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该死的含糊,自然一点小说

2019年11月5日 - 文学美文

终究是不可能分手的。分手这种东西怎么会说分就分呢?

习羽扬的父亲或许是错了,或许是对了,这谁都说不清楚。安沫筱想到了另一个男人。那个叫风的男人。就像《安生与七月》里面的家明。他同时爱上了2个女人。左右无法舍取的时候,他选择了最有利的那个女人。处在两个女人之间,爱上了漂泊的一个,恋上的是平静稳定的一个。他为漂泊的她哭,为她喝酒,为她吸烟。身边陪伴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

但是晚上一点多我才回家,回家之后就看到昭昭躺在床上,手上还有发光的手机屏幕。我在客厅抽了一根烟,不知道该不该叫醒她。或者叫醒她应该说点什么也是个问题。这种空气里都是安静的时候是我最喜欢的,喜欢到什么程度呢?我不认为这是我的孤独,反而觉得这就像是我所追求的生活。

他的心为她而疯狂,可他能抓住的,却只是一把空气。驻留的,唯有女友。她走了,走得很安静,与其大家都痛苦,不如大家都和睦。她似乎让他背上了沉重的情感包袱,可是她又能怎么做?或许他根本就不痛苦。

偏偏昭昭不是个喜欢安静的人,我们两个人性格里根本就没有对应的一面,两个人在一起完全都是靠互相体谅,然后才能够相安无事。我有什么心事不会跟她讲,因为任何事情我都一个人处理惯了,不会考虑别人的意见。而她不同,他的任何事情都需要我的一知半解,她说这样才有安全感。我不知道是不是我错了,或者我根本就不适合谈恋爱。

当其中一个飞灰湮灭的时候,他得到的会是什么?

没关卧室的门,可能昭昭闻到了烟味,呛得咳嗽了两声。“泊恩?你回来了?”

办完手续,把习羽扬送回家中。安沫筱回了自己家。

“嗯。”我把烟熄灭,起身往卧室里走。

起风了。

“你今晚干什么去了?”

站在阳台上,点燃一支烟。烟雾合着呼吸遇到冷空气的水雾溶入夜色。窗,可以关上。她,可以回到床上。固执的吹了一夜的风。吸了一夜的烟。结果……

“去找李廷他们喝酒去了。”她应该还没有想起来是我的生日,我有点失望,我以为她会跟我道个歉什么的。

下雨了。

“是不是你生日我没去,你生我气了?”她坐在床上裹着被子,就这么看着我。身上穿着我给她买的那件粉色睡衣。

安沫筱听着四周“淅淅”的雨声,却没感觉到一滴雨的存在。伞,就在手里。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微重散在额前遮住了眼睛。走着。没有抬头。直到头顶出现一把伞。

“你还知道是我的生日啊。”

“自虐?”耳边的声音带着点讥讽。她停住脚步,回了一句。

“我知道。但是很抱歉,最近我遇到一些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也没办法跟你解释。但是我知道你生日,我缺席了,确实是我的错。”她低下头,我开始有点心软。但是我知道这是她很惯用的方式,她知道我最见不得她哭,所以她一委屈,我就没辙了。

“我高兴。”

“你遇到事情不会跟我说吗?我又不是不替你考虑。”

头顶的伞,瞬间消失。

“算了,泊恩,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也会让你帮我出谋划策,但是我现在还不想说。咱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僵持着了。”

“看你那样儿,面容憔悴无精打采。又是一夜无眠吧。”幸灾乐祸地嘲笑。她趴在桌子上沉默。

“选择僵持的人是你,这样,你又来问我能不能打破现在的局面?你把我当什么?”我有点生气了。

“别告诉我,吸了一夜的烟,嗓子哑了。”她继续沉默。

“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原谅我这一次,我真的知道是我错了。我只是不想让你这么为难而已。”昭昭开始有哭腔了。

“咚”地一声,她伸手拿过这不友善人放在桌子上的牛奶一饮而尽。

“睡吧昭昭。我去客房睡。”

“曾经有个人对我说,把我的名字写在香烟上,吸进肺里,离心脏最近的距离。”她的声音完全变了。低沉与嘶哑。“我跟个傻子一样感动得半死。”

“活该。”气愤中含着嘲弄,离开的脚步声。

“会有那么一天的。”她笑了。头又垂在了桌子上。罗小生啊,你啥时候才能明白我不是你的菜啊。

安沫筱安静的看着窗外的雨。忽的抽出一本厚厚的资料书开始做习题。一节课45分钟。她做完了一半的厚度。夏筑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疯啦你。”

“没事做。”

“……”

夏筑无语了。

“丫头,我很郁闷。”闵诺齐的电话把安沫筱从厚厚的习题里拉了出来。

“怎么了?什么事把你都弄郁闷了?”安沫筱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靠在椅背上支着腿晃悠。

“我以前那个女朋友,你还记得吧,我跟你说过。”闵诺齐说。

“恩,记得。她撒谎说她得了癌症把你甩了,后来证实她没病,她却爱上了别人。怎么了?”安沫筱感觉自己还没从习题里走出来,脑子混混沌沌的。

“她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她现在的男朋友要跟她分手。对着电话哭了n久,愁死我了。”闵诺齐无奈的声音让安沫莜有狂笑的冲动。

“你就当了一晚上的知心大哥?”

“我有什么办法,我就是不懂拒绝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接电话那边就在哭。她边哭边说,说我以前对她怎么怎么好,现在的男朋友对她怎么怎么不好。她为她付出了那么多,他还要跟她分手。叫我给她出个主意,她该怎么办。我哄了一晚上,现在两只眼圈都是黑的。”闵诺齐干净的声音连生气的话说出来都没有力度。

“你就问她,当初她跟你分手的时候,你心里的想法和她现在的痛苦一样。她现在有多痛,你当时就有多痛。她要不是傻子就应该明白。”安沫筱突然很生气。为什么那个女人会那么无耻。自己甩了闵诺齐,现在被别人甩了还有脸回来跟他说。

“我不好意思说。没那么狠心。”闵诺齐有些委屈。

“那我也没办法了。”安沫筱无奈的翻翻白眼。

“丫头,我是不是个好男人?”

“是!而且是个超级好男人,一个不懂‘拒绝’两个字怎么写的男人。我真的佩服死你了。”安沫筱损着他。

“哎,不说这个了,越说越郁闷。你在做什么?”

“我在做功课。”安沫筱趴回了桌子上。

“那我不是打扰你了?等你考上大学就知道生活是多么的有趣了。”闵诺齐象是在哄小孩子。

“我看你那样就知道大学生活也不咋地。”安沫筱反驳回去。

“我只是个例外。你可以找很多男朋友,可以交很多朋友,认识很多人。有很多有趣的事情。”

“你知道我不善于结交朋友。别人不跟我说话,我也不跟别人说话。再熟悉的人不先打招呼我也不会先打招呼。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事情和生活,我不能因为我的原因打扰到别人。”

“丫头,你的意思是说我打扰到你了,是吧?”闵诺齐这话说得有点小心翼翼。

“我没说。”安沫筱抬头看着天。“你那脑子再胡思乱想我很愿意揍你一顿。我不拒绝暴力!”安沫筱威胁着。

“可惜你揍不着我。嘿嘿!”闵诺齐庆幸地笑着。

“别笑,总有一天我会狠狠的揍你!”安沫筱有揍人的冲动。

“恩恩,记得好好想我哈,我先挂了。”闵诺齐大声笑了出来。

“恩。我会好好想你怎么还没去死!”她反击着。

“对了,丫头,你真不回游戏了?”

“我回游戏干吗?玩无聊了,不去了。”

“没事还是上去看看吧,大家都挺想你的。”

“噢。我知道了。”

“要不因为我的存在你也应该回来看看。”

“别把金子往你脸上贴。”

“恩,往我屁股上贴。”

“……你可以去死了。”

“好啊,我去死了,你陪葬吧,我死也要拉着你一起。”

“滚吧!”咆哮声……

挂掉电话,安沫筱也不想做习题了。把手里的书狠狠地砸向桌面。她不知道自己想宣泄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她只知道,孤独之下,她不愿意失去他。

夏筑从教室外面走了过来。碰碰她。

“一起吃晚饭?”

“行。”胡乱收拾了桌子跟着夏筑一起走了出去。

脑子被闵诺齐搞乱了。这种关系真的是他所说的暧昧吗?他在等着她说什么?她又能说什么?默契的什么都不说,那就不说吧。真麻烦!

跟夏筑走进学校门口的小饭店,一人要了一份炒饭点了份汤。等着饭菜的功夫,安沫筱跟夏筑闲聊着。突然一个人从后面抱住安沫莜叫着:

“亲爱的,你怎么可以扔下我不管自己跑来吃饭。你知道你的举动有多伤我的心吗?我为了等你电话,从早上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而你却跟别人有说有笑进了饭店……(哽咽声)你真狠。最毒妇人心。才一个晚上你就把忘了。我死了算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掩面而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