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七尺居士【千嬴国际手机登录】

2019年11月6日 - 文学小说

“哗啦……”一吨水从头浇下,不是死人都该醒了,不是被激醒的,而是被水活活拍醒的。
“啊~鬼呀~幽灵船呀~~~”仿佛晕倒之前有半截话憋在肚子里,乍醒过来,也没看自己正身处什么环境,独孤鸿就震耳欲聋的狂呼起来,那声音,甚至盖过了塞壬的歌声,让人怀疑他的异能是否同样也是强化嗓门。
“说,你们船上有多少人?装了什么货?有多少?放在哪里?”浇醒了独孤鸿,显然就是控制水能力者的波塞冬,抓小鸡一样拎起了对方,然后冷冷问道。
对方胆子太小,竞然活活吓晕过去,所以他也不觉得有严刑逼供的必要。
同样的问话,又从他手中腕表传出,只不过,每次重复都变幻了一种语言,大约看出独孤鸿是华洲人,第一种语言就是华语,然后是英语……
“他们在说什么?”船舱里,房间闭路接通了甲板监视器,对面船上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只下过,却是一个铁钩船长逼问独孤鸿的画面。
黑珍珠号上的幻术师似乎不仅仅是个心灵幻术师,所施的幻术对高科技的监视器竟然也有用。
“声音采集器刚刚接好,可以听到了!”这般说着,阚步平按下了一个按钮,于是独孤鸿的回答清清楚楚传进了诸人耳朵。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弗艾伍大人的手下!”独孤鸿似乎惊惶万分,护身符一样报出了一个名字,他用的是华语,所以船舱里的人听懂没有问题。
那名字似乎真起到了点作用,波塞冬脸色微变了变,把独孤鸿放回了地面:“就算你是那位的下属,从这里经过,过路费也是不能省的。说,船上都装了什么?”
就在这时侯,一旁传来叮叮咚咚的敲击声:“不好玩!不好玩!帕皮特又没的玩了!”
说话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白人少年,虽己是少年,听他的语气,看他不满的踢蹬船舷挥舞双刀乱剁的样子,却似乎只是个八九岁的孩于,一个因为要不到糖果吃开始生气的孩子。
“再没有架打,帕皮特会生锈的!”少年一边说一边抚摸起站在他身边的古怪机器人,原来,帕皮特并不是他的名字,而是属于他身边的机器人。
少年说的同样是法语,随着监控画面,网络自带的功能己经将之翻译成同步字幕,显示在屏慕下方。
与此同时,资料搜集工作也在进行当中一一”TAC2150反器材狙击枪、MG3000ST型喷火枪、7.62mm‘密集阵,转轮机枪、EMC电磁冲击枪、M6000型霞弹枪、Rollout大功率扰波、YJZ217440mm榴弹发射器、A国制式烟雾弹、闪光弹、申磁弹、音波弹……”
游轮虽然只是游轮,没有大型战争武器,其情报搜集系统却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即便甲板申子眼,也有多层扫描透视功能,所以……少年身边那幢高达三米,看起来臃肿而笨重的机器人,蒙在一层破烂披风下的数据,就一桩桩一件件被剥离开来。
大约,对方也没想到,一艘普通游轮上会有这么先进的侦察设备吧,根本没建立电子干扰,否则光凭那扰波器就够游轮上的电子眼喝一壶的了。
不过,此刻船舱里的诸人却感觉不出半点庆幸,因为方才扫描出来的所有最先进型号的进攻性武器,可不是老老实实呆在对方黑珍珠号的武器舱里,而是……完全装在那尊机器人身上。
这是完全不合常理的,别说用这些大家伙组成一个机器人,光是摆在那里,以那机器人的庞大体积,就绝对容之不下,更何况,还有供应发射所需的各型子弹、能量、巡料……
解释不通的解释唯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机器人身边的白人少年是一个异能者,操控系或者具现化系的异能者,而他身边的机器人,就是他的操作对象,战斗能力绝对不能与一般机器人相提并论,弹药存储方面也自有自己的一套规则。
且不说其他人,单只这机器人身上的装备,就够把白珍珠号从上到下犁几圈不留一个活人了,船舱里那些人又怎么能不头冒冷汗。
幸好,幸好独孤鸿提到的名字似乎起到了一点作用,似乎让对方放弃了动用这具战争机器人的打算。
而且这个时候,白人少年也惊疑不定的掀开了机器傀儡的斗篷,似乎有些机械方面的原因,让这具傀儡行动有些迟滞了,需要些时间进行调理……
当然,那其实主要因为一种这总算让船舱里一群人松了口气……
扫描教据显示完之后,另一条线索也迫踪到了一些内容一一弗艾伍.杜兰德,是伊维尔实际上的掌控者联席会议五老之一,也是当中唯一的马达加斯加本地人,其经营的主要产业是位于炎洲内地的矿山,黄金、钻石,以及各种工业所需的矿料原石,与几乎所有国家的珠宝加工商都有关系。
他在马达加斯加本地人中有很高的名望,大本营据说在本岛背部的喀斯特溶洞中,绝对是比其它四人的基地更坚固更隐秘的所在。
由于他的名望,虽然只是五老联席之一,但基本上,没有任何一方愿意与其开战,所以他的名字,在伊维尔海域是仅次于五老联席认证的通行证。
船舱里时时关注着船外发生的一切,而黑珍珠号上,独孤鸿也已经回答了波塞冬的提问:“嘿嘿,嘿嘿……”他笑的很是淫贱,揉搓着双手说道,“实不相瞒,俺们……俺们是贩黄鱼的……”
“贩黄鱼的?”不光波塞冬瞅着腕表发愣,连船舱里的人也不明白,独孤鸿怎么会用这么搞笑的理由米搪塞,拜托……现在开的是价值五亿的豪华游轮好不好?用游轮走私黄鱼?这理由说出去谁信?“黄鱼,又名黄花鱼,产自华国黄海,肉质鲜美……”怀疑自己听错,波塞冬还特意操作腕裘查询了一下,结果得到这么一番介绍。
“Areyoukiddingme?En?En?”波塞冬揪起独孤鸿,火冒三丈。
“Oh,English,IcanspeakEnglish!”听到波塞冬的话,独孤鸿用瞥脚的英语大嚷起来,”I,Iamatraderinhumanbeinas!”
与此同时,怀疑独孤鸿是不是在用暗语暗示着什么,阚步平利用游轮主脑进行一次暗语解密,结果……只查到一条一一贩黄鱼的,黑话,意指贩卖妇女的非法活动,与之对应的贩卖青年男子叫做贩猪仔。
一时间,船舱诸人相顾无言……
这时候,独孤鸿己经开始用蹩脚的英语诱导海盗船上诸人:“Allaregoodyellowcroakers!Beautiful!Wonderful!PurefuI!5oftful!Tender!Virgin!-一(都是好黄鱼啊!美丽!漂亮!纯洁!柔软!)”
“Yellowcroakersarewhores-?Ah?”(你说的的黄鱼,是妓女?)波塞冬还说什么?一旁不断分身的家伙却听明白了,不由大叫起来。
“Yes!Yes!Whores!Whoresinthefuture!superiorWhores!’(是啊,妓女,上等的妓女)独孤鸿对着白珍珠号竖起了大拇指,不吝溢美之辞,直把船舱里野战队的人说的云山雾罩,不明所以。
“Whores?Iwantwhorestoo!”(妓女,我也要妓女!)
一旁里,连那白人少年都明白过来,也不修那傀儡了,敲打着船舷嚷起来。
嚷了一会儿他转头对机器傀儡道:“帕皮特,这里不需要你了,回底舱好好呆着去,不许乱动,不许开枪……”显然他也想明白了,若让这家伙冲上对面,活鸡也都变成死鸡了……
原来如此!去掉了最大的担心,船舱里的人登时都有些明白独孤鸿的意思了。
“嘿,哥们,既然是妓女,我们也可以享用早不早?”黑珍殊号上空前热烈起来,一圈人都围着独孤鸿,挤眉弄眼,包括那唯一的女人塞壬,“让她们出来。”

“不行的,先生们,呃,女士们……”独孤鸿脸色泛白,说话益发结巴起来,演技旷古绝今,“她们……她们都还是处女呢……”
“没关系,没关系。”一群人拍看独孤鸿的肩膀大叫“noproblem”,转头就阴险的笑起来,“我们不在乎,我们都没有处女情结的。让她们出来,嘿嘿……”
一群人龇牙咧嘴,笑的无比淫荡。
还没等独孤鸿继续推脱呢,围在他身边的四个男上己经一人一记被塞壬狠狠敲了下脑袋:“嘿!嘿!嘿!忘了我是干嘛的了?听了我的歌声,她们怎么可能还有能力自己走出来……”
话到这里,塞壬猛然卡住了,一群人眼睛也都瞪圆了,几秒钟后,其中两个恍然大悟转身冲白珍珠号一边大吼一边挥起手来,“stop!”“stop!”……
而另外两个,则直接揪住了不断分身那家伙的衣领大嚷起来:“让你的分身都回来!回来!好货色可不能让你一个人挑光了!”
分身者面露苦笑:“我的分身没有审美能力的,只能接受简单的命令。”
“天知道!那都是你自己说的!”揪衣领的人着着白珍珠号摇晃个不停,“分赃要公平,这可是黑珍珠海盗团,这可是黑珍珠海盗团第一守则!”
“可以确认两个了,一个是控制系战斗傀儡,一个是具现化分身,分身战斗力至少应该有普通异能者的强度……”船舱里,一群人还在分析对面船的情况。
“差不多了,可以动手了吧?”趁刚才这段时间,负重最强的大肚己经去武器舱取来了所有人的装备,此时就急不可耐的道。
“不行,还差最后一个呢。”迷彩仍旧是最冷静的一个。
“分身可以提供无数不怕牺牲的炮灰,最大程度控制船上的人质;战斗傀倡是攻坚主力,拥有最强而且不怕打击的火力;塞壬的歌可以不费一枪一弹让对方的人失去战斗力;波塞冬既可以给自己的船提供掩护,也可以发动异能攻击,而且,是尽量不伤人质的攻击……”
“至于幻术师,虽然将船打扮成那个样子有些恶趣味,我想在必要的时候,他应该可以给他们的船提供最大程度的保护,甚至包括远程火力的锁定和探侧。现在只是因为先入为主的以为我们只是一艘游轮,所以才没有尽全力吧?”
“他们不像我们,每一个人的能力都很实用而且威力强大,可以从不同层面上保护自己打击目标,剩下那个人肯定也不例外,如果不弄明白,危险性太大。我们暂时只能静观其变。”
想想战斗傀儡那一身人间凶器,再想想面对根本不怕死的无限分身冲锋时的场面,船舱里大部分人心有戚戚的点点头,同意了迷彩的观点。
这个时候,碍于同伙的要求,本来己经在白珍珠号甲板上分散开,有些甚至己经进了舱的分身骷髅,就一个个又回到了船头,虽然没退回到黑珍珠号上去,却在白珍珠号甲板聚成了密密麻麻一团。
“一、二、三、四……”就有一个人,开始遥遥清点分身人数,数到二十八后满意的点点头,“数量正好,嗯,最近精神强度没偷偷增加吧?”
分身苦笑耸肩:“隐瞒也没有意义的。分身必须回到我的身体里,他所经历的一切才能被我感知,否则我只能遥控命令。就算我真的让他代我去干那事,顶多也就是多一段回忆而己,我何必……”
除了这两位,剩下几人却已经开始讨论分赃的问题。
“不行,两个不够,我要三个。”白人少年跳着脚嚷道。
“你一个小鬼,又没什么经验,给你三个,你撑得住么?”塞壬嗤笑起来,“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在床上,男人永远不是女人的对手。”
“给你才是浪费呢,你又没这东西!”少年扭扭屁股提了提挡,做出副很男人的模样。
塞壬脸色微变,旁边几个男人却齐齐笑出声来:“马斯特,说的好!”
一圈色迷心窍的男人女人里,只有波塞冬还保持着些许理智,看着独孤鸿,他忽然就问出一个极其尖说的问题:“弗艾伍先生什么时候也对这种生意感兴趣了,这一向是斯雷尔先生的领域吧?”
伊维尔联席五老当中,除了矿业大亨弗艾伍和另外一个,倒有三个是走私军火的,分别牵连着A国、E国、华国三个超级大国的军火系统.不过走私军火跟走私军火也不一样,除了军火以外,这三人每人都还有自己的偏好,以A国为后台的沃恩是纯纯粹粹的军火商,从他手里,小到子脚大到原子弹,几乎什么都能搞到,另外还豢养着数个佣兵组织,单论武力以他最强。
E国后台的杜尔喜好开黑市,兼作物流快递,他的买卖在网络上是最火爆的,另外他什么都卖,从古董字画到商业资料,从绝版收藏品到人体器官,甚至,还卖合法身份,在并不发达的炎洲,毒品网络也只是他赚钱机器的一小部分而己。
至于波塞冬提到的斯雷尔,喜好与众不同,他喜欢打猫,然后走私珍禽异兽奇花稀草,炎洲的象牙、犀牛角、狮子皮……马达加斯加特产的狐猴、海椰子,在他的操作下几乎快要绝种了……而且在他眼里,美女也是一种珍稀动物。
伊维尔的人口走私生意基本都在他的名下,也难怪波塞冬会有此一问。
不过,这种问题又岂能蛮得过独孤鸿,他当即操着结结巴巴的英语说道:“不是……妓女!是……妓女……!”
他变换了几个单词,不过在英语里,都有妓女的意思,到最后他只能开始多加前缀修饰:“是将来的,专属的……妓女,嗯,被赠送的……”比划丁好半天,他才做出眼睛一亮的样子,“噢,对了,情妇!她们会是情妇!情妇!”
其实在他弯弯的时间里,周围的人早弄明白了,不过这样一来,也给他们形成了强烈的印象,那就是,这个人绝不是在撒谎。
情妇啊,情妇好啊,谁心里都明白,这是比妓女更高一档的,更何况,这还是于挑万选出来准备送人的原装货。
如此一来也解答了波塞冬另外一个疑惑,运送妓女啊,虽然不像黄鱼那么夸张,但是……用得着价值五亿的豪华游轮么?若是准备送人的极品,这样的待遇显然就情有可原了,而且……从运输船的档次,也可以想见这些货色的高级。
想到这些,连波塞冬的心也热起来了,毕竟,他也是正常男人啊。
这一下,黑珍珠号上争吵就更剧烈了,都在嚷嚷着如何分配的问题。
“都别吵了!”最后,还是波塞冬一声吼压下了所有的争论。
“多少个,你船上有多少个?”波塞冬问独孤鸿道。
“十……十五个。”当然要是一个既不能够被平分,又让人觉得不太满足的数字。
果然,听到这数字波塞冬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虽说是没有处女情节,其实全世界的男人都差不多。
“我倒有一个办祛。”这时候,塞壬突然出声道。 “别告诉我们是抓阉。”
“不是……不过,也差不多……”塞壬的目光忽然瞟到唯一不知能力那人身上,“用他的能力,然后我们每个人分头进去,那些女人,谁先找到谁就有优先权。一次只能上一个,上完之后才许去找下一个目标,一切就看每个人运气,怎么样?”
“不行!不行!那岂不谁不中用谁上的越多?”一群男人登时鼓噪起来。
“那么没用的男人,就算他占了便宜,好意思说出来么?”塞壬狡黯一笑,“而且,你们不觉得,这样自己寻找猎物比较有情调吗?”
想想也是,今一天的艳遇,一来肉体上可以爽一下,二来,也能成为以后吹嘘的资本,就算哪位是快枪手,今天一连爽到了四五个……到日后说起来的时候,都会不好意思见人的吧?
今天爽到的人,以后就没了嚣张的资本;而今天吃点亏的人,至少日后还能大吹特吹,塞壬对男人的心理当真是了如指掌。
看看白珍珠号优雅的船身,别致的装潢,再想想里面横卧的美人,一群男人登时狼嚎起来:“就这么办吧!”
“好吧。”既然所有人都同意,波塞冬似乎也无法阻止,只是补无了一条,“把这小子弄晕,分身把所有分身都留在外面。”
这却并非是为了安全起见,只是因为,这样一来,进到白珍珠号以后,分身也没有办法动用异能趁机多占便宜了。
白珍珠号底舱,两队人屏息静气看着那最后一人走上船短,双手对看本船虚空挥舞起来,这可能是弄清楚这人能力的唯一机会了……
他们没觉出船本身有什么变化,却只看到,趴伏在分身脚下,本应因被击中后脑而晕去的独孤鸿,脸上露出非同寻常的诡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