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再也忍受不了,是非好坏

2019年11月6日 - 文学小说

柳月儿陪顾君薰坐进马车,林缚他们到底是人少,没能将这伙市井无赖悉数捉住,但是当街十七八个市井无赖折胳膊断腿的堆趴在一起悲呼呻吟,情形还是颇为触目惊心,骇得东市之人只敢远远避开围观,既舍不得放弃看热闹的机会,又生怕给殃及池鱼,当真是矛盾得很,也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这按察使司的青年文官到底是什么身份,带头打杀街头青皮竟是如此凶猛:“真不愧是顾家第一门人啊,“顾家第一门人?”“东阳举子林缚啊,庆丰行杜荣的死对头,在藩楼就能让藩楼少主跪地求饶;晋安府那位少主进江宁时遇刺客,奢家姑嫂被刺客劫走,也是被东阳举子林缚救下,顾家门下还有谁比他更威风?前段时间刚授了江岛大牢司狱,夺权清狱真是好个雷霆手段,狱中吏卒给他换了个遍……”“啊,是他啊,难怪如此威风,这些地痦流氓惹谁不好,偏惹这煞星的女眷?”“东城尉的巡卒来了,这些地痞无赖就像东城尉圈养的打手,倒不知道这些巡卒过来要怎么对付这煞星……”
之前消失踪影不见的东市巡卒这时一下子冒出二三十人,将林缚他们围在当中,为首是个马步兵副尉,他眼睛瞪得溜圆,将明晃晃的佩刀拔出来,威胁的喝道:“当街行凶,目无王法,你们想造反吗?”他仗着背后有更强势的靠山,没有将从九品文官身份的林缚放在眼里。
“铛!”林缚将刀横在身前,露出一半雪亮刀刃,眼睛盯着色厉内荏的巡卒副尉,冷笑道:“你要是担当得起,不妨令他们动手,看看到底是谁目无王法,血溅当街!”一脚踩着个给打折腿的无赖肩上,沉声吩咐身侧护卫武卒,“这些人都是按察使司缉拿归案的要犯,谁要是敢脱逃、谁要是敢劫囚,不需要我教你们怎么做吧?”
“属下明白。”四名护卫武卒没想到自己突然变得这么能打,有林缚如此强势的在前面顶着,他们给围在当中也丝毫未敢惧意,也都一起拔出刀来。
这些市井无赖都是些乌合之众,不要说有四名护卫武卒了,林缚与周普两人配合就能打得他们狼奔豕突、跪地救饶。林缚与众护卫武卒当街“行凶”以及地上十七八个市井无赖的惨状,令平时最多只在城里缉捕蝥贼的巡卒即使仗着人多也不敢轻易妄动。
林缚见那个马步兵副卒喊了一名巡卒交头接耳了几句话就看见那巡卒往兵马司方向跑去,就知道这名副尉的胆子跟担当实在有限,让人回去搬救兵去了。
林缚知道江宁府尹王学善之子王超就躲在哪个角落里偷看这边,势必会阻止张玉伯率众前来解救,再说东市位于龙藏浦之南,属于右司寇参军张文登的职辖,却不知道张文登会不会趟这个浑水。
********
东市位于东城之中,江宁主要衙门官署都在东城,在巡卒回禀之前,右司寇参军张文登在兵马司就知道东市当街打斗之事。
四名江岛大牢的守狱武卒与穿九品官袍的青年,立即能让张文登知道在东市闹事者的身份就是近来名震江宁的芝麻官林缚。林缚官职虽微,名气却大,又同为文臣,张文登下意识自然想要维护林缚,他本来要派人去将那些市井无赖抓几个回衙门来打杀威棒就将这事揭过,跟随他多年的一名老吏告诉他东市的那些市井无赖不仅跟东城尉诸吏勾结密切,也跟府尹公子王超瓜葛很深,张文登顿时知道这背后的水很浑,不是他这个没有根底的京派官能掺合的,当下就胡乱编了个借口,将衙门里事托付给诸吏以及诸武官,他折身就离开兵马司衙门躲回私宅去了。
东市归右司寇职辖,张玉伯知道林缚身陷东市也只能干坐在衙门里吹胡子瞪眼,只是先派人去按察使司报信。
这时巡卒来报,找不见张文登其人,兵马司东城马步兵校尉陈志就跟脑子充了血似的神情振奋,带着早一步带齐的马步兵、皂班衙役共一百余人声势浩荡的往东市而去,势要将林缚等人当成凶徒缉拿回衙门。
张玉伯等不及派去给按察使司报信的人回来,带着七八名衙役也往东市赶去,希望紧急时能替林缚挡一挡。张玉伯跟在陈志的队伍后赶到鹊和门大街时,听见前头马蹄在石板街上奔趹如急雨,拉过路人一问才知道是按察使司的一队缉骑刚过去。
东城校尉陈志不怕跟按察使司的缉骑起冲突,当街群殴也不怕,但也没有胆子冲击按察使司衙门,怕去迟了人给按察使司缉骑抓走再想将人捞出来就麻烦了,也快马加鞭催促众人快行。
张玉伯没想到按察使司那边动作会如此之快,想着他派去报信的人最快也只是刚到按察使司衙门跟顾悟尘说清楚情况,想来另有人提前过去报信了。
张玉伯放下心,让其他衙役都回衙门里去,他带着两名随扈赶去东市看热闹。看热闹的却远不止张玉伯一人,张玉伯走进修义坊,看到晋安侯次子奢飞虎与一名青年在诸护卫的簇拥下穿着便服走在前头。江宁刑部主事赵舒翰在家中听到消息,穿着宅子里才会穿的敞袍喘着气赶来,看着赵玉伯,唤道:“张大人,张大人,听说林缚当徒给东市无赖围攻,你怎么只带这点人过去给他解围?”
“……”张玉伯无奈而笑,要是在他的职辖区域内,还好说一些,他明为左司寇参军,可无法令手下诸吏为他卖命,只跟赵舒翰说道,“顾大人应该知道这事了,按察使司的缉骑刚过去……”
张玉伯与赵舒翰走进修义坊,看见杨朴、马朝领队的缉骑已经将林缚他们护在当中,当中除一辆马车外,还有十七八个市井无赖折胳膊断腿的趴在街上呻吟,刚才哪里是林缚给人围攻啊?
张玉伯可是亲眼看到过林缚在藩楼时拿刀以割舌威胁藩家低头,看到这情景,就知道是林缚出手将这伙市井无赖打伤打趴下来。张玉伯虽是文官,但是在按察使司以及兵马司里都是干缉匪抓盗的事情,眼光自然老辣,看这些市井无赖的样子,少说也是胳膊折断,心里吓了一跳,这伙人怎么狠狠的得罪林缚了,让他对这些人当街下此辣手?
杨朴刚才在衙门里,突然传报说林缚家仆到衙门来求救,杨朴在林缚诸多家仆里只认得周普、赵虎,吴齐见过面,没留下深刻的印象,也更记不得他的名字,但是吴齐过来报信,杨朴还是想起林缚身边有这么个人。
林缚在江宁步步行险,得罪人不在少数,除周普随身保护外,还会让吴齐或者其他人暗中潜随,以防止给其他人下手伏击。今日是吴齐暗中潜随,见事情难以妥善解决,便先来按察使司衙门通风报信。杨朴得知小姐与林缚在东市给市井无赖围攻情势危急,虽说不知道小姐为何会跟林缚同在东市,也来不及去多想,报知顾悟尘之后就与马朝率缉骑赶来,看到街头诸地痞凄惨情景也是眉头微蹙,只当林缚仗势不饶人惹出这些事情来。东城校尉陈志随后赶到,杨朴不管其他,当然不会让林缚当众给江宁府的人马带走,当下先让缉骑散开将林缚等人保护在内,再问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小姐在哪里。
“小姐扮成男装闲逛东市,给一伙无赖纠缠,恰给柳姑娘遇上……”林缚请杨朴上马车,掀开车帘子一角,让他看顾君薰扑在柳月儿怀里断断续续的抽泣,受了惊吓,一张玉脸已经哭了一糟糊涂,还穿着男装,头发散乱。
杨朴将车帘子阖上,街上围观者甚众,为顾君薰着想,当不能让她抛头露面,他低声问林缚:“没发生什么事?”
“没吃大亏,”林缚说道,“只怕事情不像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我与周普赶到时,王学善之子也在左近……”
杨朴跟随顾悟尘多年,也历经磨难,这么大的场面,当然知道背后绝不简单,听林缚细述,便知道这伙市井无赖背后受人指使是要制造流言诋毁顾君薰的名节。楚党自许清流,犹重门风,顾家自然也不能例外,要真让顾君薰当街受到猥辱,这伙无赖转身逃走,没有地方势力的配合也无从追究,即使顾君薰并没有吃什么大亏,顾家也会成为笑柄。杨朴刚赶过来时还觉得林缚下手太狠,这时候却恨不得拿刀在这些市井无赖头上多捅几个窟窿,有流民惨案前车之鉴,此时又有人将矛头对准顾悟尘的家人,是可忍,孰不能忍?
这时候东城校尉陈志等他的人马散开将按察使司缉骑与林缚等人围在当之中,才拍马上前来,清了清嗓子高喊道:“江宁府东城校尉陈志率部缉拿斗殴人众,按察使司难道要跟东城尉抢生意吗?”他倒是没敢说要将林缚缉拿归案,只想将给打趴下的这些市井无赖带走。
“杨叔,你说如何?”林缚低声问杨朴。
“这些人,我们要带走,你来负责。”杨朴低声说道。兵马司东城马步兵校尉陈志仍正六品武官,杨朴只是正八品武职,出面跟陈志交涉不合适;林缚是文官,在武官面前天然有身份上的优势,杨朴便暗中吩咐林缚全权处置此事,他与马朝也听令而行。
“使司诸卒听令,此十数人仍我司缉拿之重囚,妄自逃脱者格杀之,妄敢劫囚者格杀之,诸卒刀剑出鞘……”林缚听杨朴这么说,他也当仁不让,站在马车沉声下令。
杨朴、马朝带过来的缉骑当然不会听林缚的命令,但是杨朴、马朝都将佩刀拔出,他们当然也毫不犹豫的将刀剑出鞘,将枪矛横指前方,又分出数人将给打趴在地上呻吟的市井无赖们拿绳子串绑起来。
围观众人谁也没有想到林缚会当街宣布如此决绝、不留余地的命令,东城马步兵校尉陈志听到林缚下格杀令傻愣的坐在马上,他却没有勇气下令部属刀剑出鞘、针锋相对,东城尉的马步兵与衙役也都犹豫不决的回头看陈志。陈志这时才想左司寇张玉伯刚才也跟了出来,目光在人群里搜寻张玉伯的身影,却不料张玉伯没有替他解围的意思,先一步跟赵舒翰躲进街边的酒楼里。

再也忍受不了,是非好坏。张玉伯与赵舒翰躲进酒楼,心想着到二楼旁观能居高临高看得更清楚,便与赵舒翰拾阶往楼上去,没过楼梯拐角,就听见楼上传来一个苍桑略有熟悉的声音:“这东城校尉陈志无半点武人的志气,巡卒兵将也跟给猫瞪眼的老鼠一样,当真是一群不足恃的废物……”
张玉伯心想楼上这人是谁,声音听上去有些熟悉?与赵舒翰放慢脚步,想着偷听别人对今日之事的议论。
“此人不过小小的举子,金川大牢九品司狱,当街断人手脚,这会儿对着东城尉的人马就敢下格杀令,未免太嚣张,他就不怕将人得罪干净?”这时候又有个清亮娇脆的女声传下来。
“他不嚣张跋扈,江宁城里有几个人能识东阳举子、金川司狱?我当了大半辈子的缩头乌龟,要不是给名爵所累,我倒想嚣张跋扈的活一回。”那苍老声音又传来。
张玉伯听了这话,与赵舒翰相视一笑。
那女声果然也笑了起来:“哪有将自己比成缩头乌龟的?前些天还不是给气得吹胡子瞪眼,恨不得将这龟儿子的脑袋拧下来,这时候怎么又好涵养来了?当真在你们这些人的眼里,人命是值不了几文钱的,我看这出闹剧也不会轻易就结束,那些个断手断脚的人里可不都是东市的地痦……”
张玉伯也猜测今日之事幕后有人指挥,心想这楼上之人应该更看得分明,他与赵舒翰拾阶上了二楼,一名白白胖胖、颔下长须略有霜白的锦衣老者正坐在楼梯口过去临窗的桌前,望着窗外街头跟与他同桌对坐的秀白楼名妓陈青青议论楼下之事。张玉伯见是熟人,与赵舒翰过去行礼:“不知国公爷在此,左司寇张玉伯(江宁刑部主事赵舒翰)在此有礼了……”
张玉伯、陈/元亮等东阳籍官员理所当然的给视为顾悟尘一派,陈青青倒是未曾见过赵舒翰,但是听说他的名字,知道他与林缚交好,看着张玉伯、赵舒翰上楼来,也是微微一怔,心想刚才可没有说什么好话,有些尴尬。
锦衣老者坐在那里微微一笑,说道:“张大人、赵主事这时候也有闲情逸致到东市来饮酒,不妨一起坐下。”
“恭敬不如从命……”张玉伯、赵舒翰也不便推辞,他们也没有想到会在酒楼遇见世袭沐国公曾铭新,
虽说江宁城里高官权贵无数,不降等的世袭显爵却只有三家,这一代沐国公爷生性爽豪,却不事经营,家业远不比永昌侯府庞大,袭爵却要高一等,曾铭新少年时风流倜傥,颇有才名,为人处世也干侠任性,中年后有所收敛甚至可说是声名沉寂,倒是最近因为秀白楼名妓陈青青,这位须发都开始霜白的沐国公又再度成为江宁城市井里茶余饭后的谈资。
没想到沐国公会邀陈青青到东市来饮酒为乐,再说刚才听沐国公爷的议论,似乎对林缚也无恶感,他们却是不会将陈青青的话当回事,沐国公府的随扈搬来椅子,张玉伯、赵舒翰便在桌旁坐下,心里犹惦念着窗外的情形,探头看去。按察使司缉骑前面一排骑士提枪直指当前,将东城尉的人马从街头迫得连连后退让开道路来,那十七八个打断手脚的市井地痞都已给拿绳串绑起来,给严迫站起来,就是给打折腿的也要互相搀着站起来,稍有迟疑就给缉骑一顿棍棒打来。给保护在当中的那辆马车也缓缓动了起来,周普坐在车前牵马而行,林缚就在车头。
这时候楼下檐廊前还有人在高声议论这伙地痦调戏林缚家给地痞调戏的那两个如花女眷,张玉伯、赵舒翰在楼上听得清楚,他们都见过柳月儿,钱小五之妻云娘虽然清秀,但也不能算大美女,却不知道与柳月儿一起的另一个貌美少女是谁?
张玉伯陡然想到一人,在桌下轻踢了赵舒翰一脚,瞥了马车一眼,赵舒翰心领神会,心想这伙地痦无赖若是受人指使针对顾悟尘的家人,这事要是轻易了结,那顾悟尘真就是面团一样任人好欺负了;林缚当街下此狠手大概也是流民惨案发生以后积累些怨气。
“前日刚从正业堂购得赵主事的《提牢狱书》,还想有机会当面请教,没想到这边巧遇……”沐国公曾铭新说道。
《提牢狱书》已由正业堂刻印好交付,林缚与赵舒翰放了二十册书在正业堂书肆售买,赵舒翰没想到沐国公会有买,回过神又站起来朝曾铭新施礼,说道:“国公爷抬举了,微薄言论难堪入国公爷法眼……”
“唔,赵主事真是谦虚,老朽都活了大半辈子,需要乱夸人吗?”曾铭新笑道,让赵舒翰坐着说话,不要太拘束,“我听说赵主事择日要在金川河口的集云竹堂开经讲狱书,时日定下来,可方便告之老朽一声?”
“定当定当。”赵舒翰只当曾国公爷在正堂购书时听那里的伙计说起开经讲学一事,所谓的集云竹堂还在紧张搭建中,赵舒翰也不知道何时才建成,只是嘴里敷衍着。
赵舒翰与张玉伯倒是惦念着今日之事如何收场,自然没有心情在酒楼里与沐国公谈论狱书。林缚与按察使司的缉骑眼看就要离开街角,东城尉的兵马虽然不敢挡截,却也不肯就此罢人,拖拖拉拉的尾随而去,赵舒翰、张玉伯就跟沐国公告辞离开。
下了楼,张玉伯才觉得自己还穿着官袍就跟过去有些不合适,便与赵舒翰说道:“我们还是找间酒楼喝酒静待消息,人都押去按察使司,还能怕他们掀起什么风浪来?”
赵舒翰觉得也是。 ************
林缚最后还是当街征用了四辆车牛将十七名给打断手脚的市井地痞运垃圾似的押往按察使司。
顾夫人、顾嗣元、杨释等人接到消息,已经在按察使司的别院里等候,林缚使人将顾君薰送去别院交给顾夫人等人照顾,他让周普与护卫武卒送柳月儿回集云居去,避免她跟顾家人碰面引起顾夫人的不快。
虽说城中大狱就在左近,但是按察使司衙门内还有一座监房,虽说不大,但关押百十人足以,杨朴带着人将这些市井地痞都关进监房去,林缚便先去见顾悟尘。
顾悟尘已经站在廊檐下等候,先回来禀告此事的马朝站在顾悟尘的身后,今天在院子里其他听差的人等都给差遣开。
“薰娘没什么事情吧?”顾悟尘问道,他不便直接去别院看望女儿,就怕给落到有心人眼里会给编排出什么谣言来。
“没什么大碍,只是受到些惊吓,夫人接小姐回去了……”林缚又问道,“贾大人他人呢?”他刚才经过按察使贾鹏羽日经署理公务的偏厅时,看不到那边有人,午间明明还看到贾鹏羽在衙门里。
“刚去上元县了,还会再去平江府检视,走得匆忙。”顾悟尘说道。
离开江宁到下面府县巡视,没有十天半个月不能回来,林缚心想贾鹏羽应该是知道些内情避免给牵扯进来只有索性离开江宁,将整个按察使司交给顾悟尘做主,他当真想做官场上的不倒翁。
“眼下怎么办,”林缚问道,“江宁府那边恐怕会来要人?”他们能将东城尉不放在眼里,强行将人带了回来,终究没有问题解决掉,东城尉陈志是个软蛋,并不意味着江宁府尹王学善知道此事之后会忍气吞声。
“先拿到笔录要紧,马朝,你亲自过去……”顾悟尘压着声音说道。
“林缚,林缚,你这搬弄是非的小人在哪里?给我出来!”这会儿就听见顾嗣元在院子外的夹道大声嚷嚷,林缚不知道顾嗣元吃错了什么药,愕然往月门那边看去,就看见顾嗣元怒气冲冲的冲进来,朝着自己大声咆哮,“你这小人,与王少君有恩怨,却将今日之事栽祸到王少君头上,还要借刀杀人将我顾家扯到你私人恩怨中去,你是何居心?”
“我与王学善之子有何矛盾?”林缚阴着脸看着冲进来大发脾气的顾嗣元。
“你不就是看中柏园那个小婊子想替她赎身吗?藩智美已经做主要将那小婊子卖给王少君为妾,你说什么资格要跟王少君争美?君薰受人欺负已非幸事,王少君与我顾家无怨无仇,昨夜还邀我在藩楼相聚,因何要害君薰?还不是你小人搬弄是非,想利用此事陷我顾家与王家为敌……”顾嗣元气愤说道。
“啪!”没有顾嗣元说完,顾悟尘一巴掌就抽到他脸上,沉声喝道:“你要嚷嚷得让整个衙门里人都知道?”
顾嗣元万万没有想到他父亲会不问青红皂白给他一巴掌,捂着脸犹争辩道:“明明是林缚这小人搬弄是非,我知道王少君为人,断不会对君薰不利……”
顾悟尘恨不得一脚将儿子踹死,林缚要有多愚蠢才在这事上说谎?再说杨朴、马朝的眼睛都不是瞎的,东城尉的人马一直跟到按察使司前街才离开,焉是只为这些个市井地痞?顾悟尘轻吐了一口气,心想:他再不争气终究是自己的儿子,也怨自己十年流军没有对他好好教导,跟马朝说道:“你带这畜生去监房长些见识,莫不要等别人将顾家都坑害干净了,他还要跟人家呼朋唤友直图痛快。”
河口流民惨案就有针对顾悟尘之嫌,但终究死的是无关紧要的流民,顾悟尘还能跟江宁府妥协,今日之事直接针对他的家人,他焉能轻易收手?
林缚站在那里没有吭声,他不知道顾嗣元与王超他们如何得知他与小蛮的亲密关系,也许就是年节前造访柏园时跟王超、元锦生等人遇上给他们看出些什么,也许苏湄已经将小蛮赎身之事跟藩家说了,没想到王超竟然要抢先一步将小蛮买过去为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