不过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还希望你能给我说实话。”
“那是自然!”刘啸身子往前探,做出一副极度感兴趣的样子。
“我问你,之前我一直让你进软盟,你都不肯,前几天你却主动提出要进软盟。你要来呢,那我们肯定是万分地欢迎,只是我个人非常想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理由啊?”蓝胜华问到。
“理由?”刘啸一脸纳闷,“这有什么好说的。我在张氏干了那么就,最后却被人家撵出来,心有些累了,就想放松一段时间,也不想担什么责任,所以到海城之后我就随便找了个NLB那样的小公司,虽然来每天跑来跑去的,身体累了点,但心里没什么负担,人也能痛快一些。后来缓过劲来,我又觉得心不甘,所以弄了一工作室,想自立门户,闯出点名堂,谁知道三年不开张,开的第一张刚做一半,还碰上被人诬陷的倒霉事。”刘啸气得捶了一下桌子,“真是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
“原来是这么回事!”蓝胜华沉吟片刻,刘啸说得倒也合情合理,“对了,那诬陷你的事情,查清楚没有?”
“嗯,查清楚了!”刘啸随口应了一声。
“是谁?”蓝胜华马上问到,“是什么熟人干的?”
“什么什么熟人?”刘啸反而是一脸的不解。
“上次张小花不是说警方怀疑那是熟人干的吗?”蓝胜华被刘啸的反应给弄糊涂了。
“咳……”刘啸摆手,“现在彻底查清楚了,就昨天我去送小花的那会,得到黄星的消息,说警方已经锁定了元凶,是欧洲黑客组织RE&KING的一个成员,因为不满被组织除名,两个月前秘密潜入国内,然后攻击了海城的网络,制造了海城十分钟事件。我原来还一直以为海城十分钟事件是政府自己的网络演习造成的,现在才明白,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刘啸偷换概念,将张小花说的那事给敷衍了过去。
“竟然是这么回事啊!”蓝胜华也是一脸的意外。
“没错,海城市府网络安装的正是RE&KING设计的一款防火墙,当时还是我亲自负责安装的,也就是因为这些防火墙,才招来了对方的报复攻击。”刘啸补充了一句。
“既然是黄星说的,那估计就不会假了。”蓝胜华点了点头。
刘啸也是一脸无奈,“平白无故的,我就替一个从没见过面的老外背了黑锅,这事不算完,不管那家伙现在躲在哪里,我都会把他揪出来的。”
“呵呵,能理解,换了是谁,也不能白受那鸟气。”蓝胜华笑着,“这样吧,我回头也帮你打听打听。”
“对了,你刚才说的那捷径呢?”刘啸问到。
蓝胜华大笑,“我就知道你会惦记着,其实那捷径你也见过,就是加入咱们软盟的技术核心层。你这几天不老跟着那几个核心去出工吗,那都是我安排的。”蓝胜华往椅背上一靠,“我是想让你多和那几个核心接触接触,然后自己能明白过来,谁知道你到现在也没明白过来。”
刘啸恍然大悟,“我说怎么这几个人都开那么好的车啊!”
“现在你明白过来了吧!”蓝胜华玩弄着手里的酒杯,“我一直都想帮你,但进核心层的事,还得老大来做主,公司选拔核心是非常严格的,估计还要考验你一段时间。”
“怪不得大飞说全公司的人都盯着那个小办公区,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刘啸想了想,“不过,我有个疑问,为什么公司的核心就能赚那么多钱?”
蓝胜华看着刘啸,有疑问就对了,没疑问才不正常呢,不过蓝胜华还是道:“公司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业务,只有核心人员才能负责操作,这块才是公司赢利的大头。”
刘啸笑了起来,“我说呢!”
“你的技术我非常看好,只要你愿意进核心层,我会向老大推荐你的,不过你自己也得上点心,不要整天跟着大飞那样的闲人无所事事。”蓝胜华皱着眉,“公司里想进核心层的人太多了。”
“我明白!”刘啸主动举起杯子,敬了蓝胜华一杯。
两人这顿饭吃的也算是尽兴,最后蓝胜华喝得有点高了,车也不能开了,两人出来都是自己打开回家的。
回到家,刘啸就琢磨开了,蓝胜华今天主动请自己吃饭,又主动提起了核心层的事,那不可能一点目的都没有,怕是他的主要目的,还是要打听海城十分钟事件的进展,上次张小花的话估计是真吓到了这群蚂蝗。
软盟之所以能同意让自己来上班,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上次在海城十分钟事件的真相上装糊涂,说那就是海城网络演习造成的,有人诬陷自己是纯属无中生有的事,这也让蓝胜华有些拿捏不准,所以他把自己放到软盟,通过自己每天的表现来证实一下。
刘啸不禁暗道侥幸,幸亏自己这几天没有什么行动。蓝胜华每天让那些人用豪车在自己眼前晃,然后好吃好喝伺候着,估计也不象他自己说的那么好心,他明知自己会怀疑,还要这么做,八成是想用这些奢华的糖衣炮弹炸晕自己,估摸着自己快动心了,这才用张小花这事来引诱自己钻入他的彀中。那他把自己拉拢进去后,下一步咋办呢?
刘啸虽然是喝得有点高,但他脑子还没糊,蓝胜华他们知道自己就是“留校察看”,自己在消灭wufeifan的病毒集团中,是出了大力的,他们匿名举报,就是要打击报复自己的。按照wufeifan的性格,就算栽赃之计失败了,那他也绝不会放弃报复的,可现在拉拢自己又算是怎么回事呢?
“唉……”刘啸揉着脑袋,有点头疼,这点还真是琢磨不透,难道wufeifan是想前嫌尽释,想把自己过去的对手变成合作伙伴?刘啸此时酒劲犯了上来,左右定不住个弦,只得放弃,“反正自己小心点就是了!”,说完跑过去泡茶。
喝了杯茶,刘啸头痛稍微好转,打开电脑去看了看信箱,发现Miller给自己回信了,那老外说海城的网络最近又出了点问题,NLB没办法,把自己从欧洲又拉了过来,现在他人就在海城,完了后面附有那老外在海城的住址和联系电话。
刘啸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就没打电话,给那老外回了一封邮件,约老外明天晚上见个面,定好时间地点,刘啸把老外的联系记下来,便关机睡觉去了。
第二天到软盟的时候有点晚了,出乎意料的是,一份派工单竟然出现在了刘啸的桌上,刘啸拿起一看,是一个IP地址,下面写了要求,要尽可能地测出这服务器上的所有安全漏洞,并提出解决方案。
这对刘啸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坐在电脑前,准备开机干活。
一旁的大飞撇嘴叹气:“唉,出工的好日子估计是没有了!”
刘啸没有理他,从网上下载了一个扫描工具,是刘啸自己设计的工具,可以穿越绝大多数防火墙的拦截和欺骗,对目标IP进行常规安全检测,刘啸可不敢对这IP进行未公布安全漏洞方面的检测,他现在还摸不准蓝胜华的意思。
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检测结果就出来了,刘啸把结果里有用的地方整理成文档,然后根据这些漏洞,又写了一份报告,推测出这台服务器的作用和用途,然后根据检测报告里的漏洞,一一提出解决方案,最后刘啸还根据服务器的用途,提出了一些独特的在防范未知攻击方面的设想。
除了张氏的那份企业网络设计方案,这大概是刘啸做的最认真的一份报告,以至于他连午饭都差点忘记吃,匆匆吃过午饭,等下午一上班,刘啸就把这份报告递了上去。
没过多长时间,小办公区的门开了,就见店小三面色冷峻地走了出来,手里高高举着刘啸的那份报告,道:“这份报告谁做的?”
刘啸赶紧站起来,还没等他开口呢,就看店小三把那报告“啪”一声甩在地上,厉声喝道:“拿回去重做!”
刘啸当时就木了,万分诧异,怎么回事啊,难道是自己什么地方弄错了。
店小三继续道:“就凭这么一份不痛不痒的报告就想蒙混过关,门都没有,如果下次再让我看见这样的报告,就趁早滚蛋,我软盟不养这样的废物,也丢不起这人!”,说完,只听“咣当”一声,小办公区的那扇门被摔上了。

大飞本来还想着叫刘啸去跟蓝胜华说说,让公司多给他们派一些出工的活,谁知接下来的几天,刘啸并没有去找蓝胜华,软盟也是天天都派大飞和刘啸出工,虽然每次领他们出去的负责人都不一样,但那些活却都差不多,也没有什么难度,和那天店小三带他们去的那家类似,全是因为安全意识不够造成的网络故障。
这下大飞可爽坏了,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工作吗?每天就象兜风一样出去溜达一圈,然后必定是好吃好喝一顿,完了剩下的那些辛苦费,刘啸又不要,统统进了大飞的口袋。
“刘啸,你说今天还让咱们出工不?”大飞坐在电脑前打着游戏,“天天吃好的,我都上火了!”
刘啸大汗,他自己也有点上火呢,“那你到底是想出工,还是不想出工?”
“出,为什么不出?”大飞眼睛一瞪,“光这几天的额外小费,就赶上我两个月的工资了,这么好的事,我就是再上点火,那也得去。”
刘啸摇头,“那你去吧,我今天有事,去不成了!”
“啥事?”大飞回头看刘啸这蔫不拉叽的表情,问道:“和女朋友吵架了?”
“没有!”刘啸又摇头,“反正我今天肯定是不能出工了,下班我就得回家去!”
“你小子也真是个怪人,给你钱也不拿!”大飞斜瞥着刘啸,“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想拿,但一看见钱,我就不行了,经不住诱惑呐。”
刘啸耸肩,大飞这人倒也奇怪,既然说自己爱财,那为什么明明能进那个小办公区,却又不肯进去呢?如果进去了,那他现在可能也象店小三那样开好车住好房了,而不用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每天拣点人家不要的小钱都觉得是天大的恩惠。大钱不贪贪小钱,这样的人,你能说他是贪钱吗?
大飞继续打了一会游戏,突然象是想起了什么事,把椅子滑到刘啸跟前,道:“你说,这几天老给咱们安排这出工的肥差,是不是冲着你啊?”
“我?”刘啸一时没明白大飞的意思。
“靠,你这土包子,脑子可真够慢的!”看大飞那表情,他都恨不得上去敲刘啸的脑袋,“他们这天天好车载着你,好菜好酒给你喂着,完了还给发点小钱,因为啥呢?宴无好宴呐,你小子以为自己是国家主席的儿子呢,还是世界银行的行长呢?”
刘啸一下就明白了过来,“你是说他们这是故意在做给我看,为什么?”
“估计是想拉你进那个小办公区!”大飞一皱眉,道:“这次他们下得血本看来还不小,奶奶的,我咋就看不出你小子有什么特别之处呢,一副包子色!”
刘啸大汗,大飞说话还真不给人留点面子,“那不是挺好吗?你不是说公司人都想进那个小办公区?”
“靠,”大飞气得把椅子划了回去,“敢情你小子啥也没看出来!猪脑子!”说完大飞犹不解恨,继续道:“不,猪脑子都比你好使!”
刘啸没说话,摇摇头,继续忙自己的去了,其实他明白大飞的意思,这几天他自己也觉察到有些不对劲了,软盟这哪里是在给自己派活,这简直就是带自己去享受,去开眼界,如果这样也算是工作的话,那天底下的所有的资本家都得破产了。但软盟这些精英们之所以还要这么做,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刘啸思来想去,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他们这是在故意炫耀,想让自己羡慕这些人的奢华生活,然后就是大飞说的那样,他们要拉拢自己入伙。
刘啸拿起桌上的一份软盟员工通讯录,又开始看了起来。
大飞一旁直皱眉,“你小子能不能干点别的,这通讯录你都看了两天了,总共也就三百来号人,你还没看完啊!”
刘啸笑笑,“没活干,无聊呗!”
“来来来,打游戏!”大飞得意地笑着,“我现在在服务器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了,我罩你!”
刘啸大汗,别说自己不玩游戏,就是自己玩,那也得找个小武表弟那样的天才跟着混,这样才有前途,“得,你还是自己玩吧,你也别说我,你那破游戏不是玩了多久了,总共才七十多个主线任务,你完成了几个?”
大飞哑然,自己打游戏去了,不再理刘啸。
刘啸又把公司的通讯录看了一遍,这上面包括了公司所有的人,上至老大,下至前台MM,可刘啸翻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任何类似wufeifan的名字,这让刘啸很纳闷,wufeifan这几个字母很象一个人名的拼音,自己也一直以为这是个人名,但怎么会在软盟里的花名册里找不到呢。
“难道这不是人名?”刘啸皱着眉,那能是什么呢?难不成是外号,或者是艺名?
刘啸这正揣测呢,电话想起,是张小花打来的,“你今天回来不?我都好几天没看见你了,你到底忙啥呢?”
刘啸一咬牙,“回,我现在就回去!”
张小花的电话似乎有点发飙的意思,但没想到刘啸会这么痛快地答应,一时竟把自己事先想好的词给忘了。
“我现在就去请假,呵呵,你在家等着啊!”刘啸说完,就准备起身去请假,他实在不想跟着这帮人再出去奢华腐败了,太没劲了,其实就是张小花不打这个电话过来,刘啸也已经拿定主意,今天不出工,下班就回家。
“你不要回家里,直接来宾馆吧!”张小花顿了顿,“我老爸也在呢,好像熊老板一会也来!”
“有事?”刘啸有些诧异。 “你来了再说吧!”张小花嘟囔道,似乎不高兴。
“那好,我很快就到!”刘啸挂了电话,跟大飞打了个招呼,然后直奔那个小办公区而去。
敲门进去,屋子里的人都在,蓝胜华看是刘啸,就问道:“刘啸,你有事啊?”
“我想请个假,有点事!”刘啸说到。 “家里有事?”蓝胜华一脸关切。
“小花刚才打电话,说有点急事,要我回去处理一下!”刘啸也不隐瞒,实话实说。
蓝胜华当即笑了起来,“原来是张氏的千金大小姐找你,那肯定是大事了,得,你回去吧!”蓝胜华促狭地看着刘啸,“本来还安排你和大飞今天再出一次工,看来得大飞一个人去了。”
“实在是对不住!”刘啸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赶紧去吧,晚了小心张大小姐生气啊!”蓝胜华说完,呵呵笑着。
刘啸出了软盟,直奔张小花下榻的酒店而去,到了之后敲门,就见张小花开门之后一脸的不高兴,刘啸有些纳闷,“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老爸的生意谈成了,今天要回封明了!”张小花嘟囔道。
刘啸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么快就要回去了?这……”刘啸一时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心里涌上一丝的后悔,还有愧疚,自己光顾着调查wufeifen的事了,竟然把张小花还要回去封明的事实给忘记了,甚至是还把张小花当作自己的副手使唤,去调查追踪那个神气猪,只因为自己觉得那神气猪的背后可能是wufeifan的集团。
张小花骑着一破自行车,不远千里来到海城,她当时还开玩笑地说是来投奔自己来了,可自己却没有尽到一点点照顾的责任,只是给她丢下一张银行卡,便自顾自地忙去了,把张小花当作一个透明人一样放在家里,替自己守着电脑。张小花喜欢逛街,自己没陪他逛过一次海城,而张小花唯一一次出门,却去帮自己买了一大堆衣服,就因为自己报怨了一句没衣服穿。
现在张小花要回去了,刘啸突然觉得自己这几天有点过分了,太不厚道了。就算是一普通的朋友来投奔自己,那自己也肯定会照顾到的,为什么换了自己心里最在乎的张小花,自己反而给忽视了呢。
张小花使劲地挠着头发,“烦死了,烦死了,我不想回去,回去又要被他管得严严实实!”
“对不起!”刘啸终于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歉意。
“什么对不起?”张小花回头看着刘啸,一脸纳闷。
“这几天我就知道忙自己的事,都没有好好地陪你在海城玩一玩!”刘啸叹了口气,“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回去。”
“去!谁要你陪!”张小花嘴上虽然这么说,脸上却不是那么回事,一脸笑意,“我觉得挺好啊,天天吃你的,花你的,真是太爽了,这辈子我还是头一次给老爸省钱呢。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抓住那神气猪,那猪这几天光是叫唤,就是不来攻击,花了你那么多钱,没帮你办成事,真是不好意思。”
“切!”刘啸摆了摆手,张小花这么说,让他心里更是愧疚,“没事,那猪又不是非抓不可的。”
“那我心里还能好受点!”张小花嘿嘿地笑着,一把拉住刘啸,“你快给我想个法子,看怎么才能不让我回封明去!”
“你真的不想回封明去了?”刘啸问到。
“其实也不是……”张小花皱着眉,“就是怕回去之后,我老爸还跟以前那样,逼着我做这个做那个,一点自由都没有。”
“那你放心,我保证你老爹不会了,不然他这几天根本不会让你去我家的!”刘啸拍拍张小花的肩头,“回去后,好好把最后一年的学业读完,不然太可惜了。你老爹可是在你身上寄托了很大的希望,他也不希望你跟廖成凯那样喝一肚子洋墨水,但至少你得把大学课程修完,这样他日后跟廖氏的那个老王八蛋在一起吹牛,也有点底气。”刘啸呵呵地笑着。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赶紧回封明?”张小花回头斜瞥着刘啸,“完了你好跟那个女警察厮混?”
“厮混?”刘啸大汗,然后赶紧起誓,“绝对没有!我巴不得你不要回去了,但不现实!”
“谁信呐!”张小花撇着嘴,扭过头不看刘啸,“你绝对跟那个女警官有一腿!”
“天地良心!”刘啸叹了口气,“我要是那种人的话,哪还轮得到刘晨,这几天你这个天下第一大美女在我家里晃来晃去,多好的机会啊,我早就把你……”
“把我怎么样?”张小花瞪着刘啸,“你说啊!”
刘啸就把后半截话给咽了回去,喃喃道:“没什么!”
张小花一脸得意,“就是再借你一个胆,我看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有色心没色胆,只会在嘴上逞逞能,其实……”张小花说到这里,又连连摇头,“不对不对,我都怀疑你这木头人,到底有没有色心?”
“我……”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刘啸大喊一声,“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现在就让你这小丫头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色胆!”
谁知话音刚落,就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